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万众一心

半残骨架没有言语,手一伸,跪在地上的一人就被它吸了过去。

不顾那人恐惧的挣扎喊叫,它深吸一口气,半残的血肉开始继续复生。而它手中的那人,充盈的血肉之躯变得干瘪,犹如干尸。

干尸被扔在地上,惊恐的面容彻底定格。

跪趴在地上的几人惊惧不已,只能将姿态放得更低,连呼吸声都似是绝了。

半残骨架舒适的舒口气,血肉终于完全复苏。容颜俊良,身体挺拔。站在那里,就能夺人心魄。

“不用追了。老鼠跑了,局势才会更有意思。”

收回视线,他看向东边方向,呢喃道:“梦回树,看来得落入她的手中了。不过不急,时间还有余,总得让别人看到点希望才好呢。”当希望落空之时,那肯定会很精彩。绝境之下,灵者衍生的七情六欲,绝对够那些东西满足了。

一挥衣袖,人已经在百米之外……

——

当孔灯他们在灵境结束前的第二天与郁意相逢之时,对方坐在满是灵兽尸体堆叠的尸山血海之上,眺望远方,眼神虚无缥缈,气息却煞气冲天。她仅仅只是坐在那里,就让人觉得呼吸困难。一时之间,竟让人望而生畏。

其他人只看了郁意一眼,就双眼刺痛的收回目光,心有余悸。

孔灯他们倒觉得还好,毕竟他们是军人出身,早先也是见过血的。尤其是灵气复苏之后,杀死的灵植灵兽不在少数。

见到满身血煞之气的郁意,他们并不畏惧,反而更加敬佩她了。

待郁意察觉到动静看过来,孔灯上前几步,扫过起码有三四百的灵兽尸体,畅快一笑,道:“这些处理完,我们带的收纳箱都要填满了。”此行,收获满满。

郁意站起来,闻言看向西北处,道:“无忧还在继续猎杀灵兽,你们有的忙了。”

“多多益善,多多益善,”孔灯闻言双眼发亮,招呼队友行动起来,又招呼董丹珍去向旁的狩猎者征集空的收纳箱。

一切事物井井有条的安排下去,孔灯脸上的笑容变淡,一脸忧虑道:“我们的人还有二十来人始终都未集合。”

攀爬遗迹的这些天,剩下的队友陆陆续续集合了,可还有些许队员未汇合。甚至其他分散的队友也没有见过那些人,只怕他们凶多吉少了。

郁意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此事是避免不了的。”

孔灯苦笑:“我知道。灵气未复苏之前,我们也抱有以身殉国的结局。只是灵气复苏之后,我们贪婪地想活的更久一些,为咱们国家做的更多一些。”

他们军人,无论何时,都希望国家能够强大。

“独木不成林。昭阳国的强大,不是靠某个人,而是所有人昭阳国人,”郁意垂眸,心神因为孔灯的话有些恍惚。

孔灯看向积极帮忙的徐艺等人,又看向一些面色不虞嫌弃郁意下手太快的一些人,无奈摇头:“可不是所有人的心都是如此。”

郁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些有所抱怨的人对上她的视线,立马赔笑脸,加入了大队伍,她见状漫不经心的道:“既然如此,那就想办法让他们万众一心就好了。”

“嗯?”孔灯看看一脸淡漠的她,又看看加入大队伍行动的一伙人,良久一笑:“也是。人心复杂,可人心在不可僭越的实力之下,也可究。”

说完这句,他又提及这次遗迹一行的收获。提及收获,他喜笑颜开:“这次收获不菲。只灵石一项,就不用说了。三级以下的药材,连土带根装了七个收纳箱,希望带出来能种植。还有能契约的灵兽,我们这边成功了七个,其余狩猎队那边也成功了三个。余下的,都被带上了。至于你提及的阵法,戚仲世勉强能勾画成功,但效果不明显,估计还得练习。”若是成功了,以后在外面遇到友善的灵植也不必赶尽杀绝了。

灵兽灵植这东西,说白了也是助力。只要用得好,效果定会显著。

“第六个岛屿,遍地灵技与功法。此次登上遗迹的四百来人,超过一半的人几乎人手一个灵技。至于功法嘛,除了我们自己弄到手的,还向其他狩猎队兑换了二十来卷。”

孔灯说完环顾最后这个岛屿上的灵兽尸体,这些可都是材料与食材呢。

郁意点头:“那边还有一些灵兽,你们去练练手,我去下面看看。”

“行,那你小心些,”孔灯应答了一声,目送郁意直接从岛屿边沿跳了下去,吓了一跳。忙跑到边缘,入眼所及的除了厚重的云层已经看不见郁意的身影了。

无奈摇头,应付了同样被郁意吓到的其他灵者,就招呼了一众刚进阶实力不稳的队友,去猎杀灵兽了。

其他狩猎队见状,大半都跟了上去。剩下的在唐婷涵等人的指挥下,继续收容灵兽尸体。

而下方,郁意垂直下落。有灵力护体,倒也不担心空间积压。

眼尖快要落地之时,反向朝着大海发出一击,爆炸的冰刺乱飞,而郁意也趁着这道冲击之力暂缓下降,平稳落在冰面上。

她环顾四周,登天梯消失,八条铁链重新出现,只是铁链表面上的色泽暗淡了不少。想起之前的灵种,郁意给自己贴了一张避水符,就顺着其中一根铁链潜入了海中。

深海重压,不是灵者或许还真可能扛不住。

下潜至千米多,郁意终于看到了铁链末端。铁链扎入海底厚石底部,阵法纂刻在四周,以包围之势围困铁链。

至于灵种,还真没有发现。深海有游荡的灵兽,远远地就避开了此地。那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就好像此地能夺命一般。

所以,这里有什么?

郁意在原地思索片刻,不得其解。退而求其次,捉了一只倒霉的灵兽在阵法之上血洒深海。血液喷溅在阵法之上,死寂的阵法隐约发出微光。铁链晃动着,一个暗影从阵法中逐渐显现。

暗影的全貌还没有彻底从阵法中钻出来,周围的海水就开始积压郁意。那重压之下,似是能将人挤成一个肉饼。

察觉到不对,郁意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不等对方再次攻击,郁意先下手为强。深海之中,两方灵力碰撞,整个海底都随之震动不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