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三方洽谈

整片区域的热闹程度几乎与白天无异,只不过正在清醒的只有两位。极光会那几位不算,毕竟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清醒。

就这样,有着奇特色彩的雾气时不时在某处迸发而出,一些生物原地昏迷口中有液体流出。

暗影中更是有着几道黑影寻找阿蒙的分身。

然而意料之中的在所有寄生体被处理掉之后,依旧没有发现阿蒙分身。

“万分抱歉,眷者阁下,请您惩罚我们的无能。”W先生将头深深埋下褐色的长发拂过地面,俊秀的面庞写满了自责,好像只要眼前之人一声令下便便会。

“不碍事,只要……嗯。”

不远处忽然间出现了两队人马并快速向着西蒙等人所在的位置赶来,领头的是两位飞在空中的身影。

“起来吧,我们有客人来了。”

与话音同时到达极光会众人耳中的是重物落地的声音,刚一抬头众人便看到了一台巨大的蒸汽机甲站在眷者阁下的面前,浑身被蒸汽所包裹的奇特机械造物,无数高速转动的齿轮在没有红月的照射下显得异常诡谲。

“极光会。”

蒸汽机甲瓮声瓮气的声音从可以过滤不少污染的呼吸罩下传出,像是深海中的潜行者试图发出的声音般,整个机械在说话时不断有着蒸汽向外喷涌,极高的温度甚至扭曲了红月发出的微弱血光。

“该死的!”

伴随着一声怒骂一个高大的人影径直冲向了W先生,来者正是身穿深蓝色风暴教会长袍头戴深黑色船长帽,面容愤怒身边有着徐徐雷光闪烁的风暴教会大主教。

“说,是不是你们这群腌臜的臭虫干得好事!!”

霎时间,万顷雷电在大主教的身边爆发,一道闪电自下而上的冲入云霄。

啪啪啪

伴随着拍手声,两位领头者的目光被站在极光会众人面前这位所吸引,他穿着与极光会成员完全不同的服饰。

“你是谁/你tm的是谁。”

“好了二位,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冷静一点我们有话慢慢说。”

“我tm在问你话呢!”一道雷电不偏不倚的炸在西蒙的脚边将周围的砖石瞬间碳化。

“但决定回不回答的是我呀。”说着,刚刚碳化的砖石见有着奇特的绿色植物开始破土而出,在这些绿色中有几株涨势格外的喜人,很快一颗粗大的纸条便化作了三张椅子出现在了三方面前。“咱们坐下说。”

此时代罚者小队和机械之心小队的队员们也抵达了目标位置时刻准备着战斗,极光会这边则是一副默然的样子特别是W先生,那淡漠的表情和慵懒的眼神加上堪比魔女的颜值,让人觉得他只是在自家的花园惬意散步般放松。

蒸汽教会的大型机械造物从身后探出四根铁棍固定在了地上随后坐了下去,伴随着卡扣的响声整个机械便固定了下来,身后的机械之心小队成员依旧紧接着,除了卡兰这位西蒙认识的当地人外,其他几人西蒙从未见过。

“啧。”代罚者小队这边全员就这样戒备的站着,包括带队的这位大主教阁下也没有坐下来的意思,但对方收敛的灵性已经证明了对方愿意谈谈的态度。

“首先,今天这件事与极光会无关,但极光会愿意为此事负责。”西蒙让另外两张椅子枯萎后翘起二郎腿,的同时一个隔音法阵被构建了起来,“我刚才在寻找渎神者阿蒙所以才让这些极光会成员一起来帮把手。”

“阿蒙!”原先还满脸不屑的暴躁老哥此时反应最大,“偷盗者途径的阿蒙。”

“不然还有那个命长的敢叫自己阿蒙,活腻歪了。”

“你……”

“所以说你刚刚是在对抗阿蒙。”蒸汽机械下的声音依旧失真但从语气听来倒像是真人。

“算是吧,不过被他给跑了。”

“他?”

“是的,那只是一个序列5的分身对你们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他为何会来这里。”

“不知道。”西蒙耸了耸肩道:“可能是因为非凡特性聚合定理,也有可能是有什么任务比如……”

见风暴教会的暴躁老哥被吊起了兴趣西蒙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

“偷盗者途径序列4的晋升仪式。”

“什么!”虽然不知道偷盗者序列4是什么,也不知道偷盗者序列4的晋升仪式是什么,但这不影响暴躁老哥发飙,“那该死的爬虫居然敢在吾主的注视下做这种事,风暴在上我绝对要死了那爬虫的脸。”

“那么,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吗?”少言少语的蒸汽教会代表少见的开口说话了,这次他的声音柔和几乎可以让听到的人幻想出一位慈善老者的模样。

“我只是一个路人。”西蒙很无奈的叹了口气,从腰包中取出了一盒糖果,五彩斑斓的糖豆静静地躺在盒子里。

“一个被极光会神使称之为眷者阁下的路人。”风暴教会的大主教不屑的哼道并拒绝了对方的糖果,虽然他是最后一个到场的,但他也听见了W先生等人刚刚对西蒙的称呼。

“你可别乱说啊,我只是活的久了点,帮的人多了点,可不是什么邪教分子的头头啊。”西蒙赶忙摆手表现的像是想要极力与极光会撇清干系但演技极差的滑稽演员。

“再说了,我还是蒸汽之神的眷者,怎么可能是坏人呢。”说着西蒙看向了场上话最少的蒸汽教会代表。

此时无数齿轮运转下无数蒸汽在其中徘徊着让人看不清内部构造,“能证明吗?”声音再次变得机械且失真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台机器的声卡是否需要更换。

“当然可以,但……”西蒙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斜对面的风暴教会大主教。

“以风暴的名义起誓,我绝不会将接下来有关蒸汽教会的内容透露给第二个人,如有违背就让我以后喝的每一口酒都变成水。”向着天空行了个标准的起誓礼后看向了二人,“满意了吧。”

“我没意见。”西蒙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看着那机械造物。

“无妨。”头盔下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清晰,“请问您该如何证明您是蒸汽的眷者呢,极光会的眷者阁下?”

“找到博诺瓦·古斯塔夫,告诉他可以收果子了。”

此时的风暴教会大主教头脑一阵发寒,博诺瓦·古斯塔夫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们这些教会官方的中高层可是清楚得很,哪怕是有了这层隔绝灵性和声音的灵性之墙,敢于直呼天使真名并向祂求证自己的身份,这人难道真是蒸汽教会的眷者不成,难道蒸汽教会和极光会……

如此想着风暴教会的大主教看向西蒙和蒸汽教会代表的眼神逐渐不善了起来。

“放心,蒸汽教会和极光会没有关系的。”像是看出了风暴教会大主教的心思,西蒙笑眯眯的解释道:“这次行动完全是我为了解决本地渎神者的分身而做的,他们也不过是被我临时找来了的。”

说着他又从口袋中掏出一颗糖放在口中嚼了起来,“再说了,如果当初我和你们的风暴之主没闹矛盾,祂可能现在也会邀请我做他的眷者。”

瞬间整个灵性之墙包裹的范围内气压陡增,无数道雷弧在空气中跳跃。

“你”

“说”

“什”

“么”

几乎被雷光照亮的灵性之墙外,代罚者小队和机械之心小队瞬间摆开架势大有摔杯为号准备动手的架势。

然而就在雷弧闪动,众人备战的瞬间。纯粹的黑暗吞噬了在场的所有人,那是没有星星的夜空,是一切的终点,是绝对的虚无。

没有空气,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重力。

所有人都陷入了这无尽的虚无之中,黑暗顺着他们的眼睛逐渐钻入他们的大脑。

我是谁,思维,怎么……

无法思考,没法改变,他们逐渐融入了这无尽的黑暗之中。

那不是黑暗,那是无。

下一刻星光重现,绯红依旧高悬于天上,无数繁星倒影在水中。

回来了。

搀扶起序列较低和失去意识的队员,三方的士气明显衰弱了很多,就连大主教也在喘着粗气,蒸汽教会的机械造物高速的运转着,像是在检查自身。

“这就是当初我和祂没能谈好的原因,你们太暴躁了。”

西蒙:( ̄~ ̄)

西蒙依旧嚼这那颗糖,只不过这次风暴教会的大主教不敢再轻视对方了,至少半神甚至有可能是一位圣者,我刚刚向一位圣者施压了,艹,这该死的世界。

“那么,我现在基本解决了我的事情就带着这些人先走了,告辞。”

说着不待对方二人回答西蒙转身踏出灵性之墙,脚尖踏出的瞬间灵性之墙外毕恭毕敬等待着的极光会成员和西蒙同时消失了。

“灵界穿梭,不,不对,刚刚没有灵界的涟漪。”

铁罐子中再次传出老者的声音,只不过这次他的声音苍老了很多,盔甲的齿轮快速转动着随后整个机体再次站起,“走吧,我们还要很多事情要做。”

在另外两个队伍退场的同时前去集会的三人刚刚离开废弃的仓库,此时看见满街跑来跑去的警察不由的一愣。

我们这是错过了什么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