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问题不大

这怎么可能?

郁意惊讶迟疑,手中动作一顿。

须臾,她当机立断,手中长刀翻转,更多血液滴入石棺内。

顷刻之间,本就活跃的怨血似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挣扎扭曲成各种模样。被困住四肢的童尸怪叫不断,挣扎的力道加快了灵冰的崩溃。

郁意皱眉,再次加大了压制的力度。

与此同时,童尸的瞳孔凝聚之势更明显了。瞳孔凝聚的时间更长,形状也更趋近人类的瞳孔。

某一刻,怪叫挣扎的童尸一声惨叫,怒睁流血的双眼一闭,尸身也不再挣扎了。就好像,它……又死了一遍。

郁意一愣,它若是没有意识,杀了就是杀了。可它若真的有意识,那她……

心神波动一瞬,还不等她收敛,石棺内双眼紧闭的童尸再次猛然睁开双眼。原本空洞的眼神有了血色瞳孔,但却是竖瞳,似是野兽一般。奇异的是,仅仅只是多了一对瞳孔,它的面色却诡异的柔和了下来,没有了最初的那般恐怖狰狞。

“啊——”

童尸张嘴,发出的声音嘶哑难听且短促。

“啊——”

它还在发声,却不是之前瘆人的怪叫,尸身也不再挣扎。乖乖巧巧的躺在棺材中,竟然有几分可爱。

也因为此,郁意默然,移开右脚,散去灵冰,仔细观察童尸的变化。

没有了禁锢的童尸笨拙在从石棺中坐起来,双手攀在棺材边缘,双眼锁定郁意,轻轻的叫着。它伸出右手,扯住了郁意的裤脚,歪头咧嘴轻叫。那姿态,还真有几分舔犊情深的意思,让人不忍下手。

郁意握紧双手,低头看着扯着她裤脚轻叫的童尸,片刻后叹口气,一把扯住它,跳出了石棺。随意在纳戒中找到一件宽松的衣服,给它穿好。不看它惨白的肌肤以及不似常人的个别特征,还真有几分小少年的模样。

这边的剧情发展,实在是出乎意料。不仅是宴清河他们惊愕,就是那突然冒出来的八人队伍也是如此。

一愣神的功夫,郁意插手战斗,联合宴清河他们,不过是须臾功夫,那八人队伍就接连溃败,连逃跑都成了奢望。

不用郁意提醒,宴清河转而去帮萧涵两人,至于孙铭留在原地一边好奇的打量着围着郁意团团转的童尸,一边盯着失去战力的八人。

郁意分出一缕灵识寻找之前出声的那人,可惜除了萧涵那边有动静,其他各处竟然探查不到那人。

她不清楚那人是实力更强悍,还是早早就离开了。

但无论如何,此行也算是有了另类的收获。

近半小时之后,萧涵三人那边的战斗也结束了。凄凄惨惨的三人拖着一个更加凄凄惨惨的黑袍人出现,失去战力的八人见状神色古怪,似是激动又似灰败。

孙铭冷哼一声,将出气不比吸气多的黑袍人拖到郁意面前,扯下对方的口罩,问道:“郁意,认识吗?”

郁意仔细观察。对方是个中年男子模样,样貌就是个大众脸,扔在人群中也不会有人特意关注。不过他的气质很特殊,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

眼下被对方冷眼盯着,就像是被毒蛇盯着一般,心中万般不适。

她摇头。

这人她不认识,估计就是上一世没有碰到的那个炼制造畜之尸的幕后之人。

“既然不认识,问话这事就交给我了。”孙铭咧嘴一笑,将对方拖走了。在经过那神色复杂的八人面前,还可以放缓了速度,让他们亲眼目睹了这个黑袍人不死不活的倒霉样儿。

处理好伤口的宴清河靠过来,低头看了眼失去威胁的造畜之尸,凝眉问道:“它怎么了?”

郁意摇头,“如果那人说的是真的,或许有办法凑全他的灵识。”知道他有灵识之后,再用它来称呼,就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宴清河闻言欲言又止,郁意明白他的担忧,却只道:“是福是祸,待看以后。再者说了,你们现在该掌握的都已经掌握了,差的只是时间罢了。就算没有我,问题也不大。”

听到她这般漫不经心的话,宴清河面色一沉,语气很冲:“什么问题不大?问题大的去了好吗?”

第一次见到宴清河发脾气,郁意一愣。

而宴清河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机关枪似的呛声道:“你若再说这样的话,可就真伤了我们这群人的心了。”

“爱国者,国爱之。”

郁意沉默,许久才道:“我知道了。”

宴清河对上她幽深的视线,泄了气,道:“郁意,你首先得将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我们才能将自己的生死交给你。”

“你不能总说什么问题不大影响不大。虽然实际上有你在确实如此,但我们也在努力变强。我们努力变强的原因有客观原因,但也有主观原因。”

“无论是我还是萧涵他们,或者是与你未曾蒙面的杨组长等人,我们都希望有一日能强大到保护所有人,包括你。”

“你的存在,影响甚大。无论是对我们而言还是对整个昭阳国而言,你都是不可或缺的。”

见郁意不言不语,宴清河无可奈何。他知道,无论是上上次她惨烈获取空间石,还是上次冒险抢夺灵种的雷劫,她潜意识里没有将自己的安危放在首位。

这样的潜意识是很危险的。无论是从公心出发还是私心出发,他迫切的希望她能改变这种潜意识。之前隐晦的提过,可她并未放在心上。

今日的随口之言看似随意,却也恰恰正是她内心真正的想法。

他蹲在她的面前,正色道:“郁意,扛过两次死亡是艰难的,我无法身同感受。但你现在愿意站在这里,挡在我们的前面,我希望你能再坚持坚持,我会很快很快走到你前面的。”

“到时候,你只要好好的就行。其他的都交给我,可以吗?”

郁意垂眸看向他,他神色真挚,目带祈求。这样的他,与上一世坦然赴死的他有片刻的重叠。好似,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他都迫切的希望她能活下去。

心脏微微发麻,她点头应了。

宴清河认真确定她的态度,片刻面上多了一些笑意,小心翼翼地试探抱住了她,轻声道:“若是累了,就休息吧。”

郁意靠在他的肩膀上,感受到他的体温通过接触传到她的心中,久久不语。

累吗?

其实是累的。

可是,她不能累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