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人心向上,人性向下

灵气吸纳完毕,宴清河第一个睁开眼睛,离开了聚灵阵范围。体内灵气储量已达到巅峰,剩下的只要炼化就可以转化为己用。

他能感受得到,这波灵气被炼化之后,他绝对能成为二级灵者。

沉思炼化,其他人也先后因为吸收够灵气离开了聚灵阵。守在一边的郁意看了几人一眼,提醒忙完的魏子阳,“抓紧时间,灵石内的灵气不足了。”

魏子阳点头,进入了聚灵阵。四周游离的灵气再次汇聚过来,其形成的灵潮肉眼可见。

四个小时之后,打坐的郁意睁开眼睛看向宴清河,一眼就看出他在突破。

一级灵者突破二级,是顺水推舟的事儿。

果然,四五分钟之后,宴清河睁开双眼,眼中有火焰一闪而过。他全身的灵力由蓬勃转为沉溺,也不过是一分钟的事情。

只那一分钟泄露的气息,就已证明他成功进阶二级。

郁意看向萧涵,她还在打坐,周身灵力波动剧烈,看上去还差一截。至于孙铭,才刚从伪·灵者跨入灵者,距离升级还需要沉淀。魏子阳呢,只比宴清河差一截。他是木属性,身在密林之中,吸收灵气的速度比宴清河要快,所以他虽然进入聚灵阵较晚,但现在却是第二个成功进阶二级的灵者。

四个人,有两个人成功进阶,这就是好消息。

宴清河神清气爽,自从成为灵者之后,打坐修炼一晚上,也不觉得疲累。他看了眼魏子阳几人,才对郁意说道:“我去外面练练手。”

郁意点头。刚进阶,利用实战适应灵力的变化,会事半功倍。

目送宴清河离开,郁意重新闭目打坐。聚灵阵需要消耗灵石,可眼下灵石只有她靠造化阁获取,所以聚灵阵给不了其他人。只希望,其他狩猎队能尽快找到灵石矿脉。无论大小,只要有灵石收益,聚灵阵的效用才能更大利益化……

——

李庚来找蔡牧的时候,正好看到他父母带着蔡瑶骂骂咧咧的离开。四周其他休息的人群频频看向这边,似是在看一个笑话。

蔡牧的父母不以为耻,骂人的脏话从蔡牧身上转到看热闹的人群上。但别人可不会和蔡牧一样忍着他们,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闹起来了。又是片刻功夫,驻守四周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冷着脸将两方拉开,说了重话才稳住局面。

紧皱着眉头的李庚看着一脸疲累的蔡牧趁着混乱离开原地,他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远离人员,蔡牧在溪水上游才停下。看着他埋头坐在溪水边沉默不语,李庚现了身。

“谁?”

蔡牧失意,但警惕不减。

李庚:“是我。”

“李哥?”蔡牧起身,李庚几步走到他旁边,拉着他坐下,两人沉默。

半晌儿,李庚才问:“今天又是怎么了?”

蔡牧苦笑:“他们闹出直播,话题还带到了郁小姐。”他们怎么压榨他,他都可以忍受。可是涉及旁人,尤其是郁意,他就无法忍了。

李庚皱眉:“你要继续这么任由他们折腾下去?”外人看的都心累,蔡牧难道不心累吗?

“我……”蔡牧摇头,对蔡瑶他们,他没有办法狠下心。

李庚冷笑:“我现在倒是庆幸郁小姐他们没有要你。”亏得他之前还为他谋划,结果却是如此。

闻言,蔡牧愕然:“李哥,你这话……也太伤人了。”

李庚还有更伤人的,“我之前将你的事情告诉郁小姐,其实就是希望他们能帮你离开这里。可你呢,与蔡瑶他们纠缠不休。你这样,别说是郁小姐的队伍,就是其他狩猎队也不会愿意有人要你的。”

蔡牧脸色一白,说不出辩驳的话。

见他沉默,李庚恨铁不成钢,“你知道‘人心向上,人性向下’这句话的意思吗?”

蔡牧沉默,哪里听不出李庚是在提点他。

见他这个死样儿,李庚重归平静,起身背对着他,道:“人心向上,所以人心永远都难以满足。人性向下,所以人性永远都经不起考验。”

“郁小姐的重要性,不用我说你也该明白。你本来是个好性之人,队伍中有你这么一个人,队友不必担心被抛弃。可你的家人,人心不足蛇吞象。本以为经过上次之后你会与他们做出个决断,可我没有料到你竟然如此不知所谓。”

“幸好,郁小姐没有要你。若不然,我就成了那个罪人了。”

“蔡牧,趁着这段时间你好好想想吧。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他走了,但他的话却在蔡牧耳边回响。尤其是后面两句剥心之言,刺的他眼睛酸涩。

蔡牧一直明白。在郁意未击杀大柳树之前,宴清河还想调他前往别处。可在郁意巩固修为的第一天,宴清河看到蔡瑶与他拉扯的一幕,前者就再也没有插手他的事情。直至最后郁意要离开那一日,他想要见见她,也被宴清河拦住了。

当时宴清河没有说话,但他的意思蔡牧都懂。

他知道,一日不解决与蔡瑶他们的关系,宴清河他们不会让他接近郁意的。他的家人,是个不稳定的定时炸弹。而郁意的价值,是由不得一丝差错的。

遥遥望向宁静的营地,蔡牧心想,或许是时候离开了。他转身,毫不犹豫的踏进了黑夜中。

待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黑暗中,暗处有人现身,轻点灵力耳机,上报道:“目标已离开,是否撤离。”

片刻,那人似是收到了命令,并未跟上去,而是转身融于了沉睡的营地……

——

第一波灵潮降临的第二十四天,郁意他们碰到了一处长度横跨数百米的裂缝。其宽度至少有二十来米,长度目测不出。

魏子阳一边更新地图,一边询问郁意:“之前你见过这条裂缝吗?”

郁意摇头:“我之前可都是奔着中部去的。”

路线不一样,所知有限啊。

“下面会有什么?”孙铭站在裂缝边缘,顺手凝聚出一道灵雷,扔进裂缝中。

噼里啪啦的响声没有维持多久,就消失了。

孙铭惊讶:“我的灵雷在下方十米处突然就消失了。”不是自然而然的消散,而是突然的消失,很奇怪。

宴清河闻言上前一步,指尖凝聚出灵火朝下扔去。幽深的裂缝突然被照亮,对面石壁上有什么东西闪现,下一刻火球就消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