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灵识未散

“直接毁棺还是开棺?”孙铭问道。

郁意:“先毁了封印。”

这一次,她可没有奢侈到再次使用灵符化阵。将刚才吸收的鬼画符以血引出,与地面的鬼画符相撞。一声巨响,结实的地板直接碎成了蜘蛛网。那封印一破,最中心的石棺猛地一震。肉眼可见的怨血从棺材里流出来,汇聚成一滩。

短短几秒时间,整个石棺都变成了血红色。血色怨血染红了石棺,之前还明亮的天空多了些许血色,阴沉沉的,看上去很不妙。

“不会出事吧?”萧涵退到魏子阳身后,又紧张又兴奋的看向那石棺,似是稍有不对就有跑路的意思。

孙铭见她那模样,哼了一声:“胆小鬼。”

萧涵想反驳,可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毕竟,她怕阿飘是众所周知的。

宴清河用眼神制止两人幼稚的吐槽,看向面色凝重的郁意问道:“开棺吗?”

看了眼隐约飘红的天空,郁意收回目光,道:“开棺。”

孙铭和宴清河对视一眼,两人跳入坑中。本想以灵力附着在脚上,避免陷入怨血之中。可惜一跳入下方,怨血就粘附在双脚上,能侵蚀灵力。

这一幕,上面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魏子阳伸出一指,有灵植摊入其中。可灵植刚贴近怨血,就枯萎了。他倒抽一口气,神色凝重。

郁意眼睛一眯,对宴清河两人说道:“动手。”

宴清河两人忍着脚下粘腻的触感,一前一后站在石棺面前,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动手。咔嚓一声,石棺被掀开了。

一具童尸静静地躺在石棺内,外貌与郁意描述的造畜之尸一模一样。只不过石棺内部全是怨血,将童尸包围。只这么看着,就让人心生不安。

“怎么毁?”宴清河问道。

郁意凝眉,开棺验尸太顺利了。她一个跳跃直接站在棺材边上,附身仔细检查一下造畜之尸,确实与记忆中的一样。旁边的宴清河看着她冒险的动作,头皮发麻,主动上前拉住她的胳膊,免得掉下去。

郁意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刚要动作,却见双眼紧闭的童尸猛地睁眼,眼神空洞,没有瞳孔,它探出双臂就往她的脑袋招呼过来。尖利暗红的指甲,锋利无比。

“小心!”

不等宴清河他们惊呼,郁意直起身,一脚将坐起来的童尸给踹了回去。虽说躲闪及时,但几缕长发还是被那指甲隔断,掉落在石棺中。

童尸上半身被压下去,下半身却动了。

郁意站在棺材边上,掏出一把长枪架住了对方的双腿。结果,咯嘣一声,地阶初级的长枪就那么断了。

她眉头一挑,快速换了一把灵器,灵冰凝结,镇压童尸。

而宴清河和孙铭两人,却别下方的怨血缠住了。怨血化作血色长虫,无孔不入。两人色变,立刻抽身而出。

土坑边缘的魏子阳两人见状,忙出手援助。

魏子阳以绿植为支点,迅速在上方生成了绿植网,能让宴清河三人以此为支点,应对突变。

短短几息,郁意与童尸就过了好几招了。造畜之尸毕竟没有灵识,只有本能。实力不俗的郁意想要压制它,也容易的很。

她刚要动手摧毁造畜之尸,身后突然传来凌厉的破风声。

郁意眸色一深。破风声临近,其中附带的破坏之力连空间都能割破。如此一击,定然是外来灵者的手段。

一脚将童尸再次抬起的脑门踩下去,她借机一个旋转,一刀朝着近在眼前的暗器劈下去。

“嘭——”

暗器是一柄飞刀,直接炸裂。炸裂的刀片割伤了郁意的脸颊,血液流出,落在下方的石棺之内,融入怨血之中。下方暴躁的童尸赤红虚无的眼球微微转动,涣散的瞳孔有凝聚之势。可很快,此势溃散了。

童尸再次暴躁,可被郁意踩在脚下,动弹不得。

“谁!”

在暗器偷袭郁意的同时,萧涵已经持枪追出去了。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密林中,片刻的功夫里面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

郁意对魏子阳说道:“你去帮她。”

魏子阳点头,抽身离开。

宴清河和孙铭联手,镇压住下方活跃的怨血之力,趁机对郁意说道:“这怨血能蚕食灵力,且一波比一波霸道。”

“稍等片刻,”郁意继续贴灵符,可还没有贴完,另一个方向又有人出现了。

那一行人普一出现,就朝他们这边疾驰而来。数十米的距离,几息就到了眼前。一出手,就是杀招。

“没完没了了!”孙铭暴躁,雷电闪烁,拦截住这一行人。却不料,对方竟然也有二级灵者,且还不止一个。

不用多想,突然冒出来的这群人身份有异。

“你继续,这些人交给我们,”宴清河对郁意说了一句,也加入了战斗。

二对八,并不落下风。

郁意看了眼战局,手中动作不停。垂眸看向石棺内不停挣扎的童尸,很难想象在后期这具尸体会成为祸乱一方的大boss。只不过眼下,对方还很弱。

不在留手,只要一击就能彻底摧毁这具造畜之尸。

突然,一道声音清冽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我若是你,不会摧毁它,反而会收服它。”

“谁?”

郁意手中动作一顿,环顾四周。那声音应该是用了特殊方式,分辨不清从何传出。再看与宴清河对战的那八人,明显神色有异,似不是同伙。

而萧涵那边也听到了那声音,利用灵力耳机传信道:“与我们交手的是一个黑袍人,不清楚是不是他说话。”

郁意目色一厉,道:“拿下他。”

“好,”萧涵应声,结束通话。

对方不再出声,郁意也不准备听他瞎扯。再次动手,那声音又出现了。

“它的灵识还未彻底消失,你确定要动手吗?”

郁意眸色微动,低头看向石棺内挣扎的童尸。童尸的四肢被灵冰交叉限制,动弹不得。它的脖子倒是没有被压制,灵活的很。但它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活人的特征。

唯一不同的是,它本眸色涣散的双眼似是有瞳孔不断凝聚。但这种凝聚之势连三秒都没有维持,就又断了。然后,又是重复的一幕。

她仔细思索可能造成这一幕的原因,最后目光落在刚滴入怨血之中的血液。她的血液,滴入怨血中,却不是分崩离析,而是化作一缕缕血丝汇聚到它的双眼之中。她这次发现,它眼球中瞳孔凝聚之势竟是她的血液造成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