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稳定军心

另一边,郁意借助树木疾驰前进。

因为大柳树的存在,四周有灵智的灵植大部分早就跑路了。留下的灵植,几乎都是不能移动。

她完美的将自身灵力与气息收敛,与四周普通的植物融为一体。很快,她就悄没的踏进了大柳树活动的区域。

普通的绿植仍旧存活,可进化的灵植却不见一棵。甚至是低级的灵药都被连根拔起,整片区域只有普通的绿植。

空间游离的灵力充满了暴戾和血腥味,十分符合灵种所在区域的特征。

继续往前十来米,郁意注意到地面有暴露的血色树根活动着。远远看去,那些树根表面竟然遍布细密的血管。那里面流动的液体,竟然如人血一样鲜红。

只根据这些,郁意已经可以确定那棵大柳树百分之百就是灵种了。

继续往前,临近大柳树的中心区域,郁意站在一棵大树的顶端,终于看清楚了最中心位置那棵大柳树的全貌了。

方圆五十米之内,没有一棵绿植。地面遍布血色泥土,粗壮密集的血色树根扎根在地表,只有尾端潜入地下,时不时活跃着暴露出来。

而大柳树的树身之上,长满了一个又一个恐怖的肉瘤。肉瘤内部似是有什么东西在挣扎扭动,引得那肉瘤动来动去,给人的视觉上只剩下恶心。

树梢的柳枝群魔乱舞,不见一丝绿意。鲜红的柳叶边缘似是锯齿状,隐约看上去锋利无比。

最可怕的是,被柳枝串成一串又一串的白骨尸体,就那样赤裸裸的悬挂枝头,随风摇晃。白骨尸体上面的血肉被吞食的干干净净,只余一个骨架。骨架之上,甚至没有丁点儿血迹。

但也因为如此,更令人心生绝望。

整片区域,死寂一片。血腥弥漫,血液遍布。

郁意神色不变,因为她见过比这更惨烈的一幕,早已习以为常了。

可后方从她的视野中看到这一幕的人,面无血色。有心理素质差的,直接出去吐了。心理素质好的,也股战而栗。

“这……这怎么打?”

还没有开始,他们的心理防线就崩溃了。

宴清河四人神色凝重,孙铭苦涩的问道:“这还只是二级的灵种?”

周湛深吸一口气,道:“灵力检测器给出的数据误差不多,”言外之意,这么庞大血腥的家伙也确实是二级。

萧涵呢喃道:“二级的灵种已是如此,那七级的噬灵兽?”

她不敢想,郁意当初是如何与七级的噬灵兽作战的!

宴清河心中沉重,却知道此刻不能退,他当机立断下令:“将这份影像传给薛组长他们,参战人员必须谨慎选择。”无畏的牺牲只能反向增强灵种的实力,他们得尽可能避免这种可怕的后果。

“是,”周湛顾不上心中的恐惧,去忙了。

留下的几人心情沉重,魏子阳舔了舔干燥的唇舌,问道:“你觉得我们能杀死它吗?”

宴清河坚定道:“前两次都能,为何这一次不能?相比前两次我们只强不弱,因为我们不仅有灵物,还有郁意。”

他的话,犹如一针强心剂,稳定了军心。

就在此时,他们发现投影仪的视野不退反进,宴清河面色一变,顿时就明白郁意要试探灵种的实力。

他呼吸一滞,目光紧紧地盯着投影仪内的视野,心都提起来了。

其他围观的人也发现了异常,紧张的围拢过来。

而另一边的郁意确实在推进视野,她得试探一下大柳树的实力。

光秃秃的视野,她甫一出现自然就彻底暴露了。

地面扎根的树根化作有力的长鞭,朝着它挥舞过来。数根树根集体舞动,将她的前前后后都封锁了。

郁意一手持剑,一手持刀,灵冰加持,速度不减反增,直面树根的围拢。

“咔嚓——”

被砍断的树根还来不及喷溅血液,就被灵冰彻底冰冻。

一个暴力旋转,一刀一剑高速旋转,迅速冲破了树根的围拢。

郁意灵活跳跃疾驰,短短几秒,她已经前进了二十来米,逐渐接近大柳树的树身。

大柳树的柳叶无风自动,百来片柳叶脱离柳枝,化作匕首突袭而至。二级的郁意横冲直撞,一道道冰刺与柳叶对拼,双方还未发挥最终目的都折戟在阵前。

需要数人环抱的粗壮树根从地面挺起,那动作使得整个地面都开始碎裂晃动,犹如地震之势。

“啪——”

郁意架住从头顶直袭的树根,脚下的地面崩碎,出现一个深坑。四周活跃的其它树根见状再次围攻过来,却被一圈冰墙挡住了攻势。

她借势后退,在空中一个旋转落地,将身下偷袭的树根齐齐斩断,人安全落地,在地面滑出数十米才稳住身形。

而那异常粗壮的树根狠狠砸在地上,地面出现了一条恐怖裂缝,蔓延至数十米之外。

树根扑了个空,不乐意了。

血泥翻滚,半面区域树根齐齐拔根而起,那场面既恢弘又势大。

郁意站在群魔乱舞的树根面前,几不可见。

她吐出一口气,以她为中心,地面寒冰快速延展,其所过之处,万物均被冻结。那阵仗,与对面的阵势旗鼓相当。

下一瞬,对峙的两方都动了。

狂暴的攻击互相交错,凝滞的空间被撕裂,灵力全力爆炸的余波连百里之外的X市都受到了波及。

而这样的攻击仅仅只是开始,不是结束。

战斗维持了大半小时,郁意探知了大柳树的现状,抽身了。

大柳树倒是穷追不舍,可郁意的速度很快。不过是两三分钟的时间,她已经彻底离开了大柳树树根覆盖的区域。

再往前,就是密林外围,宴清河他们早就等着了。

见郁意安然无恙,宴清河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但还是无奈的说道:“下次你动手之前敢不敢给我们发个信息,我们很担心。”

自从第一次被背叛过后,郁意独行惯了。听到宴清河这话,想了想却只道:“我尽量。”

宴清河无奈,他从这句话中听出了‘我错了,但我下次还敢’的态度。

萧涵转移话题:“这个灵力耳机厉害了。以你的视野发起攻击,感觉就像我们自己在战斗一样。身临其境,感触很深。”

郁意:“你要喜欢,下次继续。”

“额……”发现郁意是真这么理解的,萧涵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无言以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