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阵法灵技

“我不知道那具造畜之尸埋在哪里,但总归就在界桥村。我们得抓紧时间,尽快找到那具尸体,”若是时间足够,郁意是想在这里守株待兔弄死那个灵者的。对方的手段不仅下作而且残忍,只可惜前两次她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更不说其他的了。但若是这次机缘巧合遇上了,不趁早弄死对方就太不划算了。

那等阴邪的手段,非常人所及,隐患太大。

宴清河问道:“造畜之尸长什么样的?它是不是早已没有了意识?”

“六七岁大的男孩尸体,一黑毛狗皮缠身,紧闭双目,口舌被封,双耳有血色刺青,”郁意回想那具造畜之尸的惨状,眸色暗沉,“界桥村的老人说过,造畜之尸的意识在成尸之际就被抹杀了。”

几人听得呼吸粗重,萧涵都爆了粗口了。

宴清河深吸一口气,道:“界桥村不大,掘地三尺也要找到那具童尸。”

“是。”

众人应声,分散去找。

界桥村存在已久,各处建筑早已失了全貌。再加上两波灵潮的侵袭,掘地三尺可不容易。

郁意下手较为粗暴。直接以灵冰开道,所过之处,真真是掘地三尺。其他人见状,照猫画虎,以灵力具现之像开道,果真容易了很多。

尤其是魏子阳,随着进阶二级,他已经能操纵些许绿植。

遍地树根藤蔓成了魏子阳的帮手,深入地下查看情况轻而易举。众人合力,大约一小时之后,魏子阳在界桥村以南的位置碰到了一处厚厚的石壁。

操纵的树根无法穿透,只粗粗计算了一下石壁笼罩的范围,有一间正房大小。

有了发现,他忙出声招呼其他人。

“找到了?”

魏子阳道:“地下三十米深的位置有一间石室,不知道是不是。”

几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挖。”

一声令下,泥土翻涌,碎石出土。折腾了大半小时,他们终于看到了石室一角。待将四周的泥土全部挖空,他们又有别的发现。

“这些泥土……”孙铭手指粘着些许泥土,地下三十米的泥土竟然是红色的。凑近鼻端一闻,他色变:“还有残留的血腥味。”

所以说,这些泥土是掺了血?

可这地界明显人迹罕至,甚至动物骨血都没有,怎么会有能闻得到血腥味的血液!细想之下,只觉得毛骨悚然。

其他人面面相觑,郁意恍然大悟。

“应该不是血液,是怨气具现之后所凝的怨血。”

那老头儿说过这点,她差点忘了。只因为她上一世见到怨血还是在造畜之尸的尸体上,所以没有见过这场面。

“怨血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吗?”孙铭尝试暴力破开石室一角,但攻击落在石壁上,像是海绵吸水一样消失不见了,奇怪的很。索性不再攻击石壁,专心捣弄这些血泥。

对于这点,郁意了解不深:“泡的时间长了会入骨血,大概会畏寒?”

萧涵环顾四周,道:“我现在觉得就很冷。”

魏子阳也有这个感觉,点头道:“如今这气候,按理来说就是深夜也不会太冷。但自从踏进界桥村范围,这种冷意如附骨之疽,无法驱散。”

“我倒是还好,”宴清河感触不大,估计是火属性的缘故。至于孙铭,他茫然摇头,并无感触。

“火驱寒,雷辟邪,”郁意自己呢,又是冰属性,也没有多少感触。

几人闲谈间,石室四周的泥土被全部弄开。他们这才发现,是石室底部不停的流出血红色的怨血。其凝实程度,犹如血泥。

石室的外壁,全是刻画古怪抽象的神秘文字。一圈又一圈,将石室外围覆盖,看上去像是封印。

众人对视一眼,萧涵主动以灵金之力破开石室。可她的全力一击如之前孙铭的试探一样,沉入大海。

“这要怎么弄?”宴清河神色凝重。万万没有想到,昭阳国本土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如此邪乎。如果是灵气复苏之前,这东西怎么着都行,估计是不会冒头的。可灵气复苏了,这东西明显会被外来灵者利用,就不能坐视不管。可问题是,他们四个人齐齐上手试过,灵力破不开石室。

郁意:“退开,我来。”

然后,她很豪爽的将各种不同效果的灵符不要钱似的贴在石室各处,看的萧涵等人感叹不已。

“说实话,若不是你能自产灵符,这一遭你就得败光家底。”

郁意同意这话,眼前的石室消耗的灵符已超过三百张。就这样,也只是勉强将石室各处都顾及上了。

退出十米之外,她又拿出一块初级灵石,咬破指尖,将指尖血落在灵石之上。那些摆放成阵法的灵符与沾血的灵石遥遥相应,似乎奇妙地连接在了一起。

下一瞬,郁意将灵石扔出去。须臾功夫,灵石落在石室顶端,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没有剧烈爆炸,只是灵石与灵符碰触的一瞬,有什么东西脱离了石室悬浮在空中。片刻之后,上前的几人终于发现了悬空的东西是什么了。

“这是那些鬼画符!??”魏子阳惊讶的看向郁意,很好奇这是怎么弄出来的。其他人与他一样,看得啧啧称奇。

郁意拿出一张空白的灵符,以灵力引导这些鬼画符渡入符纸中,才悠悠解释道:“噬灵符与爆破符结合转化符,可以摆放成一种阵法。此阵叫做写灵阵,是一种阵法灵技。”不过不是造化阁产出的,是之前她从灵境中学到的。但也正因为没有卷轴,灵符消耗增加了三倍,还迫使她使用了指尖血。

偶尔使用一次还好,若次次使用,就是拥有造化阁的她也扛不住这庞大的消耗。

宴清河闻言若有所思:“我发现你使用的阵法都极有针对性,很有意思。”

郁意:“阵法一道,奇妙无比。我当下只学了一些皮毛,这东西用好了,很有奇效。之前反杀面具人,就是因为用了灵符化阵。后面如果遇到阵法灵技卷轴,你们都可以学学。”

话落,石室外围的一圈灵符失去了效用,化成了黑灰。她抽出长刀,一刀劈下去,石室终是裂开了。

石壁四分五裂,里面情形彻底暴露。

一具小人石棺,静静的伫立在正中心。像血液的怨血从棺材缝里流出来,浸湿了整个地面。以石棺为中心,地面同样刻画着神秘的文字。

怎么看,怎么诡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