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造畜之尸

郁意抽空看了眼造化阁给出的信息,道:“雾隐兽。”说完,她提醒道:“这只灵兽只怕不简单。除了咱们水蓝星土生土长的灵兽,新生的灵兽名字一般与它自身的特征天赋对应的。这只雾隐兽还没有彻底暴露关于雾隐的能力,你盯着点儿,可别阴沟里翻船了。”

宴清河的目光落在雾隐兽四肢若隐若现的紫色雾气上,点头应声提醒兴奋的萧涵。

话音刚落,那雾隐兽似是听明白了他们的谈话,四蹄之上若隐若现的紫色雾气顷刻间包裹了它全身。下一瞬,萧涵的攻击落空。

她虽然惊讶但很快就撤退,肉眼可见的范围内,都失去了雾隐兽的踪迹。紫色的雾气飘散在四周,稀薄的很。那里面,也没有雾隐兽的身影。

但她能察觉到,雾隐兽虽然看不见,但它还在。这种奇妙的天赋,可真让人羡慕呢。

围观的孙铭几人将忙碌的郁意包围,他们同样看不见雾隐兽的存在。

郁意看了眼瞬息万变的战场,收回目光继续炼制灵物。雾隐兽只是二级灵兽,不仅战力与萧涵齐平,它的身法似是更神秘莫测。

可只要存在,就会有迹可循。

突然,萧涵勾唇一笑,主动出击。

“嘭——”

虚空一刺,鞭尾现身。两者相撞,摧毁一圈外物。

宴清河挡在郁意等人身前,火墙燃起,挡住了这一波冲击。

这一击似是一个信号,一人一兽之间的试探结束,接下来每一击都狂暴无比。战斗狂的萧涵等级被压制,可正面的战斗谁也没有退步。

魏子阳见状问道:“人阶初级噬灵符对它可有用?”

“估计无用,”郁意摇头。提起灵符,她就心累。搜刮的材料不在少数,可炼制灵符的材料太稀少了。导致现在好几种很好用的灵符品质提不上去,效果大打折扣。

宴清河刚要搭话,却收到了别人的信息。片刻后,他对郁意说道:“之前你提及的红漠灵境找到了,已有狩猎队进去了。”

郁意双眼一亮:“红漠灵境中有两种炼制纳戒需要的辅物,可万不能错过了。”

“放心,这次去的狩猎队有八成直属咱们小组。你需要的重要材料,他们各个耳熟能详,定不会错过的,”宴清河说道。

“这就好,”郁意打开地图,手点在某一处,一脸思索。

魏子阳瞅了眼,道:“那处距离我们还有两天的时间。”

郁意当机立断对萧涵喊道:“尽快结束战斗,我们该走了。”

纳戒其他两种辅物已有下落,另外两种辅物就得加紧了。正好前面那处能得到其中一种辅物,没有必要将时间消耗在此地。除了必要的辅物之外,那里也有一个极大的隐患,必须尽快解决。

萧涵闻言应了声,加大了攻击力度。听明白郁意话中杀意的雾隐兽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要跑路了,可孙铭也加入了战场。

两人的攻击一个比一个狂暴,合力之下,雾隐兽并未坚持多久,就饮恨而死了。

搜刮了雾隐兽身上的材料,新生材料清单又有更新。将其上传至北斗三号之后,众人马不停蹄的动身了……

第二波灵潮降临的第六天,他们赶到了目的地。

“这里是?”

一个荒凉的古村,看其残破的程度,不仅仅像是灵潮降临导致的。细碎的迷雾这一堆那一坨的,破碎不成样儿。

萧涵摸了摸裸露的胳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意识上,她其实并未察觉到冷意。

“界桥村,听说是早年的一个古村。从这个方向往前百里,是新迁的界桥村。原界桥村的村民,都搬到那边去了,”郁意简单的解释。

孙铭闻言感兴趣的问道:“这里有什么不对吗?”

残破的村子荒无人烟,有纵横交错的树木零散的长在四周。但与更远处的树林相比,这里的树木还是太少了。他们一路走来,可很少见到绿植稀疏的地方。更古怪的是,这里无端阴冷。

那种冷不是冷于表面,而是内里。火气不旺的人,在这里呆不了多久。

“你们听说过造畜之术吗?”郁意不答反问。

其他人茫然,孙铭凝眉思索,片刻后才迟疑说道:“是传言中的巫术?”

“什么玩意儿?”宴清河三人对视一眼,不甚明白。

郁意还没有解释,孙铭就情绪不稳的解释说:“民间有闲说,把新杀的狗皮热血淋漓披在小孩身上,瞬间粘牢,小孩便化作狗形,被邪恶的打把势卖艺人牵出来当街杂耍,但小孩都极痛苦,多活不过一年。”

“听说是H河以南常有的拍花子手段。”

他看向郁意,后者点头:“是这样没错。”

“这么残忍?如此手段小孩真的能变成小狗样?巫术真的存在吗?”萧涵惊呼,宴清河两人神色也不太好。

“障眼法罢了,”郁意摆手,似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微沉。

“所以这与界桥村有什么关系?”孙铭问道。

郁意看向迷雾重重的界桥村,道:“界桥村有一具封尘千年的造畜之尸。炼制纳戒需要年岁甚久的人骨,我就想到了这里。”

“什么!”

孙铭等人惊呼,对此难以置信。

郁意:“我当初遇见那具造畜之尸的时候,它已经被炼制成了傀儡。造畜之尸的尸身能封印灵者灵识,当时那具尸体内包含数百道灵者灵识。”

“造畜之尸不毁,其内灵识不灭。数百灵识互相蚕食,每时每刻都是炼狱。”

萧涵闻言白了脸,突然想到一点:“你之前说过,灵者灵识还具有生前的意识?”

“不仅仅是如此。炼制傀儡的人是生生从活着的灵者识海内抽取的灵识,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灵识具有灵者生前所有的记忆及七情六欲。其内痛苦,不是外人一言能蔽之的,”郁意想起了往事,神色多了些许落寞。

那个老头儿,也不知道现在还活着吗。算算时间,他出事的时间差不多就在这段时间前后。

众人闻言又惊又俱,宴清河面含杀气,一针见血的问道:“是外来灵者干的?”

“估摸是吧。当时我与其他人并未遇见炼制傀儡的人,只那傀儡就让我们百来人死了三分之二才拿下的,”郁意叹气。

当时发现那具造畜之尸的时候,已经是第五波灵潮降临了。可根据那老头儿所言,傀儡是第二波灵潮中期就被炼成了。

这次她着急来到界桥村,就是希望不要重蹈悲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