第81章 怪异手指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魏子阳将投影仪弄好,对赶来的杨御以及宴老等高层领导问好之后,才对郁意说道:“已接收到你那边的画面了。”

投影仪中,郁意随意站在入口位置,无忧蹲在前面拨弄地上的血藤断枝。四周血雾弥漫,时不时还有隐藏暗处的灵植窜出来撩拨一下。不用郁意出手,无忧就轻而易举的解决掉它们。

等入口的废气流通的差不多,郁意道:“我要进去了。”

众人的视线,开始推进。

杨御等人屏住呼吸,一脸紧张。最远距离的宴清河靠在墙上,紧紧盯着郁意,目光中有一丝留恋,但很快被收敛,正色打量通道内部情况。

其他人随着郁意视野的推进,更多详情也显露在众人面前了。

“血雾浓度在增加,血藤出现的也越加频繁了。”

“血藤的实力起码有四级了。一般的灵者,恐怕难以应对。”

“确实是。短短十来米的台阶,密密麻麻都是各种血藤纵横交错。没有一个全副武装的小队,根本很难突破。”

“幸好郁意灵符不少。以灵符开道,辅以灵技,一人足矣。”

“……”

另一边,郁意不吝啬灵符,暴力开道之下,视野逐渐开阔。冰焰悬浮,冰蓝色火焰照亮不见天地的防空洞。

坑坑洼洼的台阶之下,除去被摧毁的血藤,露出了下面掩藏的血腥。

半截肉身横穿通道正中心,一截看砍断的血藤从那肉身之上冒出,不住的挣扎着。断口之处,流出的液体落在下方那截肉身之上,滋啦作响。血肉腐蚀的味道加上上时间封闭的空气,难闻的很。

郁意面不改色,蹲在地上检查那半截肉身。血藤以此为温床,横生枝节。血肉之上,倾轧着大面积的细丝般树根,犹如蜘蛛网一样,可怖的很。这截血肉只有下半身,并不见上半身。看尸体破败经脉内残留的痕迹,这明显是一位灵者。

他的丹田附近,早已没有了丹田的痕迹。

很明显,灵者的丹田对于灵兽灵植甚至灵种而言,是美味。他们的肉身被留下温养本体,丹田却早已被瓜分。

一时之间,无论是亲眼目睹此惨状的郁意,还是屏幕另一头的杨御等人,均呼吸粗重,无人说话。他们都知道,这只是第一具尸体,可能还会有第二具甚至更多。或许他们死状不已,身份不已,但他们的死状,不用多说都是极其惨烈的。

郁意抬手以冰焰焚毁尸体,紧接着还没有走出几步,就遇到了新的尸体。堆叠的尸体像是垃圾一样摆放在各处,血藤的根与枝条纵横贯穿了这些尸体。有的是腹部长出了血藤,有的是脑袋上长出了血藤,有的是全身上下都被血藤密密麻麻的扎满了。

普通人的躯体只是单纯的肥料,而灵者的尸体多是腹部没有了丹田,成为温养血藤的温床,惨烈无比。

看得多了,郁意神色平静,眼神麻木。在这里,她似是又回到了前两次升级之时。那时候,她没有露头,死的人比这多得去了。每日见到的死人,比她见到的活人都多。

那时候她是什么心态呢?麻木、绝望以及无边的恨意。

而现在,她懂得隐藏自己的负面情绪。

抬手间,冰焰弥漫。尸体被毁,血藤狂暴。

无忧似是察觉到她情绪低迷,主动出手。可随着两人继续深入,区域渐广,血藤的数量更多了。随处可见的尸体,更是数不胜数。有年轻力壮,有老弱妇孺。很多人没有全尸,有全尸的,不能看他们死亡之时凝珠的表情。

那种表情,看得人心悸却又无力。

一路走,一路烧。直至一个小时之后,血雾浓度更高了。冰焰燃烧之后虽然没有残留的尸气,但三个多月不见天日的地下空气本来就不好闻。不知是血雾的缘故,还是郁意的错觉,她总觉得四周人血的腥味越来越浓郁了。再次坚持了一个小时,郁意受不住了。

她得上去透透气,缓一缓。

让无忧先上去,郁意紧跟其后。刚走出没两步,血雾开始躁动,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不见对方,以郁意为中心,四面八方从上至下传来了破风声,郁意第一时间以冰墙反向包围她和无忧。

“咔嚓——”

比血藤更快速的东西撞击在冰墙上,没有停留一秒,就又消失在血雾之中。冰墙出现了裂缝,但还没有完全破碎。

没有搞清楚敌人踪迹,郁意没有主动出击。加固冰墙,敲了敲灵力耳机,问道:“刚才是什么?”

魏子阳:“稍等,再解锁。”

将刚才保存的图片放大再放大,待看清楚那东西,不仅他倒吸一口气,就是其他人也不例外。顾不上别的,他急忙提醒郁意:“是人的手指!”

很不可思议。

撞击在冰墙上的是十几根没有连接的手指!手指被连根斩断,却能随意动弹。快速且轻易的一指,就崩裂了冰墙。

郁意皱眉,这个答案在意料之外。

“小心,它们又来了!”

这次,郁意使了小手段,终于将重击冰墙的家伙留在了冰墙上。四根血淋淋的手指并冰冻三分之一关节,残留在血雾之外的关节似是有活性,不断挣扎扭动着,想要挣开冰冻的围困。

看到这些手指,郁意目光一深。手指的速度很快,甚至快过冰冻的速度。差一点,她就没有围困住这四根手指。可看冰墙上残留的痕迹,起码有数倍的手指跑了。

无忧对着这些怪异的手指嘶吼,手指挣扎的动静有所减弱。可一旦无忧停止吼叫威胁,手指扭动挣扎到都出现了残影。

“血雾在操纵它们,你得小心血雾。”

同时加入分析的两位德高位重的研究员立刻得出结论,提醒郁意。

郁意点头。进入地下防空洞之下,她就以灵力包裹两人,避免血雾的侵袭。不管血雾有什么危害,总之很难影响他们。

可这些手指,又该如何追根到底呢。

还没有等她想出有效的手段,又一波手指袭来。比起前两次,这次手指密密麻麻,从五个方向将冰墙贴的密密麻麻。若是有密集恐惧症的,看到这一幕定会心神崩溃。

无忧大吼,仰天长啸,手指们发出阵阵颤动。郁意抓住这个机会,还是选择焚毁这些手指。说到底,手指是亡者肉身的一部分,不该被敌人利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