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灵力耳机

林庆阳笑呵呵的道:“诸位可别怪我们不留情面。上面下了死命令了,谁敢动郁意一根毫毛,当以叛国处置。”

当听到‘叛国’二字,所有人倒吸一口气。眼下,不管是对郁意别有心思的人还是无所谓的人,这一刻更是明白了郁意的价值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大。

曹德志身体一僵,垂眸保证道:“薛组长和林市长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是他没有看清楚郁意的价值,过早暴露了自己的野心。

薛谷云冷淡的点头,回归正题:“诸位坐吧,时间宝贵,击杀大柳树的人选需要尽快决定。”

结果,众人刚落座,实木长桌就分崩离析。一层冰霜覆在碎木表面,散发着阵阵寒气,惊的一伙人面面相觑。

他们倒是忘了,郁意除了能炼制灵物之外,她还是目前唯一能击杀外来灵者的存在,实力深不可测。

薛谷云挑眉,平静的坐在座椅上,道:“椅子好着呢,都坐吧。”

其他人先后落座,曹德志还未坐下,他的椅子瞬间变成了一个冰椅。放在椅背上的右手,传来刺骨的寒意,痛得他惊呼出声。

众人看看自己身下毫无异状的椅子,又看向曹德志面前晶莹剔透的冰椅,神色终于变得凝重。

明明郁意早早离开了,可她留下的后手仍旧万无一失。

房间内这么多椅子,唯有曹德志的椅子被冰封。且他距离首座还有三个座椅的位置,如此之下也能被选中。

这是不是意味着,现在的郁意想要杀死一个人轻而易举?

众人同情的看向面色铁青的曹德志,见他有火不敢发的样子,更是下定决心绝对不能招惹郁意了。

“咳咳,”薛谷云咳嗽一声,似是没有见到曹德志的窘境,继续之前的话题。

其他人纷纷积极发言,一幅严肃的样子。

荣立勋毫不掩饰他的幸灾乐祸,中立的人更坚定了中立的立场,早早就投靠了曹家的季虎等人尴尬的很,尽量避开曹德志恼怒的目光,很是认真的参与讨论中……

另一边,离开了会议室的五人准备去先探查一下那棵大柳树的情况。

半道上,宴清河神色平静地对郁意说道:“那种话以后别随便说出口,不好。”

“嗯?”郁意一时没有听明白。

宴清河道:“什么挫骨扬灰,什么死的不能再死了。这话不吉利,以后别说了。”

“就是,”萧涵早就想说了,“教训别人就教训别人,干嘛要往自己身上拉扯。尤其还是这种话,以后可不能再说了。”

孙铭两人没有说话,但表情是认同的。

郁意失笑:“我就随口一说,”才怪。她只要没有魂飞魄散,就算是从地狱里爬出来,也要将敌人挫骨扬灰。

宴清河一脸‘我信了你的鬼’的表情,看的郁意忍俊不禁,只能保证道:“成,我以后不会说了。”

对于这话,宴清河没有相信,其他人也没有相信。与郁意相处的越久,就越明白她的性格。但他也知道过犹不及,一时之间转变不了她的态度,但天长日久,总有一日她终会改变的。

几人随意交谈着,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诸位,前面很危险,请不要随意靠近。”

他们只在外围边缘,就有一队留守的人过来交涉。

宴清河目光落在对方手中的灵器上,道:“兄弟,灵气小组的?”

他在打量对方的灵器,周湛自然也在打量他的灵器。再加上这问话与陌生的面孔,周湛有所猜测:“兄弟也是?”

宴清河将身份信息给他看了眼,相继介绍了郁意等人,道:“大柳树的情况如何?”

提起大柳树,周湛神色凝重:“上面提供了一种仪器,可以检测灵植的灵力等级。根据我们数次检测,它已经进化至二级巅峰,随时都能突破二级。”

“它的移动速度已脱离一棵树的本身,树根覆盖区域,已达到百米范围。”

“它所在的区域内,已没有其他灵植或活物。死物窥探得范围有限,我们现在已知的信息很少。只恨我们实力不够,不能踏进它活动的区域。”

“从发现大柳树开始,前前后后牺牲了近五十人。其中五分之四都是伪·灵者,他们的尸身都成了它的养分。”

众人闻言神色凝重,郁意却若有所思。

魏子阳的属性是木属性,所以在丛林中有天然的优势。他试图借助密林的绿植窥探大柳树的情况,可意识才入侵至对方的范围,就被立刻吞噬。

少许意识被吞,他面色一白,满头冷汗,看向郁意问道:“情况似乎不对劲,见了血的灵植会吞噬灵者的意识?”

郁意摇头:“即使灵植见了血,它们也只对灵者的血肉感兴趣。能吞噬你的意识,眼下只有一种可能。”

“灵种?!!”宴清河他们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周湛神色一变,他们从未想到这一点。

郁意:“我去看看情况。”

宴清河:“我也去。”

“不行,”郁意摇头阻止:“你们才成为灵者不久。只要踏进它的区域,就会立刻暴露。”

听闻这话,众人也只能放弃同行的想法。

周湛不动声色的瞅了瞅郁意,见她立刻要动身,忙道:“上面不仅提供了灵力检测器,还提供了一种灵力耳机。”

他招呼队友拿过一颗拇指大小的无线耳机,解释说:“只要将这个戴着,你看到的,我们后方都能收到影像,而且还能与我们通话。”

郁意自然认出了灵力耳机,心中为国家的行动力感叹不已。上一世这玩意儿出现的时候已是第二波灵潮降临初期,这次没有想到竟然提前了这么久。

她戴上灵力耳机,不用周湛解释,就以灵力轻触灵力耳机。灵力耳机被激活,郁意的右眼上覆盖了一层光幕,对视野并没有影响。

“我先走了,”郁意对宴清河几人摆手,几个跳跃身影就消失在密林中。

周湛双眼发亮,问道:“她就是那位?”

不用指导就知道灵力耳机的操作,还敢独身一人窥探灵种消息,除了那位他想不到还有其他什么人能做到这些。

宴清河点头,又问:“灵力耳机能直线连接的投影仪在哪,带我们去。”

得到肯定答案,周湛兴奋极了,但也没有忘记分内工作,将几人带往后方营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