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摧毁阵法(150月票加更)

“灵种的存在完全违背了常理。它们不仅能融合灵植、灵兽和灵者,还彼此之间没有冲突。我怀疑,它现在持有的属性能力都是继承了灵植灵兽与灵者的。”

“很可怕的一种存在,若不是找到弱点,堪称无敌。”

“本以为个头越大越厉害,倒是没有想到小型灵种也这么可怕。”

“稚童……灵气复苏前期,我们的准备工作还是做的不到位。”

“事已至此,勿要追求前因后果,得想办法弄到这只灵种的本体,我们得研究一下,弄清楚它体内属性平衡关系,找到弱点。”

“对。快问问郁意,能否留活口。”

“如果这只灵种不能留活口,其它灵种也行。”

“……”

郁意得知要留活口,下手就有了分寸。她的目标是右侧女童人首具备的幽火,其它部位尽可能在战斗中保存。

冰焰被克制,但灵符可不会。除了灵符,郁意的灵物更是数不胜数。单靠这些东西,她就能将对方耗死。只对方似是会隐身,在察觉到局势不妙之时,想要抽身,可郁意不会再给它丝毫机会。

四个小时之后,三头身的灵种棋差一招被郁意击落。它半残躯体一落地,不给对方挣扎的机会,灵冰将其冻结。至于那女童人首内的幽火,已在郁意手中。

满身是血的郁意落地,任由后勤人员将半残灵种拖走,她自己则是手持微小的幽火看向其他战区。

童林君早先就结束了战斗,那只巨大的黑影灵种还没有落地,就被她暴力烧完了。除了落下的血雨与半数的黑色羽毛,什么都没有留下。

而孔灯他们,在确定地下灵种已经被清除之后,留下一部分人驻守,其余人都去营地外围支援了。而无忧,一番血战,即使他再怎么铜墙铁壁,也难免受了伤。此刻他在别人的治疗下,瘪嘴要哭不哭的。直至旁人拿了好些个甜食给他,他才破涕为笑。看得一众人苦笑不已,但心情也很愉悦就是了。

大头战斗结束,还有灵种络绎不绝的出现,郁意想到战斗开始之前的猜想,用灵力耳机提醒众人:“派人去四周寻找召唤阵法。毁了阵法,灵种很可能不会再增加了。”

至于头顶位置,她负责。

童林君等人听到这话,立刻行动起来。常建国负责通知其他基地,后勤人员已经开始打扫战场了。

郁意升空,将近一小时之后,才在一处厚重的云层中找到了一个残破的阵法。阵法光芒暗淡且残破,所以已经没有灵种出现了。

她毫不犹豫的摧毁了这个阵法,还未落地,下方也相继传来了好消息。在更远的位置,有三个小组相继找到了阵法。

阵法光芒还算明亮,每隔五六分钟就有一只灵种出现。幸好他们发现的及时,要不然继续下去,灵者力乏之际,灵种还会出现。

一番恶斗,三个阵法相继被摧毁。

剩下的灵种,在所有灵者齐心协力之下,两个小时内,战斗全部结束……

——

一番休整,平安渡过了两天。

第三波灵潮降临的第三天,重伤昏迷的安平岐可算是醒了。他醒了,第一时间要求面见郁意,有事上报。

来见他的不仅是郁意,还有常建国和童林君等人。

“有一群人,举行了古怪的祭祀,复活了一个人骨。人骨能复生血肉,很有可能最后会变成一个货真价实的人类。”

安平岐见到郁意,才说了他的遭遇。雷岩与白青玉为了掩护他逃跑,自爆了。他活着出来了,可人也废了。

“又是外来灵者吗?”童林君凝眉沉吟,这个消息实在是算不上好消息。

在上个灵境中存活的人类有近五百,想要从这么多活人当中找到那个隐藏的外来灵者,不是易事。

常建国:“能早知道也能早做防备,此事我会让下面的人开始排查。”

“除了人骨,你是说还见过彼岸花?”郁意问道。

安平岐点头,“那彼岸花是从那些人手腕上长出来的,很是奇异。”

郁意知道这个外来灵者是哪一方的势力了,召出赤红灵伞,将其怼在地上,问道:“他就是你所说的彼方大人?”

众人见她对一把伞逼问,惊异不已。但更惊异的是,那把伞竟然说话了。

“不可能是彼方大人!彼方大人受规则限制,即使是分身也无法降临低级位面。”

再想问别的,赤红灵伞均就不愿意说了。郁意知道,再强迫对方也不会应声,只能放弃。而这些消息,就足以令常建国几人心惊了。

“彼方大人?彼岸花吗?”常建国记住这个特征,需要给上面汇报一声。

郁意将知道的全部告诉几人,顺便还补充了几点自己的猜测。

其他人听得神色凝重,童林君继而问道:“那几个进行祭祀的人,是不是昭阳国的人?”

“很大可能上是,”安平岐精力不济,说完这个重要的消息,就坚持不住又昏迷了过去。

常建国担忧的问道:“他的情况怎么样?”

卢新莲面色凝重:“丹田遍布裂缝,不能储存灵力。经脉……十有八九都被摧毁了。断臂伤口倒是影响不大,可目前无法恢复。”

总而言之,安平岐的情况并不乐观。

“黎老怎么说?”童林君闻言问道。

“黎老还需要研究那些药材的药性,才能炼制相应的灵药,”卢新莲回答道。

众人沉默,无法保证安平岐的情况会不会更恶劣。

“我们先出去吧。”

几人先后离开房间,半道上童林君询问郁意:“他的伤你有办法解决吗?”

郁意摇头:“造化阁出产的灵药都是随机的,眼下我手中没有能恢复丹田和经脉的灵药与灵食。”这方面,估计得靠黎老他们的研究了。

常建国面色沉重:“他们都是好孩子。”

童林君:“从参军那日起,他们就将自己献给了祖国。”今日所为,皆因那一句为国捐躯的誓言。

几人沉默,常建国转移了话题:“郁意,对那样的人你可有印象?”

“若说印象,还真有一人,”郁意想起了在安平岐之前出来的那人,姿态闲适、衣帽整洁。她当时就该想到,这样另类的表现,已是不同。

听到郁意简单的描述了一下那人,童林君皱眉:“他竟然如此光明正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