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死亡时间

【你的过去、现在、未来】

【造化之主,你可想见到自己的未来】

郁意面色变幻不定,最后还是坚定的摇头:“未知,才是我的未来。”

听到郁意这话,祂并不纠结于此。

【时间要到了,造化之主,你该离开此地了。你的命势,一片迷雾。不可究,不可探】

因为后半句,她若有所思。因为前半句,她迟疑不决。她折腾了一番,还死了一次,什么都没有得到,怎么去弄空间石。

【真实之眼你不能带走,我可以做主,你能借助一次自身的死亡时间】

“死亡时间?什么意思?”这走向似是越来越古怪了,郁意捉摸不透。

【你可以去取你想要的东西,时间会告诉你一切】

话落,郁意整个人被推了出去,人往下掉落。头顶上的一片眼球之间变得模糊,那只真实之眼对她眨了眨眼,随即也彻底消失了。

待失控的身体恢复正常,她稳稳的落在一处凸出的石壁上。遥望头顶区域,一片虚无,所有的眼球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郁意眉头一皱,对这些神神叨叨的的东西并不太信任。不过,她决定去坑底一层探探情况。之前身体衰退的死亡之境,让她多了一些其他的了悟。

从上往下移动,郁意花费的时间更短。与还在挖掘晶石髓的孙铭等人打了招呼,她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坑底一层,再次看见了悬浮的空间石。

四周肆虐的空间裂缝证明此地还是极其危险,但想起那只眼球的话,郁意还是决定冒险试试。空间石的诱惑太大,就此罢手她舍不得。

试探着伸出手,肆虐的裂缝让她避无可避。

“咔嚓——”

裂缝吞噬她的手指,手指齐根消失。可令郁意震惊的是,她看不见自己的手指了,但却能感觉得到自己的手指!那种感觉,很奇妙。

试探着握了握手指,那感觉如此真实。只是视觉上,完全看不见。

断指出的血肉仍旧存在,流出的血珠被撕裂,但还有些许血珠因空间石的波动而悬浮在空中。

“死亡时间?这难道就是死亡时间!”

郁意感受着自己的断指力度,双眼发亮。下一刻,她无视会撕碎自己的空间裂缝,朝着空间石走去。

血肉被粉碎,残余的肉沫与骨血浮空。

可郁意的意识,是真实存在的!

很快,她抓住了空间石,整个意识被一道神秘力量扔出了地下一层,肉体被粉碎的疼痛传递到神经,郁意哀嚎一声。

“郁意!”

本来在专心采集晶石髓的孙铭面色巨变。

他亲眼看到郁意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不等他反应,比他速度还快的是不远处的宴清河。

一向沉稳的他快速跑过来,被绊倒之后是连滚带爬的冲到郁意面前。

最初只有一颗脑袋的郁意肉体已经恢复至下半身,她满头大汗,手中还抓着一块暗灰色的石头。她下半身的血肉还在突兀的凝聚,那可怖的伤势与暴露的骨血吓得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小心翼翼的抱起她的上半身,心神颤抖。

“郁意?你怎么样了?”

短短几秒,她的大腿也长出来了。这一幕既可怕,又让人心悸。

地面开始剧烈震动,空间开始崩塌。

郁意忍着持续的撕裂痛苦,用气音说道:“离开这里。”

“好!”宴清河抱起她,对踟蹰不前的李庚等人说道:“顺着那条通道,离开这里!”

孙铭焦急的看了眼郁意还在继续生长的双腿,只帮着稳住宴清河的身体,让他抱着郁意先走一步,顺便招呼还在洞穴中修炼的萧涵两人。

一行人快速奔逃,地面的晃动越发剧烈,奔逃的众人连爬带滚终于逃到了通道里。通道与外面一步之隔的坑底似是两个世界,完全没有一丝震动。

“继续走,离开灵境。”

宴清河冷着脸,怀中的郁意彻底晕死了过去。她的身体完好无损,可满是被冷汗浸湿的衣物无一不告诉他,她很疼。

众人没有质疑一身冷气的他,加快速度离开此地……

——

从坑底离开,恰好遇上了一个灵境的出口。

宴清河当先一步,抱着失去意识的郁意离开此地。孙铭三人忙跟上去,落在后面的王新宇扯了扯了李庚的衣袖,悄声问道:“我们也跟上去?”

之前郁意的状态太吓人,他后怕不已。

李庚神色不变,只道:“忘记刚才的一幕。还有些时间,我们在灵境里再转转。”

郁意状态不佳,他们与宴清河几人只是萍水相逢。不能觉得大家和平共处了几日,就能窥探郁意的事情。

蔡牧不赞同:“我们总得确定郁意有没有事情。”人家帮了他们许多,不能因为恐惧而不管不顾。

“我觉得我们还是等下次遇上了再问吧,”有人不赞同,实在是之前那一幕太惊悚了,都有心理阴影了。

“我也觉得。咱们与人家也不熟,或许人家现在就想要私人空间呢。”

“对,我们还是继续在灵境逛逛吧。”

“你们……”蔡牧恨铁不成钢,李庚截住他的话头,对不愿意跟上去的几人说道:“那我和蔡牧跟上去看看,或许还能带回她许诺的灵器。”

本来还想劝说李庚不要这个时候凑上去的人听到后半句,立刻变了话头。

“行,那就麻烦李队了。我们先回在灵境找找其他同伴,等你们的好消息。”

李庚眼中的失望一闪而过,却只能提醒道:“关于郁意他们的只言片语,大家最好不要乱说话。魏霞已经被拉入黑名单,你们也不希望失去与郁意保持友好关系的机会吧。”

心有别的打算的其他人闻言,立刻笑哈哈的保证道:“李队放心,我们肯定不会胡言乱语的。”

“那就这样,”李庚拉着蔡牧,离开了。

留下的一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心中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但面上都是其乐融融的样子。

——

另一边,宴清河一行人马不停蹄的回到临时营地,让守在四周的士兵继续警戒,不要任何人靠近。

将郁意放在床上,几人担忧的看着昏迷的郁意。

“现在怎么办?”

简单的坚持了一下郁意的情况,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毛病。可之前她血肉尽毁却又重新凝聚的一幕,还是让众人后怕不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