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打得爽吗

“宴队?”

她刚冲进黑夜,头顶就有破风声袭来。

一个激灵,她就地一滚,抽出长枪立马架住了那道攻击。

此刻,外面被扔进一个点燃的火把。即使火把片刻就熄灭了,但也足够让萧涵看清楚攻击自己的是什么东西了。

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人!

“嘭——”

一个愣神,萧涵被一脚踹飞。

“萧涵!”

萧涵狠狠摔在地上,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黑血。

孙铭扶起她,一脸焦急:“怎么样?”

“我没事,”萧涵摇头,“去帮宴队,有个面具人在里面!”

“好,”一招就将萧涵踹飞,孙铭知道自己或许不是对方的对手,但能拖一秒是一秒。

魏子阳凝神静思,拉开的长弓隐约有流光一闪而过。四周活跃的灵力为他所用,短暂的附着在箭尖之上。

绿色的光球逐渐变得凝实,虽然弱小却仍存在。

利箭射出,划破了黑暗,也显露了黑暗中交手的两人。

一个自然是艰难应对的宴清河,一个却是个戴着白色面具的男人!

对方似是因这微弱的木属性光球的出现而呆愣片刻,宴清河抓住这个机会,试图反击。结果下一刻,他也被那人一脚轻而易举的踢飞出来,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稳住身体。

“宴队!”

魏子阳扶起宴清河,后者紧盯着黑暗之处。

不紧不慢的脚步声越来越明显,须臾那戴着面具的男人走了出来。所有人看着他,严阵以待。外围的蔡牧等人也靠了过来,神色紧张。

“倒是没有想到这般贫瘠之地,还有未修习功法也能操纵灵力的人。”

他的目光先是落在魏子阳身上,又看向宴清河:“你战斗意识不错。一介凡人,能接我几招,也算不俗。”

宴清河忍着肋骨断裂之疼,直言问道:“你是外来灵者?”

面具人轻笑:“哟,你们还知道这些呢,看来你们知道的不少呢。”

他的目光落在宴清河手中断裂的长刀之上,右手微抬,那断刀就挣开宴清河的手落在了他手中。

戴着面具的他翻来覆去查看这断刀,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宴清河心中一紧。其他人不知道面具人为何查看断刀,但他们几个却知道。灵器的存在超出了这些外来灵者的意料,他定然会想发设发弄明白断刀的来处。

果然,下一刻就听到他问:“这东西哪来的?”他目光扫过那把弓箭,又看向长枪与长剑,眼神晦涩不明。

宴清河四人保持沉默,不发一语。

结果,对方一招手,魏子阳这么一个大活人轻而易举被拉扯到他的面前,双脚悬浮在空中,脖颈被无形的大手攥紧,面色青紫。双手试图凝聚灵力,但将要成型之际,却被对方直接打断,遭遇反噬,立刻被重创,奄奄一息。

“子阳!”

宴清河三人色变,孙铭提剑攻击。可还未近身,对方只伸出一指,就将他击飞,狠狠砸在破墙之上,被碎裂的石块掩埋了。

“孙铭!”

萧涵愤怒,却只能跑过去将孙铭挖出来。

蔡牧几人见状,忙跑过去帮忙。其他人迟疑不绝,面露恐惧缩在后方根本不敢冒头。

面具人一个手指就能将孙铭一个大活人击飞,谁还敢冒头。

眼见着魏子阳面色越来越难看,双眼充满了血丝,宴清河抬手招来孙铭丢在地上的长剑,朝对方刺过去。

剑身之上先是出现零星的火点,可很快火焰蔓延至整个剑身。

这一剑,有了灵火。

“咦?”

面具人惊讶。

灵火逼近,他不得不后撤。

快要窒息的魏子阳跌倒在地,捂着脖子拼命的咳嗽喘气。他的脖子上是一圈惊人的淤痕,可见对方的力度有多大。

宴清河的攻击还在继续,长剑之上的火焰越烧越烈,甚至灼烧了不知如何控制灵火的本人。可此刻他顾不上这些,只想将这面具人杀死。

“倒是有趣,但也就这样了,”面具人瞅了瞅被烧毁一角的衣摆,声音一沉。

双指轻易夹住了附着灵火的长剑,稍微一用力。长剑就断了,灵火没有了载具,滚落在地上经久不息。

他右手上前一探,试图抓住宴清河的脖子。可后者不愿意束手就擒,与他近身缠斗起来。

双腿双臂撞击,宴清河的腿折了胳膊断了。可即使这样,他也不愿意轻易认输。

“呵。勇气可嘉,但实力的差距不是单靠勇气就能弥补的,”面具人再次轻易弄折了宴清河的另一条腿,迫使他双膝跪地。

“我杀了你!”

萧涵提枪扑上去,枪尖之上,赫然覆盖了一层金属性灵力。

面具人见状面具下的神色变得阴沉,声音也变得阴冷:“一个个,竟然都有了灵力具现之像。”

“但蜉蝣就是蜉蝣,怎可撼动大树。”

也不见他是如何动作的,长枪断裂,萧涵被他一膝顶在腹部,一口鲜血喷出,人狠狠砸在地上,不知生死。

“萧涵!”

魏子阳声音嘶哑,抬起双手凝聚的绿色光球落在不知生死的萧涵身上,消失不见。踉跄几步,他冲到萧涵面前,颤抖着手将灵药往她嘴里灌。

面具人凝眉。

那灵药的药性竟然与他们位面的灵药差不多,他面色一沉。抬起手刚要动作,被不料手臂被人狠狠抓住。

他低头看去,是被废了双腿的宴清河。

“看来你的这只手也不想要了。”

宴清河嘴里一直在吐血,闻言轻笑一声:“那你就试试。”

下一瞬,数张灵符贴在面具人的手臂上,灵力涌动,下一刻爆炸已然袭来。

“嘭嘭——”

连续数道爆炸,逼的面具人灵力具现不得不后退。爆炸结束,面具人的手臂鲜血淋漓,他怒了。

“不知死活!”

距离爆炸最近的宴清河被灵火包裹,身体在爆炸的冲击之下倒飞出去,但还有一口气。

一个闪现,面具人已经到了宴清河面前,从地上抓起他瘫软的身体,狞笑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手中灵力涌动,灌注进宴清河残破不堪的躯体,看他面露狰狞的痛苦之意,他满意一笑。抬手就要给他最后一击,送他上路。却在下一刻察觉到致命的危险,立刻扔掉宴清河转身后撤。

但,一道冰墙挡住了他的去路。同时出现的,还有一道淡漠的女生。

“我的人,打得爽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