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一个问题

而另一边,孙铭等人也没有闲着。

八个突袭的灵者,有两个是二级灵者,六个一级灵者。只不过二级灵者的实力似乎有点虚,比不上二级的宴清河。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经过审讯后才确定这八个灵者都是昭阳国本土的人。

孙铭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神色都不太好看。

对外战斗还没有展开,内部却已经被渗透,其中感受对任何一个昭阳国人来说,都不好受。他们几个倒是有心想继续审问,可这八人竟然咬紧了牙关什么都不愿意吐露。

这般作为,更是令人愤恨。

本想找郁意帮忙,可三人看到那边的情绪,面面相觑之后避开那八人低声交谈着。

“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要不,你去问问?”

“我?我不去。你去吧,你是女生。”

“宴队还是男生呢。你去,我们在这边等着。”

“……好了,宴队过来了。”

三人噤声,见郁意留在原地发呆,宴清河径直过来了,忙低声问道:“这是怎么了?要紧吗?”

“她精神太紧绷了,好好休息就成,”宴清河不欲继续这个话题,越过他们偏头看了眼不远处被捆在一起的八人,问道:“招了吗?”

提起这个,三人神色都不太好看。

“嘴硬得很,没有交代什么有用的信息。”

宴清河回头看了眼郁意一眼,又对三人道:“那就先缓缓。我们需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他们八个实力虚浮,不成问题。只那个黑袍人,用灵符封了他的灵力,别让他逃了或者死了就成。”

问话这事,估计得郁意参与。只现在郁意精神因为造畜之尸的出现而有些起伏,估计得缓缓。

“那个造畜之尸……”魏子阳看了看缩在郁意三米之外的童尸,拿不定主意。

宴清河神色一暗,道:“先留着。”

几人没有疑问了,宴清河继续道:“留一个人守着他们,其余人和我先将营地弄起来。”

“行。”

——

第二波灵潮降临的第五天,郁意似是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参与了审讯。

首先,她与宴清河一道去见了黑袍人。

封锁丹田的灵符很好用,实力已到达二级巅峰的黑袍人面色灰败,气息萎靡的背靠树身,对来人无动于衷。

看守他的孙铭见两人来了,低声说道:“这两天除了解决生理问题,他几乎一言不发。问什么,他也不说。”不死不活的样儿,还真难住他了,问不出一句有用的。

宴清河点头,看向郁意,后者径直找了一块平整的石头,坐在黑袍人的面前,道:“你是我遇到的第二个外来灵者。”再加上前两世遇到的,眼下算起来已有六个外来灵者了。

黑袍人扯了扯嘴角,讥讽道:“看来你运气不错。”以他的眼力见,他能看出郁意已经三级了。心中懊恼这次行动太过冒失,但事已至此,后悔也无用。

郁意:“我运气确实不错。”

“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黑袍人一脸冷漠,没有言语。

郁意自顾自的发问:“这是你的第几次?”

黑袍人似是没有料到会是这个问题,一脸诧异。虽然很快他就收敛了微表情,但还是被郁意察觉到了。

“你知道这个问题意味着什么?”郁意眸色一深。她本来只是试探的询问,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表情变化。

黑袍人垂眸,拒绝回答,甚至拒绝与郁意对视。

郁意起身,神色平静,转过身去气息却有些紊乱。

这个问题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郁意自以为是的死而复生很可能是个笑话。

同样也意味着,郁意死而复生的同时,那些外来灵者只是拿着剧本再次重复前两次的入侵行为。

可为什么?这样无解的重复行为真的能让水蓝星升级吗?郁意的两次至死而复生真的没有意义吗?

所谓的先机,是不是也不全都是先机?

她之前自认为的靶子是不是也是个笑话?

不!如果一切都是必然的,她不愿意接受!

郁意猛然转头,眼含杀气,直视黑袍人:“一个问题,换你一条命。”

黑袍人嗤笑,不以为然。

郁意目光一凌:“或者说,你更愿意舍了这具分身?”

分身一出,黑袍人脸上的嗤笑僵住。

“这是你的第几次?”郁意再次问道。

黑袍人沉默,空间凝固。郁意毫不掩饰的凌厉杀意蔓延,寒冰以她双脚为中心,开始蔓延。速度不快,却极具压迫。

刺骨的寒冰从双脚蔓延至大腿,全身血液似乎已彻底凝聚。黑袍人只觉呼吸困难,只能粗重的喘息。如果仅仅只是肉体上的威逼他还能忍受,但他察觉到自己活跃的灵识因为寒冰入体而逐渐凝滞,他面色终于变了。

他万万没有料到,郁意的灵冰竟然能对灵识有效用!一具分身,舍了会肉疼。可灵识没了,他本体的实力会大打折扣。一旦本体实力削弱,虎视眈眈的敌人就会将他分食入腹。他不敢赌,只能大喊回答。

“第二次!”

郁意面色一沉,灵冰覆盖方圆百里。黑袍人挣扎,可下一刻他已经化成冰雕,失去了生机。他脸上的震惊似控告她的言而无信,可郁意已经无暇他顾,转身就走。

宴清河和孙铭对视一眼,也已从这个问题中听出了蛛丝马迹。见郁意疾驰而去,宴清河摆手让孙铭处理后续,他急忙跟上去,问道:“情况很糟糕吗?”

“很糟糕,”郁意整个人都要炸了。寒冰覆盖的百里之外,除了几个活人,其他所有拥有活性的物件都变成了冰雕。

她的精神状态明显不对劲,宴清河忙拉住她,沉声道:“郁意,深呼吸,你需要冷静下来。”

郁意勉强忍住心中的暴虐,吐出一口浊气,回归正题:“我之前的推测全都错了。从一开始,大方向就错了!”

她没有掌握先机,一切的一切都似是一个笑话。她的敌人还盘踞在暗处,虎视眈眈寻找时机给与她致命一击。亏她还觉得前两世的外来灵者很有可能没有记忆,她还觉得一切都来得及。

“郁意,你的推测不完全错。”宴清河坚定且肯定的说道:“因为你的推测,昭阳国才能走到如今。因为你的推测,我们今日能俘虏外来灵者。因为你的推测,造畜之尸没有被炼成傀儡。”

“这些,已经足够证明你的推测不完全是错了。即使大方向有变,但对昭阳国来说,现在是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