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时间之物

第二次重生之后,她主动出击杀死过一个外来灵者。那个外来灵者临死之际,也是这样怒吼的。

她之前就猜测。外来灵者要不是精神失常了,要不就是他们也能‘死而复生’。

至于是何种方式的‘死而复生’,对于结果来说并不重要。

“告诉我,你们为何不想让水蓝星升级?还有,你是第一次进入水蓝星吗?”这两个问题,郁意一直没有得到答案。

“呸!”

面具人一口血沫吐出,被郁意偏头躲过。

郁意可不是个好脾气,下一瞬,面具人的右臂被齐根砍断。对方惨叫着在地上打滚,瘫软的肢体软绵无力,看上去可怜又滑稽。

“回答我的问题。”

郁意面色平静,脸上喷溅的血液滑落,留下一道血痕。

面具人咬牙切齿,就是不说话。

他的左臂被砍断,他还是痛苦的嚎叫着,却仍旧固执的不愿回答郁意的问题。郁意若有所思,换了个问法。

“你是不能回答,还是不知道?”

面具人瞳孔一缩,下唇被咬的血肉模糊,也不再吱声。

但郁意明白了:“原来是不能回答。”果然,外来灵者只是开胃小菜。真正的幕后推手,在于他们背后的位面。

“那么,你告诉我,你们来了多少个人?”

面具人颤抖着,不言不语。

手起刀落,他的双腿被砍断,整个人四肢不全,变成了血人一个。可即便是如此残躯,他也还活着。

“够了!”

围观的人群本来看到郁意废掉面具人的战力还很高兴,可紧接着就亲眼目睹了她的残忍逼问,有人再也忍不住跳出来阻拦她。

郁意偏头看去,跳出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她一脸愤怒的盯着郁意,眼神恐惧却又顽强。

“你在和我说话?”

听到郁意的声音,直面她淡漠的眼神,看到她脸上的血迹,那女人被吓得不住的后退,可还是紧张的说道:“你……你的手段怎可如此残忍?”

郁意还未出声,魏子阳狠厉的看向那女人,语气阴沉:“我的同伴被打伤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跳出来!我的同伴奄奄一息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阻止!”

“他!一个行凶之人!还是一个外来者!你特马却为他出声!”

那女子面色一白,还狡辩道:“可她的手段也太凶残了,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魏子阳气急,直接吐出一口血。郁意眉头一皱,她并不在意无关紧要之人的指责,但对方气到魏子阳吐血,这就让人不能忍了。

结果,不等她出手,蔡牧就口吐芬芳:“你个傻叉!你没有长耳朵吗!那个坏种根本就不是水蓝星的人!是外来者!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是一个入侵者!”

“若不是有他们拦在前面,一个入侵者会如何做你用你的白痴脑子想想好吗!”

“若是想不起来回去好好学学义务教育的历史!我们昭阳国那些年被入侵的时候,死的人还少吗!”

“那些入侵者还是水蓝星的人呢!这坏种连水蓝星的人都够不上,想想都知道他们会怎么对我们!你脑子有坑就回炉去重造,别特么慷他人之慨去成全你的圣母之心!恶心死了!”

他的一番快人快语,直接骂的那女人面色涨红。尤其是最后一句指责,将对方钉在了白莲花的耻辱位置上。

见她的队友竟然还想插话,蔡牧的队长李庚建议道:“要不这样,下次遇到外来灵者,留给你们上,可行?”

一句话,堵得对方的队友也不敢说话了。

郁意看向蔡牧等人,后者尴尬的一笑,之前骂人的气势一泻千里。对上她的眼神虽然有畏惧,但却很坦然。

她对几人点头致意,又对魏子阳说道:“你气什么。记住她的脸,拒绝与她交易交换灵物就成了。”这样的人,即使能成为一个灵者,也是一个奇葩。

女子色变,她的伙伴面面相觑,魏子阳吐出一口气,点头不语。

“你……你怎么能怎么做?”涉及自身利益,那女人的委屈变成了质问。

郁意一剑捅穿苟延残喘的面具人心脏,好心回答她:“就凭灵物是我的。”

她的一句话,平地一声雷,惊起层层波澜。

那女人面色惨白,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她的队友同样神色不好,立刻与她拉开距离。短短几秒,人心的阴暗面显露无疑。

郁意没有功夫理会这群无关紧要的人,她的战场从来不在他们身上。看了看半亮的天色,收走面具人的纳戒和武器,放火烧毁了他的尸体,避免被灵植或灵兽加餐。然后抱起宴清河,对李庚几人说道:“可以帮忙搭把手吗?”

“哦哦,”回神的李庚立马点头。

郁意示意他们将孙铭等人带上,跟她走。

她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往古城遗迹深处走去,李庚几人见状忙将孙铭和萧涵他们抱着,跟上去。

魏子阳还能走,被蔡牧扶着跟上去。

缀在后面的人清楚郁意的实力,又知道灵物是她弄出来的,哪里还不追上去。就连那女人的队友见状也忙跟上去,只那女人留在原地面色变幻不定,但察觉到暗处蠢蠢欲动的杀机,她只能不甘的追上去……

——

当宴清河恢复意识的时候,整个人被包成木乃伊的样子,旁边的魏子阳将木属性熟练的引入他的体内,加快伤势的恢复。

“这……这是哪里?”

一说话,嗓子像是在冒烟。

“醒了?”见宴清河恢复了意识,魏子阳面露喜色,又解释道:“还在灵境中。不过这里是另一处空间,是郁意之前找到的。”

那天斩杀了面具人之后,郁意就带着他们搜刮了古城遗迹里的功法与灵技,还得到了不少高品质的灵器与灵药。

之后,他们就被带到了这个空间。

“那个面具人呢?”宴清河顺着魏子阳的手喝了一口水,嗓子舒服多了。

魏子阳:“他死了。”

宴清河松了一口气,问:“其他人没事吧?”

“萧涵经脉有损,伤势有些重。孙铭已经能行动了,正带着人在外面收集材料呢,”魏子阳则是在修炼,功法是在郁意的帮助下选择的。地阶高级功法,足够了。

大家都安好,宴清河就放心了,不过又想起时间问题,担忧的问道:“第三天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