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仗势欺人

一路行来,来到X市外围,花费了将近六个小时。想想第一波灵潮未至之前,她只花了两个小时。从时间上对比,就可以看出地表扩大的范围了。

“看,以防空洞为中心,X市地表的基地已经有了大概规模。”

记忆中崩塌的高楼大厦被清理到四周,横贯城市的密林最中心位置赫然被连根拔起。来来往往,都是忙碌的背影。

有种地的,有砍树的,有在废墟挑拣完好建材的……每个人忙碌而又满足。不是上一世的绝望与死寂,也不是死亡与病痛的折磨。

这样真好。

“你提供的特殊种子已经开始推行,虽然数量少,但成熟期短,有研究的价值。上面的意思说,你如果还有相似的种子都可以上交,上面用贡献度或者材料交换。”

郁意道:“我会留意的。”那些种子都是造化阁给的,自然不俗。前两次她孤寡一人,就是靠着那些种子解决自身生活问题的。

他们一行人穿过外围最后的密林屏障,还没有靠近X市基地入口,就被警戒的士兵拦住。

宴清河上前去介绍,萧涵解释:“例行调查,毕竟咱们在X市都算是生面孔。”

郁意理解。

例行检查,他们一行人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尤其是郁意之前本就是X市的人,身份证还带在身上呢。

不过比起他们的身份,宴清河几人随身携带的灵器就十分引人注目了。

就在他们要进去之时,正好遇上一行人往外走,碰了个正着。

“宴队?”

李庚惊讶,也看到了后面的郁意,上前几步忙问好:“郁小姐没事了?这可太好了。”

郁意微点头,宴清河寒暄道:“要去做任务?”

“对,”李庚点头,又说起之前灵器的事情,再次道谢。灵境关闭那天他和蔡牧跟上去虽然没有见到郁意,但宴清河做主给他们提供了七把灵器。

也正因为这七把灵器,他们狩猎队完成任务的效率更好了。因为这,他目前手底下的队员已经扩增到十三人,待遇都不错。

郁意:“不用客气。”她往那边队伍瞅了眼,不见蔡牧,随即问道:“怎么不见蔡牧?”

这小伙子当时喷人的姿态让她记忆犹新,她对他的感观不错。

李庚脸上笑意一收,轻声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郁意与宴清河对视一眼,前者往旁边走了几步,李庚跟上去,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蔡牧有个不懂事的妹妹,被魏霞设了套,蔡牧的灵器被套走了。然后……我们上面的人与曹家有了分歧,不巧的是他外出做任务受了重伤。现在的X市,曹家的人占据了半壁江山。魏霞放了话,说是蔡牧得罪了她。”

“她不用多说,就有人愿意为她出头。蔡牧为了不连累我,主动脱离了队伍。现在过的很艰难,只能独身行动。”

郁意明白了。

简单来说,上面争斗波及了池鱼。恰好蔡牧因为她招惹了魏霞,后者发了话,走狗们动了手。

她轻笑出声,为如今的‘岁月静好’而庆幸,可其中的藏污纳垢还是让她恶心。

“郁小姐,这种事无论是乱世还是太平盛世,都避免不了的,”李庚从始至终都是个理智的人。他有要守护的人,所以在必要的时候,他会舍弃一些自己的坚持。

比如这次的蔡牧。

郁意看向他,后者不躲不避。她笑:“你倒是通透,不过也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她与李庚擦肩而过,后者苦笑一声,目送他们一行五人远去,才轻声道:“蔡牧,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王新宇看看离开的郁意一行人,又快步走到李庚身边,低声问道:“你说了?”

李庚:“有力可借,为何不借呢?”

王新宇一愣,就听李庚招呼其他人继续外出。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摇头苦笑之后,忙跟了上去。

他不是愣头青的蔡牧,也成不了那样的蔡牧。他能做的,也只是自保……

“蔡牧出事了?”魏子阳对蔡牧的印象很好,待进了基地,就顺势问道。

郁意点头,神色平静。

萧涵闻言问道:“是你说的那个仗义出言的小伙子?”

魏子阳点头:“当时我要被那女人气死了,偏胸口憋闷,没有来得及骂回去。那小伙子一张嘴啊,毒的很,听得我倍爽儿。”

“这么一说,我们几个还真没有一个能出面骂人的人?”孙铭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宴清河明白他的意思,只道:“再看看。”

他们几人因为身份受限,不能对老百姓恶语相对。郁意呢,她是能动手就绝不动嘴的。再遇到那种情况,又是不好应对。

“那现在找谁?那女人还是蔡牧?”萧涵问。

郁意:“仗势欺人的势想必很好用。就是不知道,釜底抽薪之后,它还好用吗。”

宴清河几人对视一眼,心知李庚的阳谋估计要成了。不过他们也没有要拦着的意思,反正上面的宗旨就是顺着郁意的意嘛。

一伙人,倒是没有冲动到直接去找曹家。他们是灵气复苏危机小组的人,自然是找相应的部门了。

灵气复苏危机小组的部门好找的很,随便问个路人就知道在什么位置。

“X市灵气复苏危机小组的组长叫做薛谷云,原本是驻守X市军队的一位上将。手底下的队员有从X市各个部门抽调的精英人才以及部队的士兵,有普通人,也有伪·灵者与灵者。其中,普通人有七成。下面附属十四个大型狩猎队,直接听命于薛谷云薛组长。至于X市的市长林庆阳,是个普通人。他不是X市本地的,如今这局面估计不好发力。”

简单的向郁意介绍了一下薛谷云的信息,一行五人已经到了目的地。

魏子阳早已联系了那边,所以他们刚到门口,就有人来接了。

“平常我们工作的地方在防空洞,白天因为一直有狩猎队交接任务,所以地面上也有一个临时搭建的工作场所,比较简陋。”接人的是个文员小姑娘,说话温温柔柔的,看上去脾气很好。

萧涵负责与小姑娘交涉,寒暄一番之后直切正题:“薛组长在哪里?我们找他有事。”

小姑娘不好意思一笑:“倒是不巧,薛组长开会去了。今日市内几方大佬碰头,在商量如何解决北面那片区域出现的一棵大柳树灵植。”

“已经有两个狩猎队全军覆没了,伤亡惨重,我们得出面搭线与其他几方合力解决那棵灵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