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地下市场

泽达岛,位于迪西海湾的一座大型岛屿。

岛屿早期盛产铁矿又因为品相一般所以一度成为了著名的海盗岛屿,在风暴教会的雷霆声中覆灭,之后成为风暴教会的一处工业基地。

可皇室为防止风暴教会在当地大肆扩张便刻意制造非凡案件,从而引入蒸汽教会驻扎泽达岛让这两大教会互相掣肘。

至此泽达岛被分为了四大区,归风暴教会管辖的码头区,归蒸汽与机械教会管辖的工厂区,以及被平分的贫民区与富人区。

另外不少的贵族为了防止发生非凡事件时教会无法第一时间保护他们,于是当地的贵族们不少都在家中请了非凡者保镖,在这件事上两大教会都保持默许的态度,毕竟在大海上野生非凡者几乎是掌权者的最大威胁,而且那些贵族自以为雇佣到的“野生非凡者”大部分都是的鲁恩王室派来的人。

。。。

工厂区,一栋廉价宾馆内

做过伪装的西蒙·麦克阿瑟坐在一张简陋的木桌前,木桌已经被腐朽的破烂不堪,只要西蒙稍稍用力就可以轻松地将它捏成木屑。不过好在这种住处只要给钱没人在乎你的身份不然今天可能就得流落街头了。

这时西蒙的手中出现了一串念珠,这念珠自手心穿出一直穿入手背形成闭环就像是耳环一般,佛珠上每一颗珠子如同水晶打造的明亮而清澈,而珠子内却是有着什么东西似的,如若放在光亮处仔细观看就会发现那里面像是被缩小的金镑,左轮,还有正在不停蠕动的非凡特性。

豆大的汗珠在他脑袋上打转,披在身上的垫子已经被汗水完全浸湿,狂躁邪意的灵性被他逐渐抽离体内,伴随着恶毒的咒语和可怖的呢喃,原本暗淡的念珠中又多出两颗琥珀状物体,这些都是非凡特性。

占卜家的非凡特性两份,小丑的非凡特性一份,学徒的非凡特性一份,歌颂者的非凡特性一份,观众的非凡特性两份,刺客非凡特性一份,教唆者非凡特性一份,怪物的非凡特性三分,机器的非凡特性三分,幸运儿的非凡特性两份,灾祸教士的非凡特性两份,赢家的非凡特性一份,厄运法师的非凡特性一份等等以及刚刚出炉的折翼天使和罪犯非凡特性各一份。

西蒙一边擦拭这额头的汗珠一边像克莱恩点金镑般数着手里的非凡特性,得益于这个唯一性现在的西蒙只要是半神一下的序列都可以在不杀死对方的情况下将非凡特性析出,毕竟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重生了,自第二纪苏醒后周尔便开始了自己的轮回之旅。

大部分时候他都只是一个普通人庸庸碌碌的过完一生,就像是一部为时一辈子的5D电影一般,生老病死所有的一切只能体会无法改变,只到有一次人生中的他接触到了非凡,成为了非凡者时周尔第一次有了对这个世界的干涉权,可以像寄生者那样当一个外置大脑与“宿主”进行交流,但大部分时候都是不如人意的。

有一次是一位水手,在机缘巧合(密修会的安排)下成为了占卜家,在他的指导下只用了半年对方就消化完魔药并晋升成为了序列8的小丑,结果对方太过相信自己的占卜而无视了周尔的警告死在了海兽的口中。

还有一次是一位亚伯拉罕家族的成员,当时的亚伯拉罕家中还没有受到“满月呓语”的诅咒,周尔便打算去提醒将来的“门”先生“小心月亮”,可就在这时一队身披血红盔甲的战士忽然冲入庄园直接撕了这可怜的小家伙。

最离谱的是有一次成为了一位永恒烈阳的虔诚信徒,结果当周尔第一次与他打招呼的时候,他居然对大主教说自己被恶灵附身了需要经受烈阳的洗礼,于是在那接近拥抱太阳的高温下被直接火化了。

虽然一直没有做到什么大事但在这一世又一世的轮回里周尔逐步体验到了佛祖途径的各种能力,与永恒烈阳类似的净化能力,可以驱邪也可以强行析出非凡特性,然后是类似工匠的锻造能力和类似月亮途径的生命赋予,还有隐秘,死亡等等,属于什么都会但什么都只会一点点。

在不断的试错只中周尔也大致理解到了佛祖途径的真正能力,曾经周尔以为佛祖途径的核心是因果之力,可以与他人结缘。但在漫长的人生中他发现,他错了,错的离谱,他的格局太小了。

利他性。

这是周尔表达能力中所能找到唯一合适的词语。

以身饲虎,度化众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一句句无私奉献的话语居然都是真的。

想到这西蒙便感到头疼,现在作为不论是之前作为折翼天使的序列8还是现在作为普通人的他都无法控制这股力量带来的影响,这也导致周尔现在有不少想做的事暂时做不了。

。。。

随着思维越发的发散,终于从浑身疼痛中恢复过来的西蒙准备出门去看看高烟囱街的告示牌,那里是当地一个非凡聚会的联络处如果有集会会有“特殊的”公告。

漫步在工厂区宽阔的大道上,身穿工装的西蒙感受着那裹挟着烟味的海风在脸旁拂过,这里的海风至少像是免费劳动力一样24小时都有,不然这里很快就会如贝克兰德那般变成雾都。

完全变成普通人的西蒙还没走多远便开始怀念那非凡的身体素质了,作为前期有身体特化的“恶魔”途径原本从宾馆到高烟囱街不要半个小时的脚程可现在要足足走上一个多小时,今天还要去晋升序列9没有时间浪费在赶路上,想到这西蒙便来到了公共马车站花了2便士搭车前往高烟囱街。

来到公告栏的时候这里还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此时的公告栏里贴着不少的消息,有缺工人的,有小姐招客的,甚至还有西蒙自己的通缉令。

“麦克阿瑟·西蒙,男,18岁,身材瘦削,大约一米八到一米九,连环杀手,如有发现请立刻报警。”

看着上面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画像西蒙只能说,好家伙这玩意要是有人能看出来这是我我就去自首。

画像上的西蒙,面容瘦削却是面露凶光,高高的颧骨给人一股睥睨天下的感觉,那凶恶的目光更是把“我是坏人”写在了脸上。

而现在的西蒙如同一个将死之人的枯槁面庞,眉眼间一种懦弱的气质几乎让人下意识的认为他就是一个废人,别说敌意了,好像将他视为对手都是在说笑话一般。

虽然比较在意自己值多少钱但西蒙也只是扫了一眼便没有在多看那张通缉令,转头向不远处一位坐在板凳上的男子问道。

“今天铁桶的啤酒多少钱一杯啊。”

“原价,今天铁桶酒吧的老板没有找我。”

一位模样硬朗的中年男子一手捧着书头也不抬的回答道。他们是这里的念报人,毕竟像这种工厂区的工人大部分都是文盲,即便是有公告栏也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于是便有了这种专门帮忙读公告的人,他们一般是教会派来有点文化水平的人,每天拿着教会发的钱在念公告的同时“顺便”宣传一下教义,于是便有人为了提高自己家店子的知名度付点小费让他们帮忙宣传宣传,有的隐秘聚会便是靠着打广告的内容提示大家什么时候有聚会。

看来之前的事情闹得还挺大的,估计在短期内是不会有这种小众聚会举办了。想到这西蒙向那念报人颔首致谢后便离开了工厂区前往码头区,那里有当地最大的神秘学集市。

自从原本的西蒙在那次对死神教派的清缴中逃脱之后便开始了飘荡,然而没多久这傻孩子又被人忽悠的成为序列9罪犯。那是一伙打着冒险家名号的海盗,周尔原本是打算就这样先混着等到一有机会就脱离组织去把非凡特性析出然后向教会打小报告,可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海盗团的背后居然是拜血教,就这样原本不打算晋升成序列8折翼天使的但在那位欲望使徒的面前你不想晋升也得晋升。原主西蒙虽然不能说什么大善人但杀人的事情是真的做不到,于是便有了西蒙直接失控周尔取而代之的情况。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了。”

西蒙不知是在和谁说话,他枯槁的手掌拍在自己的胸脯上,让人担心他会不会给自己拍出个好歹来。

不过好在现在一切又回到了正轨上,多余的非凡特性被排出可以准备成为佛祖途径的序列9了。至于序列9的材料那些东西早就准备好了,现在去收购序列8的最后一件非凡材料。

序列8武僧的魔药主材分别是污沼莲花花瓣两片,苦戒树的主根20克。辅助材料早已准备好,这次主要是购买苦戒树的主根。

苦戒树是一种长相苍老却生命力顽强的植物,据我所知耕种者途径和窥迷人途径都会用到所以也不是什么稀奇货,污沼莲花好像没有哪条途径用得到不过好在已经在之前的地下聚会上买到了。

想着想着西蒙已经坐公共马车来到了一家名为“海风酒馆”的店子前,一进门却发现偌大的酒馆内此时几乎是空无一人,也对现在还是工作时间,啧,早知道就不来这么早了。

稍作打量之后西蒙便径直走向酒馆内部,横穿几个满员的桌球室后再是左拐右拐的绕了几圈终于是来到了当地最大的地下集市,此时的摊位上却是与外面的酒馆的冷清完全相反有不少人来来往往。

目光扫过众人,西蒙明显的发现了几个风暴教会和蒸汽教会的人,他们伪装的很好除了那对野生非凡者的厌恶表情其他做的都挺到位的。

没有过多地停留西蒙径直走向了一个摊位,这时的他已经带上了类似口罩的围巾,眼睛也刻意眯了起来,两边的腮帮子微微上鼓显得比较胖。

“老船长,有没有找到我要的东西呀。”

此时正在放东西的老人忽然抬起头露出灿烂的微笑。

“你来了,要是你今天不来我这可就是白跑一趟了。”

说着老人从一块手工制作的大帆布袋子里掏出了一个金属盒子,金属盒子足有巴掌大小,入手却是感受不到什么重量。

“诺,之前说好的20克苦戒树的主根,至于莲花花瓣,那玩意是真的没找到,我跟你说最近的海上是越来越不太平了……”

西蒙听着老船长抱怨海上的种种一边验起自己的货,莲花花瓣已经在之前的地下聚会上搞到了。在确定这是苦戒树的主根之后西蒙将200金镑递给了老船长,老船长先是一愣随后便是有点哀怨的看着西蒙。

“你要走了。”

“是的。”西蒙的脸上虽然被包的严严实实的但听语气也是有点不舍。

“算了,一个个的都是大水手了,也到该出海的年纪了。”说着老船长收下了150金镑将50金镑有推了回去。“在海上多交点朋友。”

西蒙又将钱塞了回去“这是刚刚的情报费。”

说罢便向着集市外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