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周尔又回来了

我叫周尔,是一位典型的穿越者,作为刚刚放假的有志青年自然是要与那万恶的网络世界战个痛快的,于是便倒在了电脑桌前,我永远也忘不掉那限定池中最后闪过的那一抹白光。

就这样我穿越了,差不多是从10岁开始我前世的记忆便慢慢地涌了上来,经对比可得知这一世和上一世的时间线一模一样,但是很多事情都大不相同,几次穿越前让我印象深刻的火山地震都没有发生。

总的来说这个世界上的人几乎还是那些人,但是自然灾害却是没有那么频繁,人口更是远超原本的世界,在2010年8月11日更是达到了95亿之巨。

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环境相对稳定的一个平行世界罢了,至少在那件事之前我是这么认为的。

。。。

2022年1月20日,距离除夕还有11天。

正当我一如从前的打着游戏听着书的时候,老爸忽然来到我房间跟我说今年过年会有一位刚大学毕业的堂哥来我们家住几天。

我虽然也曾听说过我有一位堂哥但从未见过,也没有什么映像便好奇地问道:“堂哥叫什么呀。”

“就是你大伯家的那个,比你大不了多少,好像是叫周,周什么来着,啊对了,他叫周明瑞。”

周·克莱恩·莫雷蒂·夏洛克·莫里亚蒂·格尔曼·斯帕罗·道恩·唐泰斯·穷·愚者·明瑞,应该不是吧,虽然这个世界乌贼大大没有写诡秘之主但应该没有这么巧吧。

我承认我这有赌的成分,直到1月28日一位身体健康相貌略显帅气的男子出现在家中我才稍稍放下了心。

根据原文记载,周明瑞是受了社会毒打多年的发福青壮年绝无可能是面前这位阳光健康的帅哥,所以就算这里真的是诡秘之主的世界,那么至少我还有时间可以做一些准备。不过也不能因为有人叫周明瑞就说着是诡秘之主的世界,但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我决定这段时间好好给这位周明瑞探个底。

和这位疑似男主的帅哥周明瑞简单的客套了几句之后,我拟定下了接下来的战略方针。首先,与这位即将穿越的克喵喵打好关系,即便我可能无法出现在未来也要成为他的锚,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希望能够将接下来的剧情描写出来让以后的愚者先生在灰雾上可以通过灵性直觉或者历史投影得到帮助。其次,要和他建立起频繁的交流契机,至少在他即将上源堡的时候我还能够有所察觉,挑个风水宝地。

一边想着计划一边掏出笔记本准备默写诡秘之主,可还未等我落笔我便放弃了这个想法,或者说失去了这个想法,整个人如同失重的棉花。

“我要干什么来着。”

很快随着意识的恢复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一股恶寒。

淦,那家伙已经可以这种程度的干扰现实了吗,就他妈离谱。

如果我在第五纪,甚至第四纪我都可以靠着对诡秘之主这本书的记忆混出点名堂,不说当个旧日至少也得是个天使。可现在呢,现在我能干什么,等周明瑞一上源堡我就等着被最初吃席吧。

感受着那前所未有的不真实感我甚至希望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哪怕我再怎么废物也不至于死的这么憋屈,我好像上辈子是抽卡猝死的,啊那没事了。

。。。

考虑道要用魔法打败魔法,于是我拜访了大量的传统民俗文化中与神明沾边的各个地方,道家各大道观,茅山上的隐修,三山五岳大宗小派,佛门祠堂等等,就差去试着召唤一些不可名状之物了。

可都是一无所获。

。。。

2024年7月23日

今天原油价格再次大幅度上涨,虽然提前买的股票涨势喜人,但这也是“末日”的征兆。

。。。

2025年6月9日

经过长时间的对比原·生物专业的我发现,这个世界的物种和矿物比我穿越前要少得多。

。。。

2026年10月9日

今天未能与周明瑞取得联系,打算报警的行为没有被篡改或消除,初步判断周明瑞估计已经在源堡上挂着了。

如今大大小小与神秘有关的中国资料被我查的七七八八了,至于为什么不去寻找不可名状的帮助,相比于那些洋菩萨我更希望这6000年的文明能够留下一些记录,哪怕只有没人认识的文字。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贫僧见你与我佛有缘……”

“不用了谢谢。”

还未等老和尚说什么周尔将十块钱塞入老和尚手中便准备离开,虽然这个世界可能与神秘有关但是这样的骗子也不再少数。茫茫人海中这老和尚相貌平平衣服朴素让人升不起警惕感,但这里又不是什么佛门圣地,方圆百里更是没有一家寺庙怎么会有出家人出现在这里呢,肯定是骗子。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贫僧希望你能收下这个。”

说着老和尚自袖中取出一串佛珠直接塞进了周尔的手里,这佛珠质地奇特看上去沟壑纵横,入手却是圆润光滑如同温玉。

还未等周异反应过来老和尚高曰一声道:“弥勒菩萨摩诃萨。”

随后便消失在了人流之中,周围来往的行人就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的,主动避开了抱头蹲地的周尔。

。。。

“猩红”

随着一声古赫密斯语的喊出,一枚刻有奇特符号的符咒被丢了出来。

猩红的光芒瞬间占据了仓库的全部,一头两米多高的可怖怪物忽然神情一滞浑身上下几十只眼睛开始闭合,环抱身体的四只手臂也垂了下去。

嘭嘭嘭嘭嘭嘭嘭

三支左轮手枪的子弹倾泻而来,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由风暴教会提供的特制雷霆子弹。霎时间子弹与子弹之间闪起了肉眼可见的电弧,那怪物猩红的皮肤出现了烧焦的痕迹,一股难以描述的气味扑面而来。

结束了,就当代罚者小队的成员们准备去确定那怪物的生死时,不远处的一栋房屋上忽然传来了枪声以及金属碰撞的声音。

代罚者小队赶忙警戒了起来预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偷袭,可就在这时刚刚已经被打成焦炭的怪物尸体却是站了起来。

“小心。”

奥托第一个发现异常举枪便射,一枚枚雷霆子弹倾泻而去声势惊人,然而却是没有一发打中。

庞大的怪物开始颤抖,地上那污秽的血液与肉泥开始向着主体移动,很快一个完好的怪物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啊啊啊啊啊啊

怪物的身上忽然裂开十余道裂口,每一处都有着刺耳的尖啸声传出,那直击灵魂的可怖噪音几乎击碎了现场所有人的理智,代罚者小队的所有人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失控。

就当所有人都失去战斗能力的时候,那怪物径直向代罚者小队走来。

该死的,老子……老子死也要拖着它一起死,想到这奥托不再压制自己那将近失控的精神向着怪物扑去,正当中年男子要制止他的时候,那怪物已经出现在了奥托的面前一记重拳直接将他打飞。

奥托被死死地嵌进了不远处的水泥墙里不省人事,见队员被重创中年男子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果不控制自己体内的力量那么哪怕是失控之后的我也不一定能打败那玩意,现在所能做的就只有尽快恢复然后反击。

还没等他做出下一步行动,那怪物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风暴在上,我今天可能回不去了,愿我那该死的傻儿子可以少惹点祸。

正当中年男子向着风暴之神祈祷的时候那怪物伸出了两根细长的手指,那如同蜘蛛螯肢的鲜红肢体在他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个钱包和一个指南针。

从钱包中将钱取走后又将其放了回去,紧接着另外两位队员的钱包也被掏空并放了回去,它甚至在那位女士面前多停留了一会,随后那只怪物便拿着指南针和钱消失在了阴影中。

。。。

清晨四点的轮船街已经忙碌了起来,有的渔船要靠着潮汐出海,有的客船需要最后确定一次补给是否充足。这里的人比以往都多,因为昨天夜里在这附近发生了爆炸,据说是因为有一处仓库储存了非法武器结果失火被引爆了,一大片的房子都成为了废墟。

不过这种事情也只不过是个别监工的饭后谈资罢了,毕竟对于底层的劳动人民来说每天吃饱饭就是他们的人生追求了,这种“大事件”可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清晨六点,一位衣着得体的男子一手拿着迪西馅饼一手拿着甜冰茶站在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望着不远处的蒸汽教会。

怪不得克喵喵喜欢吃这种东西,香料放的这么足一股子咖喱味,男子一边心中腹诽着一边吃完了手里的餐点向着不远处的公园走去。

想不到呀,想不到,我居然会在这里,这可距离廷根还有点距离呀,而且我好像还被通缉了。周尔一边心里腹诽着一边坐在公园的小板凳上晒着太阳。

自从收下那串佛珠周尔便发现那是一份唯一性,对应着一条完整的序列“佛祖”途径,虽然途径和唯一性都是完整的但源质吗。

周尔靠着躺椅将一丝其他的气息消散,同时在一片由七彩斑斓的迷雾所组成的世界中,一尊盘腿端坐的人形身影站起身来。

这里就是周尔的神国。

无尽的七彩霞光照射在茫茫迷雾之上,相比较于愚者的灰雾神殿,周尔这里更像是一座名胜古迹。

离开自己的座位周尔看向了整座神国的光源,七彩霞光的根,自己的源质,那宛若珠峰般宏伟的高原。

是的高原,虽然还从未涉足其上但不知为何他就是知道,那里是一片平原,被刀平平削去的平原。

淦,脑壳痛。

不论是现在的身份和身体情况,还是这奇特的神国和源质,在过去的时间里他没搞明白的还是太多了。

揉了揉眉心,周尔大手一挥周围雾气飘动这向他汇聚,瞬间化作了柔软的沙发和舒适的睡衣。

管他那么多昨晚被那些代罚者小队折腾的一宿没睡,赶紧补个觉。

正当他准备闭眼是,周尔忽然从虚空中取出了一条念珠,这串念珠正是那老和尚塞给他的佛珠,佛祖途径的唯一性,之前周尔昏迷就是因为这玩意,其中蕴含的知识实在是太多了,拜这玩意所赐周尔一直昏迷到第二纪才醒来。

滑动着手中的念珠,西蒙找到了穿越前看得视频开始第三千刷。

果然,还是好想念手机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