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空中岛屿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他们右手腕开花了!

散摆着的人骨动了!

“窝草!”

安平岐惊呼一声,可还不待他继续表态,视野缩短,看不清下方的庆幸了。原来是贴在双目上的千里眼灵符失效了,手忙脚乱的换了一张新的千里眼灵符,继续看下去,惊的他目瞪口呆。

短短换取新灵符的时间,躺平在地上散架的人骨立起来了!

那七人手腕上长出来的红色花朵与灵兽血肉连接,很快灵兽的血肉迅速枯萎了,而人形骨架上面竟然长出了血肉!

“愿朝暮生死,彼方不休!”

安平岐他们震惊,下面虔诚的七人还在中二的喊话,十足的信徒模样,看得安平岐三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

安平岐无声的看向雷岩两人,一脸怀疑人生。

“撤!”

雷岩无声的指挥,悄默默的后退。

“咕噜——”

三人面色一变,头顶出现一飞行灵兽,竟然发动了攻击。

“谁!”

上面的动静,引得下面的人面色一沉。

不待他们动手,那半血半肉的人形骨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未彻底复生的双眼只长了半颗眼球,恐怖的很。

他看向露头的雷岩三人,只一眼,就刺的雷岩双眼流血,闷哼一声。

还是安平岐见机快,忙扶着雷岩急速奔逃。断后的白青玉扔出数张灵符,引爆了空间。空间不稳,攻击立断。

“追上去。”

嘶哑古怪的声音从人形骨架嘴里发出,因为口舌并未完全复生,说话有些饶舌。

七人闻言,立刻转身追上去了……

——

“有人找到遗址了,郁意传信来说,放弃剩下的灵石矿脉。”

董丹珍收到郁意的信息,立刻去找孔灯。

孔灯打开地图,遗址的地方已经被标出来了,在偏南区域,而他们在正北方向。直线距离,不好判断。

“现在距离灵境关闭,剩下七天了。收拾东西,准备动身。”

此次灵境之行,各方面都超额完成任务。功法和灵技,也有了,且都是能传承的。所以对于遗迹,他们需求不大。只是到现在还未遇到安平岐他们,最终还是得去遗迹一趟。

他们这边准备动身了,郁意已经到了地图标记的点。

这里是一片深海区域,海域当空有数座悬浮的岛屿。从地面通往岛屿的通道是手臂粗细的八条铁链,铁链从海底延伸至海岛,像是锚点,将空中海岛固定住了。

“郁小姐?”

一堆海中灵兽尸体旁边坐着四五个灵者,其中一人看到郁意出现,兴奋的招手。

郁意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招手的那位灵者是之前帮忙挖过木灵石矿脉的。她顺势走过去,随意问道:“就你们几个?”

“海底还有人呢,”徐艺说道,“海底的灵兽数量不少,还有不少海产品。带出去,绝对受欢迎。”无论是各个营地,还是基地,大小集市也都有了。踩着一些稀缺的食物或者灵植带回去,绝对受欢迎。

“没人上去?”郁意觉得稀奇。遗迹这东西,虽说讲究机缘,但也讲究先下手为强。

徐艺摆手:“别提了。那些铁链很古怪,在上面根本立不住。”也不说立了,其实爬也坚持不了多久。

郁意看向那些铁链。从海底延伸出的铁链不见铁锈,只有本真。看似是铁链,但实际上应该是更好品阶的金属制物。

目光落在铁链末端,她问:“海底铁链是如何固定的?”

徐艺闻言更是摇头:“以灵者目前的体质,最多潜至海底七百米左右。那等深度,并不能看见铁链的末端。而且七百米之下,总觉得很恐怖,我和队友们不敢下去,也告诫过其他人了。大家眼下收获都不错,应该没人会去冒险。”

见郁意若有所思,他好奇的问道:“郁小姐,这次灵境维持的时间真的是两个月吗?”之前挖矿的时候从孔灯那里听到过几句,但他们还是担心时间不够用。

郁意点头。目前造化阁给出的信息,并无差错。

徐艺的队友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试探的问道:“郁小姐,我们几个身上也有不少材料,不知道能不能兑换几件灵物?”

“你们需要什么?”对材料,郁意来者不拒。

徐艺几人心喜,忙拿出收集的材料,与郁意交易起来。

一番折腾,海底有人出来了。

“救命!”

海面被鲜血染红,几个跳出海面的灵者一边逃窜,一边朝岸上的人喊着救命。

郁意看过去,游在最后面的那人头顶冒出一截触手,触手顶端是一张血盆大口,大小绝对一口能吞掉一个活人。

那人似是也察觉到了危险,灵力具现之像全力防御,可那血盆大口一咬,防御破碎,那人又喷出一口血,游行的速度满了。

眼见着血盆大口就要将他吞掉,一支利箭破空而来,擦着他的头皮将那血盆大口钉在了空中。冰焰突然燃起,血盆大口哀嚎一声,短口求生。触手潜入水中,逃窜的人来不及心喜。水中双腿被缠住,一声惨叫,人又被拖入了海里,只余炸开的血花。

郁意目光一沉,下一瞬人已经出现在海面上。

无数冰锥反向刺入海底,逼退了其它触手。存活的灵者死里逃生,被徐艺等人拖上了岸。没有了别人,郁意也不再留手。

在海里,只要有水,那就是她的领域。

方圆百里,海面被冻结,冰锥外加冰刺将海底捅成了筛子。全方位的阻击,触手本体憋不住了,终于冒头。

“草!那是什么东西!”

章鱼一样的身体,章鱼一样的触手,但章鱼背部是十几个灵者半嵌入的肢体,他们面色青白,痛苦的挣扎哀嚎着。那哀嚎之音汇聚一起,刺的岸边众人头疼脑裂。除了这点可怖之外,再就是章鱼的触手。触手表面仍旧有吸盘,可那吸盘竟然是无齿有舌的样子。细长泛青的舌头无限延伸,一击就能将一人粗壮的冰锥砸断。

而触手的末端,是血盆大口。那牙齿尖利细长,一看就锋利的很。

“是灵种!”

徐艺神色凝重,发现章鱼背部死掉的那些灵者竟然有不少熟面孔。那些,竟然都是之前下海的灵者。

“这是怎么回事?”他转头忙问惊魂未定的逃生灵者。他们不是在附近猎杀一些海底灵兽吗,怎么会招惹到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而且看那死掉的灵者情形,时间不短了。这么长的时间,岸上的他们可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