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赤红灵伞

郁意冷笑,对方到了此刻竟然还想故技重施,再次戏耍她。她怒喝一声,道:“你骗了我一次还想骗我第二次?”

不等白孤风反驳,灵力狂暴,一声巨响,两人一触即分。

郁意后退好几步才稳住身形,左小臂骨折,骨头刺穿血肉,无法用力。而对面的白孤风同样狼狈。

白色彼岸花面具碎裂,黑袍被毁,真实容貌彻底暴露。

偏阴柔的样貌,因为那一双上挑的丹凤眼多了几分英气。皮肤偏白,似是那种长久不见眼光的苍白之色。

此刻,面具被毁,额头上多了一道血痕,差点毁了他的左眼,没有理会伤口,他面上闪过一丝不耐。咒骂一声,才似笑非笑的看向郁意,挑衅道:“看来你这次长进了不少呢。我还以为,你会如上次一样,被我耍得团团转。想想那场面,还真有趣呢。”

灵力包裹左臂骨折之处,硬生生将冒头的骨头压回去,郁意额头冷汗直冒,但面上却是一片肃杀。听到白孤风挑衅的话语,她反倒平静了下来。

“你很快就会觉得更有趣了。”

话落,郁意主动出击。

两人你来我往,势均力敌。双方灵冰冲击,冰洞几乎被各种灵冰刺穿。地动山摇,也架不住两人都想要弄死对方的决心。

如此酣战,持续了十来分钟之后冰洞首先扛不住两人的爆破,要崩塌了。

白孤风逼退郁意,欺身去取冰台上的冰焰,可郁意哪里会如他的意。随手扔出数道灵符,封锁住前路。剧烈的爆破声络绎不绝,冰洞上方各种瑰丽屏住崩坏,密集掉落下来,无处不在。

因此,白孤风不得不后撤躲避众多冰柱。

眼见着郁意仍旧不依不饶,白孤风面色一沉,咒骂道:“疯子!”

她要疯,他可不会陪她。

双手结印,四周灵气涌动,砸向他的冰柱被操纵转而攻击郁意。那样密集的攻势,她避无可避。冷哼一声,白孤风再次去取冰焰。眼见着右手都要碰到冰焰了,双腿上却传来了拉扯之力。

他猛然回头,就见到浑身是血的郁意双手抓着他的双脚,猛地一扯,再次拉开了与冰焰的距离。

白孤风这下是真要疯了。

郁意不要命的攻击,还真挟制住了他。冰锥入体,灵魂震颤。他怒吼一声,手中灵器翻滚,一把赤红灵伞出现。

一个旋转,体内消耗过多的灵力神奇的得到了补充。不等郁意防御,以伞尖刺穿了她的腹部。他狞笑一声,手中赤红灵伞旋转,伞面上静态的彼岸花似是活了一样,竟然往郁意的伤口而去。鲜血横流,伞面颜色变深。

彼岸花彻底入驻郁意的伤口,她察觉到体内血液被那诡异的彼岸花吸食。本该只是平面画成的彼岸花,竟然逐渐有了立体花身。

白孤风冷笑一声,俯视徒劳挣扎的郁意,嗤笑道:“被你杀了两次了,我这次可是特意为你准备了礼物呢。”

“怎么样?这把伞很适合你吧。”

见到郁意徒手抓住彼岸花试图将其从伤口上撕裂下来,他好心提醒道:“彼岸花已生根。你这般撕扯,可不亚于抽筋拔骨呢。”

讥讽一声,不再理会她,趁着冰洞在灵伞的加持下还能坚持,他去取冰焰。任务已经失败过两次了,这次在失败,彼方大人定然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他不能再死了!

郁意跪趴在地上,扯住彼岸花的花身,用力一扯,伤口再次被撕裂。那种入骨的疼痛不亚于被噬灵兽活生生吞食的痛,可她不能就此罢手!

视线模糊的看向取得冰焰的白孤风,郁意无声一笑。

左手一翻,又是一朵冰焰。

“假的?”

刚想要收取冰焰的白孤风在碰到冰焰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冰焰似是没有了之前的灵力波动,像是一个死物。

猛地转头看向郁意,就见到令他肝胆俱裂的一幕。

又一朵冰焰竟然出现在郁意手中,对方看了他一眼,嘲讽一笑,下一刻就将那冰焰生生塞进了腹部伤口中。

她无声惨叫,嘴唇被咬的血肉模糊。整个人蜷缩在地上,扭曲挣扎。可即便是这样,冰焰还是一点一点被她塞进了腹部。扎根在她腹部的彼岸花与冰焰相碰,自然是互相抢夺地盘。

无论是冰焰还是彼岸花,都是天生地养之物。两者相撞,不依不饶。作为宿主的郁意就惨了,无论是肉体还是灵识都在被两方拉扯撕裂。

那般无声的惨状,镇住了还想抢夺冰焰的白孤风。他白着脸无意识的后退一步,却又很快就回神。

目光阴沉的看向因为疼痛而面色狰狞的郁意,杀意暴增。

手中红伞旋转,他要趁机取她性命。

但,还未靠近郁意,地动山摇,寒意肆虐。这种寒意比之没有吸收过任一极冰的灵冰要强的多,他体内的灵冰被压制。灵冰畏缩不前,似是有了怯意。

可如此之势,更是坚定了白孤风要杀死郁意的决心。

灵冰不受控制,还有灵伞可控。

眼见着灵伞就要再次刺中郁意,蜷缩在地上的郁意猛然伸出一手,抓住了灵伞。无声绽放的冰焰以她的手为媒介,点燃了灵伞。

灵伞惨叫一声,督促白孤风收回攻击。可白孤风愕然的发现,无论他如何拉扯,伞身在郁意的压制下,竟是纹丝不动。

短短几息,冰焰席卷了整个伞面。若不是白孤风松手的快,他也会被冰焰点燃。

上一世他就吸收了冰焰,所以知道冰焰的恐怖。眼见着郁意不仅还活着,似是还能操纵冰焰,他顾不上别的,后撤准备逃离此地。

他的灵冰被压制,最大的后手赤红灵伞也被惨叫吞噬。手腕上一点朱砂变得暗淡,这意味着之前扎根郁意体内的彼岸花也被压制了。

此时不退,他可能走不了了。

但,还是晚了。

无处不在的冰焰瞬间出现,拦住了他的去路。随着冰洞的崩塌,冰焰蔓延之势更是夸张。他奋力抵抗,生存的空间一再被积压。

当他想要回头与郁意同归于尽之时,后者已经踉跄的站起来了。全身被冰焰包裹,左手缓慢的从腹部伤口拉扯出那株有了花身的彼岸花。下一瞬,还在挣扎的彼岸花被冰焰吞噬。须臾,化作了灰烬从她的指缝流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