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花开末期

——

“灵力耳机失效,直播也失效,北斗三号也用不了,这个灵境和其他灵境一样,限制同样很大,”安平岐的队友总共有一百三十七人,可现在身边也只剩下了两个队友。

白青玉点了点灵力耳机,挑眉道:“不是灵力耳机失效。”

雷岩远离两人,五十米之外能与白青玉自由交流,但与其他未汇合的队友无法交流。

“很明显,灵力耳机使用的前提是在灵境之内队友碰过面。”白青玉想起灵力耳机之间的联系方式在于定点传送信息。灵境之中如此限制,也不知道有什么深意。

“不管这些了,我们得尽快和队伍汇合,”安平岐一言断之,白青玉两人白了他一眼,提及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得尽快与郁意碰头。”

他们准备了不少材料,都是要交给她的。

三人动身,可很不巧,三人所在的位置很巧妙,是一个崖底。两面是刀切一般的石壁,左右两侧是狭窄的通道,头顶天空暗沉,分辨不清东南西北。

“从哪边走?”雷岩问。

安平岐试探的说道:“左边?”

“走右边,”白青玉打头,往相反的方向行进。

安平岐:“……”

雷岩轻笑,拍了拍倒霉透顶的安平岐,跟上白青玉的步伐。结果,还没有走出百米,就与另一波人狭路相逢。

对方有四人,三男一女。气息波动,似是都在二级左右。

同样是二级的安平岐三人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个眼神,侧身让开前路,让这四人通过。

为首的那名年轻女子看似娇弱,但却主动搭话:“多谢。”

“客气了,”白青玉笑道。

这四人与他们三人擦肩而过,客气点头之后很快就消失在远处。

察觉到白青玉若有所思,不明所以的安平岐奇怪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白青玉迟疑道:“感觉很古怪,说不清楚。”况且苍龙基地的二级灵者她都面熟,这四人面生的很。当然,这个灵境生成期长,也指不定有其他小地方的人呢。

“女人的直觉?”安平岐笑问。

白青玉不言,倒是寡言的雷岩说起一点:“你们注意到了吗?那四个人有两人手腕上有相似的红点,而且还在同一个位置。另外两个人手腕被衣服挡住了,我没有看到。”没有看到,不代表另外两人手腕上没有相同的红点。

“你的意思是……他们是一个组织?”雷岩是侦察兵出身,他的判断,白青玉不会怀疑。

雷岩:“只是有这么一个可能。”

“那现在怎么办?追上去吗?”安平岐闻言问道。

“太刻意了,”白青玉继续前进,示意两人跟上去。不管那四人有没有猫腻,现在还不宜出手。

他们在议论那四人,殊不知也正在议论他们。

“是苍龙基地的狩猎队成员,军人出身,”为首的女子神色平静。

跟在她身后的三人低声提醒,“如今五大基地几乎集结了整个昭阳国98%人口,另外没有入驻的2%人口自然是他们重点关注对象。我们如此大摇大摆,没问题吗?”

“有大人在,能有什么问题,”女子不以为意。

三人对视一眼,想到了一点,又道:“那个郁意?”

“郁意?呵,只不过是摆在明面上的靶子罢了,有什么好在意的,”女子摆手,眉头一皱,回头瞪了他们一眼,道:“你们怎么回事?凡事有大人在呢,怕什么?”

“不是怕,只是不安。”

见她如此盲目,一人小声辩驳,但女子懒得理会,直言让他们加速,别想七想八的……

——

幽深冰洞,凛寒滞空,吐息皆冰。

黑袍人行走之间,脚底带起的碎冰与呼吸之间凝结的气息之冰互相融合。冰冻内纵横交错的冰柱晶莹剔透,扭曲了黑袍人的倒影。

只隐约间,可以看到他面上的白色面具有若隐若现的绯色花朵。他不紧不慢的前进,顺着冰洞通道拐了弯。拐弯之后,鬼斧神工的各异冰锥映入眼帘,瑰丽至极。

而黑袍人对这样的瑰丽景观无动于衷,径直朝着各异冰锥最中心走去。中心位置,大型冰锥众星拱月一般架起一道天然冰台。冰台高筑,幽蓝色暗光像是流纱一般,从上方倾洒而下。奇异的是,本该是极冷之地,但在流纱之下,却似有回暖之势。

他伸出手,掌中多了一个玉盒。玉盒的表面,刻画着复杂的纹路。他轻轻的打开玉盒,玉盒之内一股冷意蔓延,跳动的暗光似是被吸引,形成肉眼可见的流纱凑到玉盒面前,更加活跃了。最明显的就是,吸收了玉盒中的冷意,暗光的颜色更加深邃了。

很显然,玉盒之中的东西对暗光而言是大补之物。

黑袍人运用灵力,玉盒内的东西被悬浮托出,那赫然是一朵紫蒲草的末期花朵。幽蓝色的冰焰,在花朵末端跳跃,似是极冷,但空间却有被烈焰灼烧的扭曲之意。

收起玉盒,黑袍人双手结印。印势极快,肉眼只能看到残影。与此同时,紫蒲草花朵上的冰焰开始肆意舞动。那冰焰与暗光隐约有纠缠之意,随着你来我往的逗弄,高台之上有更多的暗光飘荡下来,与冰焰纠缠。

随着两者互相交融,暗光逐渐有了冰焰的趋势,只是它由内之外散发的冷意是冰焰不能媲美的。

前前后后不足三分钟,暗光彻底有了冰焰之形。而冰焰自身因为紫蒲草花朵的枯败而逐渐衰弱,暗光形成的冰焰开始蚕食紫蒲草的冰焰。

很快,二者合而为一。

黑袍人手印停,飞起身就用手去抓那成型的冰焰。

可不料,手还未碰到冰焰,一堵突如其来的冰墙挡在了面前。他一愣,起飞之势被阻,无力可借,只能旋转落地。

“什么人!”

落地的瞬间,他的反击就将冰墙摧毁。可冰墙之后的冰焰,却已在另一个人的手中。

“好久不见,白孤风。”

郁意手托冰焰,立在冰台之上,俯视白孤风。

白孤风面具下的眉头一拧,仗着郁意看不见,只疑惑的道:“你是谁?为何抢我的东西?”

你是谁?

这三个字像是导火线,彻底引爆了郁意。压制的杀气无法抑制,将冰焰困在冰台之上人已经爆射而出。

白孤风架住郁意的攻击,反击之势较之她也不弱。手中反击不断,嘴上的问话也不断。

“阁下究竟是谁?抢了我的东西还想对我赶尽杀绝不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