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仗实压人

魏子阳听得眉头一皱:“不是说灵气复苏危机小组有最高权限调动所有狩猎队吗?怎么?现在还需要征求别人的意见?”

小姑娘面露尴尬:“两天前,X市五方互相牵制的局面发生了巨变。荣家那位出了事,曹家借机吞并了不少荣家的权利,一家独大了。”

“当我们与上面再想出手牵制的时候,已经晚了。”

宴清河几人皱眉,萧涵冷笑道:“若是我,前期就得将野心勃勃的曹家扼杀在摇篮中。”

“没有那么简单,”宴清河摇头,“从灵气复苏之日开始,各方势力重新洗牌的趋势已经无法避免。哪一方先露出了破绽,另一方定然会狠狠咬下一块肉。能拖到现在,已经是薛组长竭力维持的缘故了。”

他们这个小组,名义上听起来权利很大。但前提是你得有能力压制得住其他势力,可显然眼下实力不够强悍的灵气复苏危机小组还做不到让其他人真正的忌惮。

“曹家很聪明。联动另外一方吞了荣家,却没有影响灵气复苏危机小组与官方部门。如此一来,即使局势扭转,薛组长也不能看着曹家彻底被吞并。”若是第一世的郁意,她肯定看不透这些势力的较量。可如今经历过两世洗礼的她,对这些势力相争不说一针见血,也能分析的头头是道。

宴清河点头赞同:“荣家能保留一半的权势,估摸也是薛组长的功劳。”

“那现在呢?我们去哪?”对这些势力互斗的前因后果,萧涵是不乐意参与的。比起权谋斗争,她更喜欢真枪实刀的干架。

郁意与宴清河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道:“自然是去开会。”

——

“那颗灵植实力突飞猛进,尤其是吞食了伪·灵者的血肉之后,更是强悍无比。眼下探查消息的人直言,老柳树方圆百米之内,已不能随意靠近。”

X市的市长林庆阳目光环顾众人,不紧不慢的说道。

季虎皱眉:“昨天不是才五十来米吗?今天一天就增加了一半距离?”

“很不幸,事实正是如此,”林庆阳垂眸道。

大柳树的进化速度太快了,从开始发现到现在出现人员伤亡其实也不过是三天的时间,可当他们真正意识到大柳树不对劲之时已是昨天。荣家出事,曹家与季家联手出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吞并了曹家半边势力。

巧妙的是,曹家与季家明面上下手及有分寸,并未出现伤亡。如此一来,无论是灵气复苏危机小组还是他们官方各部门,都不好随意插手。

待从这件事情上回神,大柳树就已经这样了。

薛谷云看不惯季虎那逼样儿,直言道:“老柳树闻到了人气儿,扩张区域正向基地蔓延。若不阻止,不出五天,好不容易安稳的外围将会再次陷入混乱。”

“所以,薛组长有什么建议呢?”曹德志含笑问道。

“全力联合,协力击杀老柳树,”薛谷云态度坚决。

一直沉默不语的荣立勋表态:“我荣家没有意见。”

曹德志似笑非笑看了眼荣立勋,才道:“我曹家自然没有意见。不过,主力队伍我们曹家恐怕不能胜任。灵物稀缺,配备灵器的伪·灵者每一个都弥足珍贵。不像咱们官方部门,听说有60%的人都配备了灵器。”

尤其是驻守的部队,即使是普通人也相应配备了灵器。

正因为如此,他们曹家之前猜测,提供灵物的人即使不是官方的人,也与官方关系莫逆。要不然官方可没有这么大的手笔,连驻守外围区域的普通士兵也是人手一把灵器。后来魏霞带回来了确切的消息,使得他们曹家更是心有不甘。

季虎附和道:“我们季家也只有七把灵器。不是不愿出力,实在是实力不济,”他看向荣立勋,羡慕道:“听说荣兄手底下已有十九把灵器了,真是令人羡慕。”

荣立勋一脸漠然:“那是他们的机缘。我倒是听说,魏霞似是得罪了那位灵者。那位好像放话拉黑了魏霞,也不知道若是得知她现在手中拿着蔡牧的灵器,不知作何感想。”

闻言,曹德志脸色一沉,不过很快就收敛了情绪,淡声道:“小霞和那位只是有点误会,时间终究会冲淡一切的。况且小霞已有合适的功法,过些日子定然会成为一名灵者的。她愿意为X市的建设出一份力,看在这个面子上,那位定然会大人不记小人过的。”

“呵,那就拭目以待了,”荣立勋冷笑一声,不再言语。

其他人眼观鼻鼻观心,没有插嘴。X市的水太混,不是任何人随意插手就能全身而退的。有太多的中立势力,仍旧想保持中立。

薛谷云与林庆阳交换了一个眼神,心中一沉,眼下的局势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糟糕。

“薛组长,你们那边是否还有多余的灵物,我们曹家愿意出双倍材料购买。这次战役,我们曹家定然会竭尽全力,”曹德志将话头对准薛谷云,就是想趁机捞一笔灵物。

薛谷云拒绝:“我们手中灵物有限,得留给其他人。”

X市人口不少,成为伪·灵者的起码有上千人。三个家族拉拢了五分之三,剩下的五分之二其中70%是官方部门,余下的30%是普通民众。普通民众无权无势,他们想要在如今的世道活下去,就得有保障。这些大家世族可以不顾及普通人的死活,但官方不行。所以为了提高他们的生存率,他得控制灵物的流向。

“这般的话,我们曹家恐怕出不了多少力了,”曹德志脸上的笑意变淡,说出的话却让薛谷云双目一凌。

他刚要说话,紧闭的大门被从外面推开,几人惊讶的看向门口位置。

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走了进来,她身后跟着三男一女,将拦门的人推出去,干净利落的关上了门。

“你们是什么人?”季虎皱眉,站起来出声质问。

女子没有理会他,越过站起来的几人,径直坐在了空无一人的下首,然后才缓慢的扫过神色各异的众人,敲了敲桌子,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郁意。”

面色严肃的薛谷云一愣,与同样呆愣的林庆阳对视一眼,然后很快回神,脸上挤出些许温和的笑容,主动对她点头道:“原来是郁小姐,久闻大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