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致富之道

郁意道:“这次灵境之行,我总觉得有些不对。”

“怎么说?”常建国与童林君对视一眼,忙问道。

郁意:“总觉得幕后有一个推手在推进灵者升级的进度,”更精确的说,她的进阶似乎在被推动。

无论是从三级突遇大柳树开始,还是正好在灵境中遇到的那群雷虎兽,都在助她进阶。还有发现的两处灵石矿脉,从始至终都未发现附属矿石。这让她不得不怀疑,两处的灵石矿脉是不是人为的。

听了她的猜测,常建国两人陷入了沉思。可他们知道的太少,根本推断不出什么。

“如果真如你猜测的,那你得更加小心了,”常建国提醒郁意。他担心,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

郁意不置可否:“我这边倒是不碍事。他们敢来,我就敢杀。”最坏的结果,不过是死而已。

听到她话中的杀意,常建国两人对视一眼,压下心中的担忧,说起了梦回树。

“我怀疑,魁魅魍魉很有可能又是一外来入侵者,”常建国如是说道。

童林君恨得咬牙切齿:“这帮外来者不好好呆在自己的地盘,净往别人的地盘钻,真该千刀万剐!”

郁意整理一下眼下遇到的各方外来入侵者,道:“外来灵者,势力驳杂,可能是两方,也可能是多方。灵种呢,目的倒是单一,当下我们可以确定它们出现的方式之一便是召唤阵。后续灵潮爆发,必须第一时间找到召唤阵,将其摧毁。至于魁魅魍魉……我之前曾斩杀过一颗紫幽树,说是成熟的紫幽树可用幽冥。幽冥二字与魁魅魍魉极其相近,我怀疑二者说的是一方势力。”

如此算来,光入侵者,不提立场,就有三个种族了。若是再提及立场,光外来灵者就不止一方势力。

头疼。

常建国叹气:“局势严峻,我们不能松懈啊。”

郁意两人沉默,心中认同这话。

话题又回到梦回树上,常建国笃定道:“这玩意儿肯定得种在中部神都基地。若它生长的范围是以原型扩张,或许有一天也会囊括其他四方基地。”所以将梦回树安放在中部,是最好的选择。

郁意明白,又拿出那本书,道:“这书很实用,最好尽快推广下去。”

常建国随意翻了几页,正色道:“确实很实用,此事交给我。”

再者,就是多出来的纳戒了。郁意不需要这么多,将其中一个纳戒留给苍龙基地。

童林君看着这几样弥足珍贵的收获,感叹道:“杀人夺宝果真是致富之道啊。”

常建国瞥了她一眼,眼神警告。后者咳嗽一声,转移话题:“咱们基地积攒的材料不少,郁意你能在这边多留几天,炼制一些灵物吗?”

虽说研究院那边已经开始量产灵物,但高品阶的灵物还是要靠郁意。

“我正是这么打算的,”郁意本就想着趁此机会解锁250张图纸,看看还有没有新的收获。

“正好我顺路,我带你去。”童林君拉着郁意走了,常建国无奈摇头。低头看看手中的书及纳戒,心知背后推手不会善罢甘休,他们能做的,就是利用这段和平期,尽快提高实力……

第三波灵潮降临的第十一天,郁意这些天在苍龙基地就没有挪窝,终于将图纸突破至250张。

【恭喜主人成功解锁250张图纸,获得奖励传送阵卷轴*1、冰灵之绛卷轴*1、补神草种子*30、灵豆米种子*100,初级灵石*250】

【传送阵:定点传送,需要消耗大量灵石极其稀有材料

品质:天阶人级

材料:空间石*1、初级灵石*1000(数量越多,范围越大)、紫晶石*100、绿灵草*50、香碧珠*1、神灵木*100、木灵珠*1、金灵珠*1、水灵珠*1、火灵珠*1、土灵珠*1

注:此类型为一次性阵法类图纸,需要一定的天赋;不可拓印】

再如何稳得住的人,看到传送阵,都会绷不住。

郁意也是如此。

再一细看备注,原来传送阵就是一个阵法,需要有天赋的人用材料摆放阵法。只天赋二字,就排除她自己动手了。上个灵境的尝试,已经确定自己没有阵法天赋了。

放下传送阵拿起冰灵之绛,郁意面露喜色。这是一个冰属性灵技,正好她能用。

别的奖励,与之前的奖励大同小异。

拿上传送阵卷轴,郁意急忙去找常建国。此事非同一般,甚至说有了传送阵,五个基地之间的来往便不再仅限于线上,于五个基地的发展有决定性的作用。

尤其是中部神都基地不仅有雷霆之地,将来还会有梦回树。

果真,常建国一听到传送阵的效用,神色无比激动,道:“此事我会尽快上报,杨组长他们知道后,定然会很高兴的。”

“至于阵法天赋,我们会尽快拿出一套方案来确认。”

传送阵事关重大,由谁学习,自然需要好好研究一番。

郁意不插手这事,提供了传送阵,她就准备离开了。

“知道你要走,我们也没有什么东西给你带的。这是五箱灵石,三十箱各种材料。”常建国将早就装好的收纳箱拿出来,交给郁意。

这些东西都是郁意缺的,所以她也没有拒绝。

见郁意收下东西,常建国脸上的笑容更慈祥了,道:“郁意,出门在外,你又孤身一人,凡事多些考量,别冒险。无论对我们还是对国家而言,都希望你好好的。”她承担了太多,谁能不心疼呢。

郁意一愣,片刻后点头应道,没有多说什么。

一番告别,郁意带着无忧离开了苍龙基地……

第三波灵潮降临的第十七天,水蓝星终于下雨了。一场磅礴大雨,从早上到黄昏时刻都没有停。看那趋势,不下个三四五天是绝对停不了的。

郁意找了一处洞穴避雨,遥看雨帘连绵不绝,心神难得平静。旁边的无忧心无旁骛,啊呜一口吞掉了喜爱的甜食,又再次看向郁意,可怜兮兮。

“你今天已经吃了两块甜食了,不能再吃了。”对上无忧眼巴巴的纯粹目光,郁意很坚决的拒绝了他。

后者啊呜一声,只能缩在角落里准备睡觉了。

郁意失笑摇头。现在的无忧,吃吃喝喝,现状与他的名字相符,倒也是好事一件。

闲着无事,她打开北斗三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