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死亡幻境

一众妹子讨论的异常热闹,围观看戏的男人们面露尴尬。没有与之前那人一样心思的灵者,坦然的很。可有那般心思的灵者,心虚似的加大了攻击力度,掩饰自己真实的想法。

卢海洋目标锁定缩在队伍中的灵者,大声的讥笑一声,在徐艺的督促下加入了战斗……

下面发生的争执郁意自然是不知道,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她已经能看到最近的一个悬浮岛屿的底部。根据她的速度,再有一个小时,她就能爬上第一个悬浮岛屿了。

许久,郁意带着无忧终于登上了第一个悬浮岛屿。

入眼的是一二级灵药遍地,野花绽放。有发光的萤虫四处游荡,照亮了整个岛屿。岛屿面积不大,不超过一亩面积。但随处可见的灵药,价值也不低了。更何况,岛上的灵气浓郁程度远超下方的灵气。

根据郁意的判断,这里的灵气浓郁堪比第五波灵潮降临的灵气了。如果孔灯他们待在这里修炼几天,顺其自然,应该很快就都能升到三级。

只可惜,没有可渡劫之地。

想到这里,郁意就不免分神想到之前提及的雷霆之灵。也不知道孙铭实力够了吗?等出去还得再问问。

念头辗转一瞬,她就继续观察这一个岛屿。岛屿上除了低等级的灵药,就是一些低等级的灵兽,没有超过三级的。看上去,无害的很。

郁意想了想,没有继续在这里停留,抓紧时间赶往下一个岛屿。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攀爬铁链就容易的多了。第二个岛屿比第一个岛屿的位置要高出百米,过程花费的时间也就大半小时。

唯一可惜的是,眼下不知是因为什么缘故,御剑飞行仍旧行不通。

第二个岛屿面积更小了,但上面不仅全是三级的灵药,竟然还有几种亲人的三级灵植。无论是灵植还是灵兽,也是能被灵者契约的。但因为种族本能,这种几率很小。

郁意试着靠近其中一株类似食人花一样的灵植,对方对郁意无感,只吞食一些飞过的小虫子。她凝眉将灵力注入它的体内,在根部又发现了一种阵法。

阵法不大,纹路也简单。可郁意试图一笔描绘阵纹,可次次都以失败告终。盯着这阵法,她只能无奈摇头:“看来我果真不太适合接触更深奥的阵法。”

阵法类的灵技,她能用。用灵符摆阵,她也能用。但自己独立勾画阵法,那十有八九都是失败。

虽然遗憾,但也不失望。

将此阵法以及第二岛屿能契约的灵植消息告诉孔灯,郁意继续赶往第三个岛屿。

第三个岛屿,面积颇大,是第一个岛屿的三倍不止。

入眼所及,是漫天黄土。尘沙四起,风云狂啸。

郁意站在边缘位置,神色晦涩。

这个场景——是第一世她被杀死的地方。

她目光暗沉,环顾四周,身后的无忧早已不见。此刻,她已然明白,第三个岛屿有幻想。一个庞大的幻想,连她都找不到破局的关键。只不过鼻翼耸动间,能闻到淡淡的青草香味。

深吸一口气,郁意踏进了黄沙之中。

空气中的炙热灼烧、沙土的侵袭与阻挠,均与那次一样。

不一样的是,她的身后没有那些同队的人。

“刺啦——”

沙尘飞扬,一个暗影从沙土之下跳出,向郁意袭来。

郁意未动,一根冰刺就将那暗影刺穿,暗影尸体跌落在沙土之上,暴露了全貌。那是这片沙漠中随处可见的红沙蝎,嗜血食灵。灵者与灵兽,是它绝对的食物。

有第一只红沙蝎,就会有第二只、第三只……甚至更多。

郁意一路行来,红沙蝎的尸体铺满了她的行走之路。她目标很明确,是这片沙漠的正中央区域,一片赤红的沙漠区。

一个小时之后,郁意找到了那片区域。

四周暗黄的沙土逐渐往赤红色过度,更远处的区域,入眼全是赤红一片。

一队人马,从右侧红沙边际线遥遥前进。一共十三人,四女九男。其中,就有‘郁意’。

郁意移开视线,看向相反的方向。那里有耸立危险的沙山区,而杀死‘郁意’的凶手,外来灵者费文姬已经到了。

幻境中时间线进展很快,本该需要七天的时间才会碰面的双方,下一刻就碰面了。

两方对峙,这时的费文姬已经是五级灵者了。而‘郁意’,卡着灵潮次数,也才四级罢了。不过她当时的队友有五个都是四级,她以为众人合力是可以解决掉费文姬的。

实际上,他们若是合力,确实是能解决掉费文姬的。

可惜,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费文姬目光锁定‘郁意’,伸出手说道:“将那东西交出来,我可以让你死得体面些。”

‘郁意’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费文姬话落,就开始攻击。

‘郁意’自来就不是个认命的人,招呼队友,进行反击。可她没有料到,队友其实从最初就开始背叛她了。

队友选择冷眼旁观,‘郁意’只是愕然一瞬,就什么都明白了。被背叛的哀伤与死亡的阴影笼罩,她还是选择负隅顽抗。

四级的‘郁意’,攻击手段并不多,只灵物众多,才能坚持许久。

但是,灵者一途,实力弱就是实力弱,并不会因为灵物众多而反杀敌人。尤其对方还是外来灵者,手段众多。

‘郁意’被废了丹田,手脚筋被挑断,彻底失去了反击的能力与自爆的机会。她无力的趴在赤红的沙土之上,分不清身下的赤红之色究竟是她的血液还是红沙之色。

可即便是如此,她也没有求饶。

费文姬蹲在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对上她仍旧镇定的眼神,轻笑道:“死到临头了还这么镇定,倒是少见。”

“那东西,拿出来。”

‘郁意’挣开她的手,脑袋砸在红沙之中,炙热的沙砾渗入深可见骨的伤口,她身体打颤,却勉力偏头挑衅费文姬的神经:“东西?看来你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呢。”

话音刚落,‘郁意’闷哼一声。

沙砾凝成的土刺,刺穿了她的腹部。似是还觉得这个伤不够严重,土刺在腹部被旋转,伤口被搅动,更多的血液流出。甚至随着土刺的拔出又刺入,有内脏碎片被带出,惨烈无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