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夜幕下的一些琐事

“密偶吗,倒是小瞧你了。”W先生慵懒地声音好似有某种魔力一般让人想要靠近,想要为他奉上一切,想要就此驻足于他的身边,那是堕落的力量,是真实造物主的力量。

随着一道细线闪过,一颗跳动的心脏从斗篷覆盖的肉泥中飞出被装入了铁盒之中,女子用灵性之墙封锁了铁盒后向着手持黑剑的W先生行了一礼。

“既然您没有合作的意愿那么我们魔女教派会尽量不与极光会产生冲突的。”随后消失在了漆黑的火焰中。

“盯着他们,不要让那些污秽之人打扰到主的计划。”随着W先生的命令周围的黑影从明亮了许多,“去调查一下那个……”

说着W先生忽然眉头皱起随后坐直了身体好似陷入了沉思,他好像忘记了什么,但他想不起来了。

就在这时虚空中走出了一位样貌平凡的中年人,他的左手戴着各种珠宝戒指右手拿着一本古朴的书籍。

W先生见到来者赶忙鞠躬行礼随后谦卑的问候道:“贵安,秘之圣者阁下,愿吾主庇佑您。”

来者正是亚伯拉罕家族的叛徒序列4的秘之圣者布提斯,布提斯点了点头说道:“愿主庇佑你,不用去做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了,冕下说时机已到可以开始计划了,一切都是为了主的降临。”

W先生听闻虔诚地跪拜着,慵懒的面容表现出来截然不同的狂热。

“一切都是为了主的降临。”

。。。

寂静的夜晚西蒙如同鬼魅般悄无声息地缓步走在这空寂的街道上,感受着在自己身边飞舞的灵体,西蒙找到了一处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这里是贫民区一个小酒馆的阁楼,貌似还是老板藏钱的地方。

走过老化严重的木质台阶时刺耳的声音被台阶憋了回去,就连灰尘扑扑的地板上也没有留下脚印。

在灵体的簇拥下,西蒙的身边构建起了一道有着独特花纹的灵性之墙,像是光点的灵体在这灵性之墙上来回游走玩的不亦乐乎,而与此同时西蒙的意识已经再次来到了自己的神国中。

依旧是五彩斑斓的雾气,依旧是遥不可及的山峦。西蒙坐在石质椅子上从念珠中取出了刚刚买到的非凡物品“懦弱”。

这是一根典型的鲁恩贵族男士手杖,长约1.2米,木质为主其上镶嵌着一枚古铜色宛若琥珀般的宝石,然而这宝石中好似有什么在蠕动。

这是一件有自我意识的非凡物品,只有它认为这件事是对的它才会施展能力,相反在它的眼中伤害他人是不对的,阻止他人逃命是不对的,所以当你用它攻击时它会绊倒你或者阻止你,这就导致这根手杖完全无法战斗,它的发动条件过于鸡肋所以才会被西蒙买下。

对于高位者来说非凡物品不听话,打一顿就好。

很明显拥有唯一性和不完整源质的西蒙对于在件非凡物品来说是绝对的高位者。

念珠像是蛛丝般在西蒙的手心游动,每一颗佛珠中都有画面闪动,那如同电影一般的场景是西蒙这么多世通过唯一性保留下来人性。不止这些如果将西蒙现在所拥有的所有人性灌入一位天使的体内,即便是完全没有锚的存在也可以恢复些许情感,甚至可以“污染”一些毫无人性的家伙。

念想间,念珠如同灵体之线般穿过手杖开始按照某种线路在其内部游走,很快一颗原本晦暗的佛珠开始散发出微微地光明,这是一段人生的映像。

一位子爵收留了其“救命恩人”的儿子,抚养他成人,但养子图谋子爵家族的财产,想靠在药剂学上的造诣用慢性毒药谋杀家主。在子爵长子查明真相导致事情败露之后,养子为了得到更强大的力量,不惜念诵了指向欲望母树的祷词,服下吸血鬼魔药成为序列7吸血鬼并在子爵府邸进行了战斗,而子爵阁下也并非普通人而是一位序列6的法官,他早就察觉到了异常,之所以没有点出来也不过是给自己儿子们的一个测试而已,双方很快就爆发了战斗,在子爵压制住养子的瞬间几位邪教徒忽然杀出,最终在几位邪教徒的助力下养子杀死了这位子爵阁下,但这个家已经待不了了。

血月之下看着养子离开的身影,子爵阁下待着最后的一丝不安咽气了。

这被叫做“懦弱”的手杖中便是这位子爵的非凡遗留遗留。

接着便是看到手杖被当做证物被军情九处回收,在当地确认无强大作战能力后被转交给本部准备分离非凡特性,然而在运输途中被一位偷盗者窃取,在确定了这件非凡物品的能力后那偷盗者靠着欺诈买了个高价然后逃之夭夭,兜兜转转最终来到了W先生的非凡聚会上被西蒙买下,最后的一幕是西蒙将其收入了念珠。

剧情到这也就戛然而止了,此时的西蒙正单手扶额表情复杂。

该说是意外呢还是说意外呢,这个个剧情总感觉非常的……emmm

看了眼完全明亮的念珠,西蒙站起身高声道:

“此地禁止雾气”

空寂的建筑间除了回音没有任何变化,雾气依旧翻腾,光芒依旧明亮。

看来是位格太低被压制了。如此想着西蒙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手杖后将其放在了石桌上,想了想一只手悬在手杖上用中文说道:

“我,以我的名义在此赐名,此物名为礼仪。”

瞬间四周雾海翻涌,七彩光芒化作流光融入手杖之中,西蒙体内的灵性开始飞速蒸发,无尽呓语在他耳边响起。

“阿勒……咪……释”

咚,咚,咚

不知过了多久手杖有节奏的敲打着地面,形成某种奇特的音节,西蒙眼皮跳动逐渐站起身来。

此刻的他目光默然如同傀儡,但下一刻一枚念珠光芒大放。

草草草草(一片植物)

被电击的西蒙吐了个烟圈眼神茫然的看着自己手中念珠,要不是我有防沉迷我刚刚估计就没了,看来序列9的灵性还是太低了。

咳嗽时雾气卷着手杖飘到西蒙的面前,无数细小的光点从手杖的顶端泛出,在无尽灰雾中化作一位绅士模样,绅士脱帽行礼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化作光点飞向光源。

“你说啥我没听见啊。”西蒙挥手喊着然而那束光已经远离没有任何回应。

唉,算了等有空在看回放吧。如此想着西蒙卷起铺盖倒头就睡。

。。。

泽达岛是一座典型的火山岛屿,中间最高的地方易守难攻一直以来都是当地的掌权者的居所。从远处望去可以明显的看到两座宏伟的建筑,一座便是市政厅而另一座则是当地最大的贵族戴维斯子爵的府邸。

此时一位身披斗篷的黑袍人正摸黑来到了戴维斯子爵家的一处小院后门,随着三短两长的敲门声后很快便从房屋内传来了脚步声,一位身材微微发福却显得非常有力量感的中年女子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房门上的小窗,见到来者赶忙打开门满脸担忧的说道: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快,快进来。”

少女在妇人的招呼下走入了小屋,这里是戴维斯家为仆人们居住的小屋,虽不如中产阶级豪华但也比贫民区要好太多了。

妇人将早就准备好的茶水端给了少女,问道:

“小姐今天没有出什么意外吧。”

少女摘下兜帽喝了口茶说道:

“没有,这此很顺利我终于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了,谢谢你的关心苏菲大妈。”

看着少女那开心的表情妇人那悬着的心也才放了下来,待少女喝完了茶苏菲大妈开始为少女更衣并嘱咐道:

“既然你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那么以后就不要再在晚上出去了,担心死我了。”

等到苏菲大妈的说教结束少女才用撒娇的语气回答道:

“好,我知道错了,苏菲大妈,下次不敢了。”

看着少女那惹人怜爱的小脸苏菲大妈的心都软了,本就不是特别严厉的她只得叹息道:

“诶,小姐你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重要,但是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我……”

说着说着苏菲大妈不由地抱住了夏洛蒂,夏洛蒂也轻轻地抱住了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