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天道之物

下一瞬,郁意刚要言语,识海翻动,眉心一痛,有什么东西闯入了她的识海!猛地看向原青,后者一脸诧异。又一瞬,郁意识海狂风暴雨,将闯入的那一丝细微的灵识吞噬干净,才恢复平静。刺痛消去,郁意额头冷汗却还在。

看向对面的原青,后者一脸苍白,明显是受到了重创。

如此,郁意还不明白是她主动以灵识攻击就白活了。脸色一冷,抽刀就朝着后者砍去。后者以手挡住了郁意的刀气,抽身离开洞穴,置身于大雨中,却不见雨水落在她身上。

郁意站在洞口,道:“看来我猜得不错。如果这就是你们的依仗,我可以告诉你们,水蓝星,我们寸土不让。”

傻子才会开通通道。水蓝星是他们的立身之本,就算是有万般艰难,也不能与虎谋皮。

“我倒是小瞧你了。”

此刻的原青,脸上哪里有什么如沐春风般的柔和,余下的也不过是身居高位的桀骜。她话是这般说的,可看着郁意的眼神只有不屑。

郁意沉声道:“让我猜猜,你装了这么久,不会只是想试探我的深浅。或者说,没有我这个集结水蓝星气运于一体的人同意,你们是不是无法单方面开通连接水蓝星的通道?”

原青收敛些许不屑,上下打量了郁意一通,道:“伶牙俐齿,就是不知道你的骨头硬不硬。”

言毕,她抬手间,天地水珠转动。入眼所及区域,大雨偏移了原来的轨迹,尽往郁意压迫而去。即使郁意抬手召出冰墙抵挡,可天地之雨势,真不是现在的她能抵挡的。

石洞震碎,郁意狼狈后退捞起无忧就飞出石洞。洞外的雨水砸在她身上,犹如万斤之重。猝不及防,她因为这万斤之力趴在地上,无力挣扎。无忧似是昏死过去,滚落至一边的草丛中,没有声息。

雨势不见减弱,反而越来越大。每一滴落在身上,犹如重锤。郁意口吐鲜血,只觉内脏翻腾,似是破碎了一般。全身骨头叫嚣着,隐有崩碎之势。

此刻的她,连转动手指都做不到了。

原青站在她面前,仍是踏草而立。她俯视郁意,面带笑容,却眼神冷漠:“你看,你就是这般弱小。我只要抬抬手,你就犹如蝼蚁,生死不由己。”

“咳,”郁意咳出一口血,费力挺直上半身,仰视原青,也笑了:“可你不能杀我。而我不死,终有一日,今日之痛,他日定当百倍奉还。”

“啪——”

轻飘飘一巴掌,将郁意好不容易撑起的上半身打落在地。可郁意神色不变,再次挺直上半身。身上骨头咯嘣直响,撕裂的伤口流出血液,染红了衣裳。雨水冲刷在她身上,将血液带出,染红了她身下的水坑。

对上郁意毫不退缩的眼神,原青心中一怒,雨水化作长刀,朝着她的手臂砍去。她确实是不能杀她,但让她废了,也轻而易举。

长刀劈下,郁意大笑,竟硬生生将脑袋往刀身撞去。

千钧一发之际,原青愕然,长刀化作雨水散去,她惨遭反噬,口吐鲜血,看着郁意脖子上的血口面色变幻不定。

脖子伤口不大,只是些许疼意。郁意不在意,反倒是摇摇晃晃朕起来,抗住了雨水的万斤之重,挑衅的看向原青,笑道:“你放心,我若是缺胳膊断腿,我绝对不苟活。”

不就是再死一次吗,她习惯了。重新开局,她不信水蓝星撑不到最后。

原青恨得咬牙切齿,脸上的云淡风轻终究不见。她心中有些后悔,不该以灵识攻击对方。要不然即使谈不拢,也不会撕破脸。如此局势,以郁意展露的狠绝,对方绝对说到做到。

一时之间,原青束手束脚,不知该拿郁意如何是好。轻轻放过,她心有不甘。可若真废了她,她选择自杀,那就更糟了。

水蓝星一次次升级,对外来灵者是有一定的好处。但随之而来的隐患也不小,于他们的最终计划有碍。

最后,原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甩袖离去。短短片刻,人已在百米之外。

确认对方身影消失,郁意软到在地上,全身火辣辣的疼,骨头与内脏都有不同程度的重创。不过庆幸的是,不至于伤及丹田与识海。只要这两者无碍,早晚有一日,她会回报原青今日所为……

——

第三波灵潮降临的第十九天,郁意通过宴清河,联系了素未蒙面的杨御。

杨御面色凝重,他身后的宴清河等人也不例外。尤其是看到郁意轻描淡写的陈述了与原青的针锋相对,不用多问,就知道其中的危险。

先是确定了郁意的状况,杨御这才问道:“那依你之见,此番之后,外来灵者对我们的方针是否会发生变化?”

郁意回复:“不好说。看似主动权在他们手中,但其实不然。”

杨御赞同这话。对方提及郁意乃气运之子,所谓的通道得经过她的同意,这就限制了外两者的肆意妄为。对于郁意直接断了与后者的谋划,他也是赞同的。

“你之前做的对。无论何种情况下,通道不能开。”

郁意看到这行字,脸上有笑意闪过。她不怕前路艰难,但忧虑有人扯后腿。有人支持她的冒然决断,她心情甚是愉悦。即使身上还很疼,也不能掩饰她的好心情。

杨御紧接着又回复道:“至于原青他们的计划,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好。你按照你所想的继续提升实力,其他的有我们呢。”

“灵识修炼之法,我们会在更多灵境中寻找。根据原青所言,水蓝星的天道是有意识的。祂在庇护我们,万不会留给我们一个死局。至于五级之后的魁魅魍魉,既然无法避免,那就迎难而上。”

郁意:“明白,”她顿了一下,有一个猜测,“之前我怀疑造化阁是外来位面之物,可在与原青碰撞过后,不见得如此。”

杨御是个聪明人,从她的只言片语中,就猜中了她的想法:“你是怀疑造化阁是天道之物?”

郁意:“她不是说我是气运之子吗?我身上的异样,除了能死而复活之外,就只有造化阁一物了。”甚至说,这两者是不是相辅相成的,都不好说。更何况,造化阁实在是太bug了。她缺什么,它就给什么,由不得她不这般猜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