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提前出手

“除非,有一个比费长寿实力还要强且地位也不低的人,愿意为你出头。”褚久章意有所指,罗清林与他十分熟悉,不用多想,就已经猜到了他说的那人是谁,但他迟疑了。

那样的人,凭什么为别人出头。

“她是国家代言人,无论她的性情如何。你若是真求到她面前,她不会置若罔闻的。”褚久章看得清楚,罗清新心动了,他又加了一个筹码:“更关键的是,在第三波灵潮将至之际,她肯定会在苍龙基地驻守。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缘分。”

罗清林心动了。若那位不愿意,他也知道该用什么办法迫使那位帮忙。可那是下下策,如此逼迫之下,就算是事成,后果也不是他能承受的。他得为妹妹报仇,可也不会让家人再次涉险。

他垂眸,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先回去吧,我再待一会儿。”

褚久章深深看了他一眼,道:“行。万事记得,别冲动。”

他走了,罗清林看着他的背影目光深邃,选择了另一个相反的方向离开。

藏身在死角的郁意无意听了一通墙角,到没有想到最后还牵扯出了她来。她待在死角位置没有动作,直至此处角落彻底安静下来,她才出现。

刚才那两人她没有见到人,但名字却记住了。至于那位妹妹的遭遇,不是郁意心硬,是她已经曾经就参与过一场淫·秽阴谋。那起受害人,有年龄更小的且人数众多,参与人也多。事情最后是解决了,可那些受害人……能走出来的没有几个。

想到这儿,她目光一黯。若有人想要利用她解决此事,她……干呗。

她直接联系了孔灯,只说了一句话:“在第三波灵潮降临之前,我准备将外围营地连根拔起。”

没有等孔灯回复,她转身迈入了营地之中……

“窝草!”

孔灯一看到郁意的信息,就睡不着了。

连续给郁意回复信息,让她冷静,但后者并未回复只言片语。

他连忙穿上外套,就去找童林君了。后者正在部署明天的安排,忙着呢。孔灯见到她,不用她问忙道:“郁意她要对各个营地出手了!怎么整?”

童林君一时间没有听明白:“嗯?”

孔灯再次重复,又道:“估计是遇到什么事儿,要不然她不会冒然打破我们的计划,”说起这个,又提及灵境内郁意说的话,“她说过,人心若杂,那就以一人之力强悍而为。我觉得,她说得到,自然会做得到。”

童林君眸色一深,沉吟片刻,立刻道:“既然她有心动手,那我们还等什么。”

本来是想将那几个营地留在第三波灵潮降临之后,可眼下郁意有心提前为止,那他们也绝对不拖她后退。

她立刻下令道:“你去通知基地长,其余人先放下手中的事情,去外围营地。”

“是。”

他们全力行动支持郁意所谓,而郁意已经动手了……

——

“嘭——”

人流密集之处,一处两层石屋之内,一个人影从屋内飞去。连续撞毁了四五个石屋,才狼狈停下。倒塌的碎石将其掩盖,下一瞬灵力爆发,将压在他身上的碎石掀飞。那人除了额头流了血,其它位置似是没有太大的伤势。

“谁!给老子滚出来!”

费长寿一脸暴戾,目光阴狠的看向从他的石屋中走出来的女人。对方长得平平无奇,就是放在人流中也绝对会泯灭众人的。

他脸上暴怒,可心中已经在思索他怎么招惹到对方了。眼下世道不一样了,他不能轻易招惹强敌。若不是绝对的仇人,一切都有可利用的空间。

“爸,你怎么样了?没事吧?”得到消息的费文振挤开人群冲到费长寿身边,一脸担忧。二十来岁的人了,实力不咋样,却全身武装。一身灵物,比费长寿还要多。由此可见,后者是多疼爱他。

费长寿摇头,转而看向女人,沉声问道:“你是谁?我与你有何仇怨?何至于此?”

围观的人流有刚从灵境中出来的灵者,也有普通人。甚至更远处,也有人因为这边的动静围拢过来。

郁意不答,目光锁定费文振,一挥手,灵力化作长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卷住对方,直接甩飞出去,狠狠砸在地上。

灵物爆破,一击,费文振身上的灵物就废了九成,他躺在地上哀嚎,一条腿扭曲,明显是断了。

“文振!”

费长寿暴怒。费文振是他的逆鳞,谁敢都他,就是在违逆他!

土刺爆射,可还没有碰到郁意的衣摆,就化作灰尘消散在空中。

费长寿愕然,围观人群倒抽一口气。

郁意:“灵技不是那般用的。”

她手一扬,满地冰刺现。哀嚎的费文振差点被扎成刺猬,血流不止。但冰刺所在,都避开了他的致命伤。

“贱·人!你敢!”

郁意轻笑出声,又是一根冰刺,直接废了他的二两肉。

凄厉的费文振一声尖叫,直接晕了过去,费长寿的反击被击溃,看到如此一幕,两眼发黑。围观的灵者看看冰刺,又看看郁意的脸,心中疑惑。至于普通人,对视一眼,暗自叫好。甚至于,还有人在直播,小声的嘟囔着:“别看这家伙年纪不大,但就这段时间毁在他手中的女娃子,绝对超过两手之数了。”

所以说,现在他的遭遇,都是报应!

灵者耳聪目明,他的话引得费长寿仇恨的看过来,伴随着地面沙化,四周的几人差点掉进坑内被活埋。幸好旁边有人拉住了这几人,才能避免遇难。

开直播的人脸色发白,却更加义愤填膺:“我难道说错了吗?他就是个人渣!连十几岁大的孩子都不放过,还能称为人吗!”

“你找死!”

费文振废了,费长寿明知打不过郁意,就将目光放在旁人身上,也算是发泄他心中的怨恨,要不然他怕自己忍不住会与郁意硬抗!

他绝对得忍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他动手要那人的命,郁意没有看戏的心情,一刀断了费文振的手臂。后者震惊色变,捂着断臂倒退,可热血从伤口不停的流出,染红了他的手,更是染红了地面。

“你……你究竟是谁!要杀要剐,总该告知我缘由。”

郁意:“为什么不加入基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