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灵物

郁意知道,没有人可以拒绝功法与灵技的诱惑。她安安心心的开始收集材料,心态平和。

而另一边,宴清河将郁意的话上报给杨御,后者只下达了一个命令——不惜任何代价,全力获取功法与灵技。

十分钟之后,宴清河才发来消息:“我会带一队人,与你汇合。”

“人贵精不贵多,”郁意提醒。

宴清河直言:“主要成员包括我,四个人。”

“行。对了,我之前给你的材料清单有用吗?”郁意问道。

宴清河:“帮了大忙了。你列出来的清单很详细,各种材料的特征与图像都有,我们已经开始收集了。”

“哦,那麻烦帮我带一些,多多益善。”郁意开门见山。

宴清河顿了一下,试探的问道:“多嘴问一句,你需要材料是做什么?”

既然选择合作,郁意就没打算瞒着。

“我有一个造化阁,类似于系统一样的存在。只要解锁足够多的图纸收集足够多的材料,就能通过其中的造化台来制作灵器、灵药、灵符和灵食。”

“灵器,蕴含灵力的武器,唯一能杀死进化后的灵植与灵兽的武器。”

“灵药,蕴含灵力的药物。效用千奇百怪,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

“灵符,蕴含灵力的符纸,辅助战斗的外物。对天赋不佳的灵者或者普通人来说,保命一流。”

“灵食,蕴含灵力的食物。灵气复苏之后,灵者食用的食物最好是灵食。灵食不仅能恢复体内消耗的灵力,还能强身健体。”

一连串的回复,震的宴清河久久没有回复消息。

那边没有了消息,郁意也没有闲着。趁着宴清河他们来之前,她得拿出几样合适的灵器给他们。

还有,不能白白拿国家爸爸的材料,等价交换才是长久之道。

【恭喜主人获得铁弓*1,奖励萝卜·白种子*5、避水符图纸*1,初级灵石*5】

【恭喜主人成功解锁10张图纸,获得灵技卷轴*1、空白·灵技卷轴图纸*1、初级灵石*5】

灵技卷轴,是一个三段伤害的灵技——锦帆龙舞。只可惜,是个人阶中级灵技,爆发力一般。

不过,锦帆龙舞是造化阁奖励的,可以被拓印5次。只这一点,就比灵境和灵域出产的一次性灵技要好的多。

至于空白·灵技卷轴,自然是用来拓印灵技和功法的,金手指一般的存在。

半小时之后,宴清河再次传来了消息。

“我们需要向你下单。我们提供材料,你炼制灵物。分配比例,你二我们八。”

宴清河漫天要价,只等郁意坐地还价。

却没有料到,郁意直接回复:“成交。”

“……确定?”对方如此通情达理,宴清河愣了片刻。

郁意叹气。

若是没有经历过水蓝星升级考验的恶意,她确实会坐地还价。但现在,她不能还,只回复了一句:“我已经花式死过两次了,实在是不想再死第三次了。”

如此接地气的回答,毫无疑问让宴清河对郁意的印象更好了。

他道:“我们需要一点时间收集更多的材料,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郁意:“没有,你们在四天内赶到就成。”

“好。”

两方达成共识,各自忙开了。

——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就已经是三天后了。

三天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这片区域,除了没有主动招惹她的灵植,其它想要吞噬她血肉的灵植都被她连根拔起。

可以说,此地有她的驻守,算是很平和。

同时,她不眠不休,已经解锁了50张图纸。这次造化阁不仅奖励了纳戒图纸,还奖励了一个木系功法。

地阶初级功法,不可进阶。

除了这个功法,只灵器她就攒了上百件,至于别的灵物因为材料限制,所得甚少。只可惜,有了纳戒图纸,短时间很难得到空间石,无法炼制纳戒。

恰好此时,宴清河发来消息,他们快到约定的地点了。

郁意得到消息,不好继续在营地之外游荡。刚回到营地,就听到了斜上方传来激烈的枪声。

幽深的密林中,风潮暗涌,有好几种灵植都应声而动。

郁意目光扫过一处极度活跃的丛林,不满的摇头。这株灵植欺软怕硬,她在的时候不动弹,她不在就开始闹妖。

她捡起营地上堆叠的铁弓,灵冰凝聚在箭尖,铁箭犹如脱缰的野马,窜入丛林之中,发出剧烈的爆破之声。

紧接着,她又朝另外几个方向连续射出三箭,铁箭所至之处,均被灵冰覆盖。灵冰迅速蔓延,凝结成厚厚的冰层,阻碍了灵植的袭击。

“郁意?”

单手持刀砍断偷袭的枝蔓,宴清河在上方亲眼看到下面的人只用几箭就将偷袭他的树根枝蔓逼退。箭尖之处凝聚着冰霜之力,落入丛林之中,冰冻了一圈又一圈。从上面俯视而下,那般绚丽多彩的一幕,引人无限遐想。

郁意顺着声音看过去,见宴清河安稳落地。目光在他流血的腰侧顿了一下,才道:“你好。”

再次见到故人,她很平静。

她一脸平静,但宴清河心中却不怎么平静。

“你好。”

两人问好之际,战斗机缓缓降落。待停稳后,又有三人相继出现。

宴清河担当双方的介绍人,为两边互相介绍。

“这是萧涵。”

齐耳短发的英气小姐姐,见郁意看过来,挑眉一笑,很是大方。

“他是孙铭。”

微胖青年,面相憨厚,但一笑却给人一种猥琐发育的感觉。

“魏子阳。”

戴着金丝眼镜的浅笑青年,看上去像是个社会精英,很好相处的样子。

五个人互通了姓名,宴清河直言道:“我们四个是过来协助你的。若是你不习惯,可以和我们直言。”

言外之意,双方虽是同行合作,但郁意的一切高于他们四人。

他的直言不讳,换来的是郁意更直接的回答:“我这人散漫惯了,不习惯被约束。”

宴清河明白她的意思,道:“你就将我们当成工具人,哪里需要哪里搬。”

“那就磨合磨合呗,”郁意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况且,她有实力拒绝他人的约束。即使宴清河他们有别的目的,她也不惧。

“行,”宴清河松了一口气,其他三人暗暗对视一眼,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郁意服务的,自是不会做出讨人厌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