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魁魅魍魉

‘郁意’想要蜷缩身体,却因为被废的四肢而无力做到。冷汗直流的她,艰难的抬头看向费文姬,直言挑衅:“你为什么要得到那东西呢?因为你自知给我时间,你终将不会是我的对手?”

见费文姬面色巨变,‘郁意’笑出声,嘴里的血止不住的流,可架不住她的愉悦:“所以说,你们外来灵者也不是不能被杀死?”

又是一个土刺,扎入了她的大腿。可对方这般恼羞成怒的表现,验证‘郁意’猜对了,她不哀反笑。

“所以灵物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功法与灵技和与你们对等的等级吗?”郁意还在猜测,即使身体再疼,她也频频挑动费文姬的神经。

“或者说,那东西带来的东西终将会终结你们?”

心脏传来极致的刺疼,死亡让她窒息,那种窒息让她身体无意识的挣扎。她不知道这种窒息维持了一秒还是一分钟,最后她涣散的视野定格的是费文姬的震惊。

‘郁意’死了,时间定格,空间碎裂。

站在远处的郁意亲眼看到了第一次‘她’死亡之后的情景,面上终于露出愕然之色。原来她死之后,水蓝星升级的进度就停止了?空间崩溃了吗?

一个疾驰,郁意来到了‘郁意’的尸体旁,定定的看了一阵,才又看向四周。空间裂缝越来越大,整片区域都在崩溃。

她又看向费文姬,对方的时间也被定格了。

费文静一脸震惊,是因为没有料到杀死‘她’会空间崩溃吗?

可这也不对啊。如果费文姬从第一次就知道杀死‘她’空间会崩溃,那第二次对‘她’下杀手的那些外来灵者又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一次,碰到的几个外来灵者对她并未留手,一看就不像是知道杀死她会导致水蓝星崩溃的事情。

要么,外来灵者并不是一个势力的人。要么,水蓝星崩溃,于外来灵者有好处。

还有那东西……造化阁究竟又是什么。费文姬的目标是造化阁,其他外来灵者却不是。这之中,又有什么阴谋?

由不得她多想,空间崩溃比她想象的还要快。四周入眼可见的几乎都是幽深的黑洞,黑洞之中隐约有好几处发光的星星之点,可郁意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观察,黑洞消失,四周空间重新恢复了安稳。她这才发现,她当下站在第三个岛屿的入口,之前看到的,像是一场梦。

侧首看向旁边偏头盯着她的无忧,她问道:“我们刚上来?”

无忧能理解她的意思,点头。

“你刚才又看到什么吗?”

无忧疑惑,不解得摇头。

郁意明白了。也就是说,刚才的幻境只有她自己看到了。也是,那本就是自己的经历,只有自己能看到也是理所当然。可无忧不仅没有看到属于‘她’的幻境,似是也没有看到属于他自己的幻境?

是她被针对了?还是说,无忧因为是造畜之尸所以才看不到?

种种猜想,眼下得不到印证。

郁意再次看向第三个岛屿,入眼的不再是漫天黄沙。百米大小的岛屿光秃秃的,只有正中心位置有一棵怪异却又瑰丽的花树。

花树整体是浅绿色,树身与认知中的树木树身相差不大。只不过开始分叉之后,长出来的花朵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花朵,而是一朵又一朵重叠的伞状物质。树冠直径宽至十米多,重重叠叠的伞状物质呈现浅绿色。

站在树下,可以闻到整棵树散发着淡淡的青草香味。

“这是什么树?”

造化阁给出了答案,一个让她惊异的答案。

【梦回树:天道馈赠,梦回一场

品质:???

注:梦回树所在之地,魁魅魍魉均退避三舍】

天道馈赠?来历倒是挺高大上档次的。这意思是,她刚才经历的幻境是馈赠?

想想自己没有弄明白的崩溃问题,郁意勉强认了这是个馈赠。就是不知道,这只是于她而言,还是对所有接触梦回树的活人而言?若是后者的话,可利用的空间就大了。

但魁魅魍魉又是什么?是昭阳国认知中的鬼物?

反正不管是什么,这棵树效用神奇,得弄到手。

可要怎么做呢?

直接挖?郁意尝试戳弄树身下面的土壤,灵器断了,土壤不见松动一分。她还让无忧试试,结果她都弄不断的指甲被土壤给弄断了,后者委屈极了,还是郁意拿了一些甜食才哄好了无忧。

一番尝试,挖是不成的。想要折枝移栽,可折下来的断枝入手就化作虚无消失了。

郁意围着梦回树转了一圈,有了一个计划。

她还有空间石。

没有经过切割的空间石自成一界,或许可以借助它的小世界带走梦回树。

有造化阁的协助,折腾了一个多消失,郁意终于将梦回树……不,是将整个第三岛屿给装进去了。万万没有想到会将整个岛屿都收进去,郁意诧异一瞬,看到连接各个岛屿的铁链还在,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虽然想得到梦回树,但还不想断了探索遗迹之路。

趁着些许星光,可以看到邻近还有四个未探索的岛屿。第三个岛屿上就有这么奇异的产物,她就更好奇其它岛屿上还有什么好东西了。加快速度,没有等孔灯他们,带着无忧加快了速度,继续攀爬……

——

“安平岐!逃!别管我们!”

安平岐泪流满目,捂着断臂疾驰,身后是白青玉撕裂的喊叫以及剧烈的爆炸声。一声爆炸过后,又是一声爆炸。

他不用回头,就知道白青玉与雷岩自爆了。

来不及悲伤,他只能背负队友的期望死命疾驰奔逃。

爆炸散去,地面留下了两个大坑。大坑四周还有残留的碎肉断骨,坑内平躺着一具半残的骨架。骨架奇异的挺立,短短瞬息,骨架之上的血肉重新复生。只可惜,复生至一半,生机不够。整个肉身,坑坑洼洼,像是在硫酸中泡过一样,可怖血腥。

远处才追上来的几人见到这一幕,瞳孔一缩,忙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可是要继续追上去?”

他摆手,示意身后人离开。待跪着的人慌不择路的离开,他才回头看了眼他们离去的方向,眼含讥讽:“朽木,果真不可雕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