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睚眦必报

郁意笑道:“薛组长,咱们是自己人,叫我郁意就成,”转头又对林庆阳笑道:“市长,咱们虽然不是一个部门的,但也算是兄弟部门。日后若是有什么需求,您直接打个招呼就行。”

薛谷云与林庆阳相视一笑,也就真不客气的坐下了。

其他人见他对郁意如此和善的态度,再看到宴清河四人随身携带的灵器,心中都有所猜测。

曹德志面色不好看,墙头草的季虎不动声色瞅了眼曹德志,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反倒是荣立勋在听到郁意的名字后,主动寒暄。

“郁小姐,多谢诸位在灵境中对李庚他们的照顾。”

郁意:“举手之劳而已。”她看向其他人,在面色僵硬的曹德志身上停留片刻,才道:“诸位坐吧。抬着头说话,太累。”

其他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陆陆续续落座。

“按理来说,我是个小辈,不好多插手X市的内部事物,”郁意双手交叉拖着下巴,言语间不紧不慢,但说话的气势却很足,被她扫视过的人心理压力颇大。

“哪里哪里。郁小姐的才能无人可比,我们都要多仰赖你的照顾呢。”

只灵物一途,就足够让他们低头了。

郁意不置可否,目光锁定不言语的曹德志,问道:“听说,魏霞是你的小姨子?”

曹德志没有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在荣立勋讥讽的目光下,僵硬的点头。

“认识蔡牧吗?”郁意十分直接的抛出下一个问题,让曹德志头大。

不等曹德志回答,郁意就又说道:“实力相当的人,才能平等对话。那你可知道,实力超群的人会如何做?我想曹先生定然是了解的,毕竟你们就是这般对待蔡牧的。”

曹德志脸色一变,万万没有料到郁意竟是这般性格的人。直言直语,不给别人丝毫辩驳的机会。

坐在这里的人,都是各方掌权之人。每多出一把灵器,自然会将因果调查的清清楚楚。蔡牧是谁,魏霞又是谁,这两者之间有什么恩怨,他们也都清清楚楚。

亲眼看着郁意三言两语就让曹德志满头大汗,他们有人心存侥幸,有人幸灾乐祸。

“你们真该庆幸,咱们还是同胞,”郁意并不打算和曹德志玩什么阴谋阳谋,比起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她更愿意将时间花在提升自己实力上,于是直言道:“我这人,脾气可不算好,但也是遵纪守法的人。趁我现在还能与你心平气和的交谈,这事还需得麻烦曹先生看着办了。”

“你觉得如何?曹先生。”

曹德志心生郁气,抬眼看向郁意,可对上她漠然的双眼,想起魏霞他们说起郁意手段残忍的场面,他头皮一麻,只能道:“郁小姐放心,我会尽快处理好此事的。”

郁意轻笑:“曹先生办事,我定然是放心的,”随后她看向老神在在的薛谷云,态度谦逊:“薛组长,我会在X市停留几天。在此期间,您可以组织伪·灵者以材料寻我炼制灵物。材料清单,稍后由宴队与您交涉。”

听到这话,薛谷云面露喜色:“普通人也可以?”

“只要能提供相应的材料,任何人都可以。不过我建议,伪·灵者与灵者多兑换些灵器与灵药。至于普通人,还是兑换些可以保命的灵符,”郁意说了一句,想想又觉得不对,转头看向曹德志,补充了一句:“当然,魏霞小姐想必不需要了。她背景足够强大,一句话自然有人奉上她想要的灵物。”

她将自己睚眦必报的性格直白的展示出来,其他人却不敢有二话。

曹德志心中发沉,嘴上却只能应好,心中恼恨郁意的咄咄逼人,更恼恨魏霞轻易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郁意并不在意曹德志的反应,继续道:“至于大柳树的事情,薛组长和林市长随意安排。到时候,我和宴队他们会盯着的,”

这些都是来之前与宴清河商量好的,大柳树这种吞食太多伪·灵者血肉的灵植,实力估计已突破二级了,甚至更坏的结果可能是临近三级。靠X市的狩猎队自然能围杀它,可付出的代价定然会很大。

他们正好在这里,袖手旁观是决计不可能的。

“那敢情好。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薛谷云和林庆阳都松了一口气。不得不说,有郁意他们看顾,其他安排两人就可以放开手安排了。

之前还需要求爷爷告奶奶的,现在局势转换,他们心生欢喜。

事情安排完,郁意起身:“我还有事,就不打扰诸位开会了。”

薛谷云等人起身动她离开,不管心里咋想的,这会儿众人脸上都是笑容满面。

临出门之际,郁意回头看向落在后面的曹德志,笑言:“曹先生,咱们年龄相差不大,想必代沟也不大。有句话,我就直言了。”

“请说,”曹德志已经恢复常态,客气的说道,一脸请教的样子。

郁意似笑非笑:“做事,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绝。”

曹德志脸色一变,脸上的笑容就要绷不住了。郁意再次不按常理出牌,完全让他无法接话,心都麻了。

他以为这句话够直接的了,结果没有料到她接下来的话更绝。

“等哪一日你亲眼看到我被挫骨扬灰死的不能再死了,你再暴露你的恶意也不迟。否则,谁敢碰触我的底线,我定会不死不休。”

前一刻还笑意融融,下一刻却满目杀意。

不等曹德志反应,她又对众人点头之后,爽快的离开了,留在原地一脸麻木的曹德志只差在脸上写着‘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我听到了什么?’的茫然样儿。

荣立勋看着他呆滞的样儿,再也忍不住嗤笑出声。

他笑了,些许人也忍不住了。

谁也没有料到,郁意竟然是这个性子。直接将所有的阴暗摆在了明面上,还‘好心’教导曹德志如何行事。

曹德志面色僵硬,对脸上没有丝毫笑意的薛谷云保证道:“薛组长,郁小姐肯定是误会我了。我怎么会对她有恶意呢,我刚才只是在想着如何处理郁小姐交代的事情,绝对不敢有任何恶意的。”

薛谷云神色冷淡,直言道:“希望你的话是真的。你得知道一点,昭阳国任何人都可以死,但郁意是绝对不能出事的。谁若是对她出手,那就是昭阳国所有人的死敌。相信我,没有人能承受这个后果。”

他的声音平淡,但其中的警告意味在场所有人都听明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