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

“快,石头底下还有人。该死,积水越来越多了,他快无法呼吸了。”

平民区的房屋在狂风的持续发力下终于出现了第一位牺牲者,弗洛伊德家原本只是和大家一样,一家八口人住在公寓二楼,但为了舒适弗洛伊德家的父亲擅自将向上盖了一层又向外拓展了几个简易的木质阳台。

平日里周围邻居便经常要求他们家将房子改回去,但终究是没有人落实,久而久之大家也就学着网上搭几层,这使得顶楼的房价一下子涨了不少。

于是当风暴吹倒第一座房屋时,它所影响到的范围远超出大家的预料,密集的平民屋像是罗塞尔大帝发明的多米诺骨牌一般互相挤压着,瞬间这一排七八栋房屋倒下砖瓦四溅。

暴雨倾盆的街道上有三道人影凭空出现,“这些贪婪且不懂得遵守规则的家伙,总是会在这种时候制造麻烦。”老者恨恨地挥着拳头向着身边男人说道:“我去疏散人群,夏洛克,你负责让人们冷静下来。”

“真会使唤人。”叫做夏洛克的男子撩了撩被雨水打湿的金色长发将它们顺手捆成了一个发髻

“那,我呢?”少女怯生生地问道,她双手攥着袖子漂亮的眼眸看着老会长。

“嗯……你就负责找找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孩子吧,毕竟我不太会带小孩。”老会长挠了挠头,老实说他也没想到会忽然多出一位女巫帮手,一开始的计划中就没有安排她的工作,但既然她也跟过来了那也不能闲着。

“好,包在我身上。”少女拍了拍自己鼓囊囊的衣服瞬间消失在了黑暗中。

。。。

轰隆隆

漫天雷光照亮了那个人影,他正以某种极快的速度在海浪顶端跳跃,在他身后是一条堪比火车的巨蛇,巨蛇雪白的鳞片上都有着一个身影闪动着,而在他们身后还追着一位半身赤裸的男人,那人肌肉健硕,左手向天空一挥一道雷霆便被他攥在手中。

“死!!”

这一声咆哮还未发出,数道雷霆已经接近了那一蛇一人,只见大蛇的鳞片上瞬间有人影消失于白芒之中,原本的万千人影只剩不足百人之数,而那些小人无不是躲开雷霆之人,几乎同时一蛇一人快速的变换着位置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雷霆之海的袭击。

下一刻,大蛇的鳞片上再次浮现出了万千人影,人影依旧在闪转腾挪着,只不过这次不知还能余下多少。

。。。

此刻的西蒙体会着身下波涛起伏,看着水光冲天的景色,喘着粗气的他正在做着最后的冲刺,口鼻里满是腥咸的液体。

先前阿蒙的分身逃跑早在他预料之中,于是他提前安排了一尊法相前去截杀,但与阿蒙的对战消耗还是出乎了西蒙的预料,过多的使用源质的权柄导致了过于纯粹的灵性进入体内,当时他看似从容实际上差点翻了车,那次之后属于佛的神性不可遏制的爆发了,虽然临时吸收了极光会众人的堕落气息差点榨干了他们,但还是不够。

按照非凡特性聚合定律,其他途径失控时可能会对同源质的其他途径产生强烈的渴求并表现出远超当前层次的“象征”,但若源质的“象征”就是奉献与牺牲呢?

不同于其他途径失控时的疯狂,佛途径一旦失控那不可遏制的牺牲情绪会竭尽全力的去帮助他能看见的所有人。

给予渴望力量者力量,给予饥饿者血肉,给予伤残者肢体,以身饲虎,割肉啖鹰,这便是佛途径失控的下场,但力量并不会就这样消失,当有着佛性气息的灵性再次遇到自然界中轮回往复的血肉时,先前的失控者将会获得新生。

此刻的西蒙已经从泽达岛跑到了卡司男爵的群岛边沿,与平日里总是挂着微笑的样子不同,现在的他双目无神像是失去了生的欲望,皮肤表面有着丝丝青烟飘散。

原本在吸收完极光会众人的堕落气息后,正在考虑要不要强行吸了那位疾病魔女的堕落气息时从原·女巫小姐那得知,她们这次一共来了四位女巫和两位军情九处的人,而现在卡司男爵府上应该还有一位女巫尚未归队,为了防止过早干涉奥古斯都们的成神仪式从而干扰接下来的计划,西蒙不得已之下只得用这远水解渴了。

思索间西蒙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气派建筑”,那是一栋与和曾经的土豪暴发户们在某音上炫耀的同款大别野,估计那就是男爵府邸了。

感受着周边海风的气息,西蒙伸手探入水中。

很快一条条飞鱼跃出水面,像是被海底暗流或捕食者惊扰一般成群结队,但只要认真观察就会发现,它们中有石头的,有植物的,还有水做的,在其中有一群挨得比较近的飞鱼也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

“等一下。”

一位身穿深南色外衣的高大男子忽然制止了手下的行动。

“怎么了,队长?”

高大男子的眉头微微蹙起,深刻的法令纹瞬间陷了下去随后又逐渐舒展开来,“没事,只是几条搁浅了的小鱼而已。”接着一脸严肃道:“继续。”

“是!”

另一位穿着同样制服的男人大声回应道,接着一把粗糙的海盐被直接抹在了女人伤痕累累的胳膊上,原本白皙漂亮的皮肤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痛苦的哀嚎也只能化作短暂的呜咽从女人的樱唇中挤出。

幽暗的房间内烛火微微晃荡,在这黑暗而潮湿的房间中显得很不起眼,但这不起眼的光芒却是压制了所有的黑暗,周围墙壁上挂着各色刑具,一滴滴嫣红的鲜血在烛火的微微光芒下发出了刺耳的尖啸和恶毒的呓语。

这里是风暴教会的临时审讯室,原本他们小队只是按照命令负责清理当地邪教徒,但却是意外的遇见了这位女巫,为了防止她与泽达岛上的人取得联系,代罚者小队众人快速出手将其制服并就地审讯,只不过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审问出什么。

而这时在无人在意的海岛沿岸,一群搁浅了的小鱼蹦跶的凑到了一起,它们逐渐软化变作一滩滩血肉再次组合了起来,被拼装起来的男人看着不远处跳入海燕口中的小鱼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抽出手杖一瘸一拐的向着当地的风暴教会走去。

狂风带起海浪拍打在码头,渔民们赖以为生的渔船像是积木般被抛起,摔碎,一个拄着拐杖的身影漫步在这混乱的码头。

“谁。”

不远处的房屋中传来了苍老但中气十足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风暴的信徒,不出意料从房子里走出了一位须发皆白面容刚毅的老者,赤裸着的上身有不少像是海兽撕咬造成的疤痕,“这里是维斯特群岛中央的岛屿,说明你的来意不然老子就劈了你。”老者晃了晃手中的斧子明晃晃的刀光在西蒙的脖子上来回滑动。

西蒙习惯性的向头上抓去却抓了个空,反应过来自己没戴帽子后才行礼道:“这位先生,我来这绝无恶意,我只是想要拜访此地的风暴教堂。”此刻他的语气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生气,像是粗制的口琴被毫无节奏的吹响,空洞而诡异。

“邪教徒吗。”老者紧了紧手中的斧子在他身后一位与他长得有七八分相似的男人已经瞄准了西蒙的头,只要对方稍有动作他就会毫不犹豫的爆了对方的头。

“既然你在找风暴教会,那你就在这里赞美我主,我主会决断出你到底是不是邪教徒。”说着老者的身体略微后退生怕主的怒火会波及到自己,然而就当他准备提起斧子时他听到那个男人的口中发出了人类所无法发出的诡异声音。

“■■■■,你需要帮助吗?”

横亘天地的雷霆撑起了天空,那是天地间唯一的桥梁,粗大的雷蛇连不远处的泽达岛都可以清晰的看见,紧接着堪比核弹的爆破声与冲击波向着周围散开,老人连同房屋和他的儿子一起被掀飞,此刻老者的心脏已经骤停,青年就这样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向着地上坠去,此时他还没发现数根木刺已经贯穿了他的身体,他的意识正在风暴中一点点的消散,他的体温正在逐渐降低,鲜血和木屑一同坠地,就在两人即将接触到地面的瞬间,就在青年意识完全消散的瞬间,一个奇怪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需要帮助吗?”

那声音像是母亲的呼唤,像是第一次出海打鱼时父亲的叮嘱,像是妻子的关切,像是,像是……此刻时间如同凝滞一般所有的一切就这样悬浮在空中。

“请,请……帮帮我的……父亲,拜托,帮帮我。”

磅礴的雨夜,两声重物落地声完全不会比刚才的雷暴引人注目,人们看见的那家小酒馆的消失却没看见父子二人坠地。

“呼,差一点,还好赶上了。”

西蒙整了整礼帽落步于一座小屋上,他的肩头扛着两个男人,两人的呼吸都还算均匀只是昏过去了,掂了掂两人的重量西蒙直接跳下了房屋将二人放在了门前,并敲响了房门。

吱呀

很快一位皮肤有点粗糙的农家女子打开门看见了躺在地上的两人,女人惊讶的尖叫出声,屋内的老妇人也赶忙过来看了一眼,见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昏迷在家门口,急匆匆地和儿媳一起将二人拖回了房中,点燃仅剩不多的煤炭让二人暖和暖和。

此时的西蒙正漫步在无人的小道上,他时而挥舞手杖,时而摘下礼帽,时而左右躲闪,时而放声歌唱,他就这样来到了一座教堂前,来到了代罚者小队的队长面前。

“您好,先生。”一个标准的礼仪后西蒙对着面色铁青的代罚者小队队长说道“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