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别的猜测

周湛挤过来,兴奋地问道:“郁小姐,大柳树能杀吗?”

凑过来的不止他一个,还有其他灵气小组的人,以及听到消息赶过来的各方狩猎队的成员。刚才的那场战斗,他们都以郁意的视觉直观感受到了大柳树的凶残强大以及郁意的深不可测。

郁意:“能杀。”

两个字,彻底稳定了军心。

周湛激动:“我上报一下。”

会议室那边同步了这边的战斗,薛谷云他们还在等消息呢。

得到肯定答复的薛谷云哈哈大笑,立刻对面色沉重的荣立勋等人说道:“郁意说了,大柳树能杀。”

“真的?”荣立勋又惊又喜,其他人也是如此。

就是心里有别的打算的曹德志听到这话也松了一口气。他们曹家的势力在X市,能解决X市的危机就意味着他们不会撤离。不撤离,一切都有翻盘的机会。

“比金子还真,”没有了压力,薛谷云笑容畅快,“各方尽快将参战人员报上来,不能让大柳树继续前进了。”

林庆阳也道:“灵物的事情,各自准备材料,我们会尽快做出安排。”

这次,没有人拖后腿,也没有人敢拖后腿。毕竟,他们再一次直观的感受了郁意的强大。再者说了,不为别的,只为灵物,此刻他们也不能拖后腿。

就这样,大柳树的隐患有了应对计划,X市高层立刻积极调动所有力量,为接下来的那场大战做应对……

跟着周湛他们回到基地的郁意等人在部门门口见到了等待多时的蔡牧。眼前的蔡牧面容憔悴,但双眼还是如以往一样的澄明。

他见到郁意等人,忙迎上来,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郁意主动问道:“你的灵器讨回来了?”

蔡牧忍着心酸点头:“半小时前,曹德志亲自送来的。他带着魏霞来道歉,还送了不少东西,我都没收。”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意料之中的事情,没有什么可惊讶的。

蔡牧看看郁意,咬牙直言道:“我想跟着你们。”

他的直接,倒让郁意不得不正视蔡牧。后者不躲不避,神色坦然。

宴清河几人对视一眼,没有出声。

郁意:“跟在我们身边,可不见得安全。”

“我若是为了安全也就不这么说了,”蔡牧嘟囔了一句,抱怨道:“我不想继续呆在X市了。”

“顾忌曹德志?”宴清河插话。

蔡牧摇头,神色黯然:“我的家人……我与他们有了分歧。”实际上,不止是分歧。用灵器将妹妹换回来,不仅没有落的好,还反被抱怨没有了价值。

大概,当他有利用的价值时,他才能被他们称为‘家人’。

“有你们出头,我留在这边只会让他们贪心不足。与其这样,我还不如离开。如此一来,其他人也会因为忌惮我跟着你们而手下留情,却也不会任由他们无法无天。”

郁意刚要说什么,宴清河打断她的话,对蔡牧说道:“借一步说话。”

蔡牧看向郁意,后者没有表示,他忐忑不安的跟上宴清河,两人在另一处低声交谈着。

见郁意神色没有多余的变化,孙铭解释道:“如果他身后有这么一家人,就不适合呆在你身边了。”

“我明白,”郁意自然明白孙铭他们的担心。她又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不会随意践踏别人的好意。

孙铭看似憨憨,其实内力精明的很,他直言:“他不想呆在X市,也不能呆在与你随时能接触的范围。所以,最好将他调往其他灵气复苏危机小组。”

如此一来,既满足了蔡牧的要求,也确保了郁意身边万无一失。

郁意:“这样的话你们看着安排就好。”

萧涵笑道:“先进去吧。你后面几天估计不得闲,趁着如今好好休息一下。”

郁意正有此意,跟着等他们的人进去休息去了。至于蔡牧的事情,有宴清河安排,自然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不过郁意倒有别的事情需要人去处理,她凑到孙铭身边,低声说道:“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

一连两天,郁意在忙着炼制灵物的同时,还得在北斗三号上为其他灵者或者伪·灵者解答修炼的众多问题。他们的问题多半都是修炼入门的基本问题,这些可以笼统的回答。对于灵者而言,他们遇到的问题就更加细致具体了。比如容易炼制的灵物,灵者的疑问更需要时间解惑。

所以两天的时间,郁意除了短暂的吃喝休息,其余时间都呆在临时搭建的房间内没有外出。至于灵物兑换,是薛谷云和林庆阳带人处理的。她没有露面,但此举带来的效果是斐然的。

起码在X市的伪·灵者圈里,郁意的存在在她的刻意暴露之下已经完全透明了。

就是在北斗三号上,也是人尽皆知。

薛谷云担忧她的安危,旁敲侧击的问道:“如此彻底的暴露,岂不是立于危墙之下。”言外之意,他是不赞同的。其实不止是他,上面有不少人都不赞同。

郁意倒有不同的看法:“我之前一直在想,所有的外来灵者目的都一致吗?”

“不是立场不同吗?”薛谷云若有所思。

“这只是大家的猜测,”郁意回想之前,还有真实之眼说的那些似是而非的话,她道:“我见到的外来灵者数量还不够多。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更多的信息,才能占据更多的先机。”如此一来,她的特殊就必须展露在众人面前。

这一次与前两次都不同。她背靠国家,短短半个月解锁的灵物图纸比她辛辛苦苦一个月积攒的都多。灵物增多,攻击自保的手段都随之增多。如此一来,她获得了更多的主动权。若是白白浪费这些主动权,她非得呕死不可。

薛谷云问道:“你有别的猜测?”

“我不相信,水蓝星彻底升级对别的位面没有丁点儿好处,”郁意说道。要不然每个低级位面升级之时都被这么搞,还有升级的必要吗?她更怀疑,水蓝星的升级有不同的意义。

薛谷云沉默。这个问题,或许只有外来灵者能回答了。但只有一点,必须得提醒她:“你的安危是重中之重,必要的时候,我们任何人都可以被舍弃。”

“我知道了。”

听闻这话,郁意神色复杂。上一世的宴清河,不就是这么做的吗。所以,她愿意为昭阳国竭尽全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