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活着,不好吗

当郁意走出石山群之时,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临近石山群的区域是连绵起伏的山脉,有高有低。

她盯着那片山脉看了许久,又回头看向身后石山群,若有所思。

突然,她猛地再次转身进入石山群,双脚踩在绿水湖面,又不见丝毫涟漪。

她轻笑,这绿水竟然有智商,可太有意思了。这般有意思的绿水,不去探一探岂不是遗憾得很。

不等绿水伪造涟漪,郁意暴力破开绿水镜面。随手给自己贴了一张避水符,她跳入了水中。

须臾,本该是湖水的四周变成了类似于长满钟乳石的昏暗洞穴,部分散发着水蓝色柔和光泽的钟乳石似是指路明灯。

郁意环顾四周。

她所在的位置有好七条不知延伸至何处的通道。每隔一段距离,有柱体的东西挺立在通道中。柱体的表面有大大小小不已的钟乳石似的东西,它们散发出的微弱光芒隐约照亮昏暗的通道。

郁意是个实干家,直接动手挖下一块类似于钟乳石的东西,借助造化阁识别。

“晶石髓,炼器材料?好东西。”

遇到好东西了,郁意自然不能空手而归。造化阁的五个位置除了第一个位置被造化台占了,其他位置是专门腾出来收集材料的。

从背包里掏出数张照明符,贴在四通八达的通道墙壁上。郁意拿着长剑,就动手挖晶石髓了。

她这边忙的不亦乐乎,可藏身在暗处的晶石虫就很难受了。

它不喜光,只能隐藏在阴影中偷袭敌人。本来是想着趁机偷袭突然出现的敌人,可谁能料到对方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将通道弄得发白发亮,让它没了藏身之地。

眼见着自己的家底要被扒拉光了,它忍不住了。

“嘶——”

一张照明符被撕毁,可它还来不及高兴,就发现自己瞬移不了了!

“吱呀——”

体内的灵力突兀消失不见,它被吓到了。

将一块晶石髓放入空间,郁意偏头看向在地上挣扎的晶石虫。

成人手指粗细的半米晶莹剔透的虫子,即使扭动着也难掩它的华丽。

从造化阁检测到晶石髓开始,晶石虫的存在自然也摆在了明面上。这虫子,吐出来的东西就是晶石髓。如此稀奇的灵兽,她见猎心喜。

郁意蹲在晶石虫的面前,故意道:“呀,没有灵力了吧。想知道为什么吗?”

“吱呀——”

晶石虫怒了,挣扎着对郁意吐口水,却被后者轻而易举的躲过去。

“哟,智商不低啊,”郁意更心喜了,添油加醋的说道:“你知道破坏照明符,但你没有发现照明符下面还有一张符纸吧。”

晶石虫懵逼,悄咪咪的看向被撕毁的照明符,果真发现那下面还有一张残破的符纸,它气急败坏的对郁意再次吐口水!

将晶石虫人性化的一系列动作收在眼底,郁意笑了:“那是噬灵符,能抽空一米范围内所有的灵气。”

晶石虫扭动的动作一僵,下一刻开始躺尸。

郁意用剑柄戳了戳它,它挺尸不动,还知道闭上自己黑豆似的小眼睛,看的她失笑不已。

上一世,她也养过好几种能自产材料的灵兽与灵植。眼下,她自是不愿意放弃晶石虫。

又掏出一张噬灵符贴在它的身上,不顾它的诈尸挣扎,直接将它装在了背包里,露出半颗脑袋。

“你知道空间石吗?”想了想,郁意直言问道。

晶石虫不挣扎了,又开始装死。

郁意目光一闪,自言自语道:“唉,也不知道空间石跑哪里去了。我追着它而来,却没有想到会遇到你。罢了,这也是意外之喜。若是再找不到它,我就只能将你带回去了。”

祸水东引这招,郁意上一世可没有少用。在智商不算太高的灵兽与灵植之间,效果颇佳。

晶石虫闻言又开始挣扎叫唤,吱呀吱呀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郁意就算再厉害也不精通兽语,但也能从它的小眼神中猜出一二。

“你知道空间石在哪?”

“吱呀——”晶石虫叫唤,脑袋指向纵横交错的通道之一,持续叫唤。

“往那边走?”

“吱呀——”

“岔道了,走哪边?”

晶石虫不愿意再指路,只吱呀吱呀的叫着。

郁意了然问道:“你想让我放了你?”

“吱呀——”

郁意与它谈判:“找到空间石,我就放了你,如何?”

“吱呀——”晶石虫的叫声欢快而又急促,督促郁意赶紧继续赶路。

顺着它的指引,郁意穿过错杂复杂的通道,视野竟然一下子变得开阔起来。

晶石虫一直叫着,声音又急又快,继续督促郁意前进。

抱着晶石虫的郁意低头看了它一眼,顺着它的指引拐弯前进。十来米之后,视野倏然开阔起来。

中空的恢弘坑洞,下不见底,上不见顶。

往前看去,虽然看得见对面的坑边,但这距离起码有六七百米。人类站在这恢弘的坑洞边缘,渺小如蝼蚁。

横七竖八的柱状体遍布坑洞,互相交织连接,犹如蜘蛛网。柱状体表面凝结的晶石髓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汇聚在一起,隐约能窥见此坑洞的全貌。

一条又一条不比人类体型小的晶石虫在柱状体上攀爬着,密密麻麻。

那些晶石虫似是早就察觉到郁意的存在,一条条黑豆似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她,其中的恶意显而易见。

“吱呀——”

趾高气昂的叫声从背包里传出来,在坑洞中此起彼伏的回响着。

大个头的晶石虫也叫了起来,叫声震耳欲聋,让郁意的双耳隐隐发疼。

背包里的晶石虫奋力挣扎,想要挣开背包的束缚,却怎么也挣扎不开。有好几条大晶石虫攀爬过来,距离郁意仅仅两三米远。

它们威胁般的嚎叫,恶意满满。

郁意低头对上小晶石虫嚣张的眼神,莞尔一笑:“你坑我。”

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小晶石虫嚣张的叫唤,让她赶紧放开它。可下一刻,它被扔了出去,还不待欢呼自己脱离困境,它就茫然的发现飞出去的不是它的身体,而是……它的脑袋!

意识彻底消散之前,只见到它的家人们疯了似的朝着郁意扑过去,可那女人凉薄的目光看着它,满是讥讽。

最后,它只隐约听到了一句呢喃——活着,不好吗?

然后,它的意识彻底消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