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课(水一章)

清晨,暴雨依旧,古老的城堡驻足于暴雨中的山头上,溪流自他脚边流过。

众人在这全岛最高级的贵族城堡中过了一夜,虽然暴雨让人难以入眠但舒适的软床还是令人无法抗拒。

戴维斯子爵早早地离开城堡前往市政大厅开会了,最近的风暴让这座岛屿上的执政者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大量的公共设施故障与人民日渐干瘪的钱包,还有昨天忽然出现的邪教徒,这一桩桩烦心事压得满身肥膘的贵族姥爷们直喘粗气。

不过好在在戴维斯子爵的治理下这座岛屿的执政班底还算有脑子,不全是像贝克兰德那边的卷毛狒狒一般只会发情和犯蠢,通过制造焦点转移矛盾和几条临时条约勉强维持住了这座岛屿脆弱的安宁。

此时子爵府的餐厅已经准备好了早点,最先来到餐厅的是汉娜和查理斯,他们二人是在晨练时遇到的,经过一番对练双方互有输赢也对彼此的实力更加认可了,简单交换完情报后二人便各自去洗漱准备用餐。

朦朦胧胧的天空中有一丝微白的亮光穿透云层转瞬间又被那狂暴的云层掩埋,大海在翻涌云层亦然,时不时闪过的雷光是天地间唯一可以被人们清楚捕捉到的事物。

夏洛蒂小姐今天难得的起了个早,从今天开始她要开始跟汉娜姐姐学习正式的神秘学课程了,为此昨晚她还特意做了个占卜,结果紫水晶吊坠做着顺时针旋转,这是一个好兆头。

在贴身女仆的服侍下夏洛蒂选择了一套相对简单干练的服饰,早上的温度本就不高再加上湿冷的海风带走了几乎所有的热源,昏黄的烛火是照亮着走道,即便是子爵府这种贵族府邸也难免出现渗水现象,丝丝冷意顺着房屋角落向着四周侵蚀,让一切路过之人都能感受到那份寒冷,不过相比于昨日现在的子爵府更有“人气”了。

昨夜父亲说有三位非凡者作为临时保镖来保护我们,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人,听说有一位少女不知道我和她能不能聊得来,怎么办好紧张呀。

少女两颊微微泛起红晕一股兴奋之感油然而生,走路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就连成年的贴身女仆都需要迈开步子才能跟上。转眼间夏洛蒂已经来到了餐厅门前,细长的发丝被晶莹的露珠黏住,原本舒适的衣服也有点潮湿,少女在门前调整好呼吸后微笑着示意侍者开门。

伴随古老大门的移动原本只有火焰跳跃声走廊忽然热闹了起来,此时的餐厅已经有不少人了,汉娜与查理斯正喝着红茶商量着一些具体事项,高大的塞班正在跟有着淡灰色长发的少女分享一些曾经在海上的奇闻异事,沉默寡言的福莱特和冷冰冰的罗伯·肯贝尔正吃着自己的早餐丝毫没有交流的意思。

听到开门声众人便齐齐将目光投了过去。

“早上好,夏洛蒂小姐。”

“早上好诸位。”

夏洛蒂小姐迎着众人的问候一一回礼随后便坐在了少女艾琳的身边,平时她都是挨着汉娜姐姐坐得,但现在汉娜姐姐,哦不是汉娜老师正在与他人商量正事所以还算不要打扰她了,夏洛蒂如是想着。

“早上好,尊敬的夏洛蒂小姐,我叫艾琳,感谢您与您的父亲答应让我们作为贵府的保镖,我……我虽然不是很强但我一定会尽力保护您的。”

有着淡灰色长发的少女艾琳脸上挂着笑,她的声音清脆让人想到山间树丛间飞来飞去的画眉鸟,对方与夏洛蒂差不多的年龄让她有更多的亲近感,简单方便的衣服让夏洛蒂感到好奇。

“早上好,艾琳小姐,真是难得家里来了这么多人,对了,还请问……”夏洛蒂的声音忽然压低随后附耳轻语道:“你也是非凡者吗?”

艾琳面做沉思神色腮帮子微微鼓起像是只仓鼠一般,随后和夏洛蒂一样附在她的耳边,“是哟,我是序列9的非凡者哟。”

就这样两个少女很有默契地开始了只属于她们的交流。

。。。

用过早餐两位少女依依惜别,汉娜带着夏洛蒂走入了属于夏洛蒂的书房。

一进门夏洛蒂便看到了琳琅满目的……武器?

少女看着这各式各样的武器,这屋里摆着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镋棍槊棒,鞭锏锤抓,拐子流星。

少女尝试挪动这半人高的砍刀结果只是让其离地不足半米,擦了擦额头的水滴少女紧张地问道“汉,汉娜姐……老师,请问这些都是我要学的吗?”在汉娜严厉的目光中夏洛蒂赶忙换了称号。

“这些?”说着汉娜单手拎起了一柄星辰锤,这星辰锤上根根铁棘竖起,一根就有汉娜的小指粗细,“这些是我以前用的,现在用的很少了。”在汉娜的手中这些兵器如同毫无重力的假货一般,被随意的挥舞着,这种情形夏洛蒂还只在马戏团里见过。

将星辰锤放回原处汉娜将一把弗萨克弯刀向左挪动了一下,瞬间整个房间就被一种无名的立场所罩住,“你不需要这种武器防身,这很不适合你。”汉娜将桌面上的杂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又将几把小刀收入书桌的某处暗匣中,“反正你都有那件非法武器,不用太担心。”

看着少女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汉娜揉了揉她那好看的辫子道:“先说说关于你的魔药吧,你在购买魔药的时候那个卖给你魔药的有说过什么吗?我看看能不能给你点建议。”

“有。”少女将带来的笔记翻开到了其中一页,上面写着有关西蒙告诉她和她自己在非凡聚会上买来的情报,看着还算整洁的笔记汉娜微微点头脸上也挂起了一抹笑意。

然而这一抹笑意很快就凝固在了她那美丽的脸上。

一切的非凡力量乃至这个世界的根本都是混乱且血腥的,没有人可以完全保证自己不会失控。

降低失控可能性的方法

要认识到命运不是通过占卜决定的,占卜只是一种求证的手段而不是绝对的,如果你过度的相信占卜结果那么你必然会落入危险之中。

这些文字只是用娟秀的鲁恩语书写在了一个普通的书本上,却让汉娜想到了曾经她意外获得的一个宝贵知识——扮演法。

再次仔细地阅读一边后汉娜确定,这的确是扮演法。

看汉娜老师神情如此认真地阅读着自己做的笔记少女有点紧张的问道:“老师,请问是我……我弄错了什么吗?”

“不,你没有弄错什么。”这句话让少女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些许“但我很怀疑卖给你占卜家魔药配方的家伙有什么目的。”

听到这少女感到疑惑地问道:“我给他钱,他给我东西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看着少女水灵灵的天真眼睛汉娜摇头,“那是因为你还不明白这个东西的价值,它不仅可以降低你失控的风险,而且每当你产生类似感悟的时候是不是会觉得自己变得更强了?”

少女回忆了一下这几天每次自己做完占卜后想起这句话的感觉,然而因为没有对照组所以少女只是摇了摇脑袋“不知道。”

汉娜认真的看着少女的眼睛,“接下来我和你说的事不要和任何人说特别是那几位临时保镖。”夏洛蒂想了想点头答应道,“明白了老师。”

“这种方法叫做扮演法,它可以极大程度的降低你失控的风险同时它也会提高你消耗魔药的速度,只要你彻底消化完魔药就能尝试晋级,然而这种看似完美的方法本身是存在缺陷的。

扮演法本身是有风险的,扮演法就是根据魔药的名称去做符合的事情,对于序列9序列8来说,这种行为基本都是正确的,但是对于高序列来说就不一样了。

每个人对扮演有着不同的理解如果不是自己领悟出来的扮演法,那么你在扮演的过程中会逐渐陷入疯狂。”

听着老师的讲解夏洛蒂一时没能理解,为什么这么好的方法会有这种负作用,为什么高序列需要自己领悟扮演法,为什么不能学习别人的扮演法?

各种各样的问题堆积在夏洛蒂那还未成熟的小脑瓜里让她开始神游,直到汉娜打了个响指她才回到现实之中,虽然问题很多但就像是罗塞尔大帝所说的“贪多嚼不烂。”夏洛蒂也没有过多的提问只是将这些知识记录在自己的小本子上,等到有空在一点一点的解决它们。

“你还记得那个买你魔药的人张什么样子吗?”看夏洛蒂已经停笔汉娜不紧不慢地问道,她现在怀疑这座岛上是不是来了密修会的家伙。

“我记得他……他,嗯……他……好吧我想不起来了,我唯一记得的就是他没做伪装,也许我再次见到他是可以认出来。”

“他……吗?”汉娜思考着左手中两把小刀上下翻飞,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今天第一节课,学会使用并掌握自己的非凡力量。”

各种占卜用品摆在桌上,汉娜将一个小沙漏倒转过来,“十分钟之内才出我把我的教材被我藏到哪啦。”

“这就开始啦。”少女还处于刚刚从回忆中醒来的迷茫状态便开始急急忙忙地做起了占卜准备,虽然匆忙但还算迅速。

少女很快就决定用找东西最方便的卜杖占卜法,在搜寻整个房间寻找某人的发丝未果后少女使用了撒娇和偷袭,然而依旧没能如常所愿。

最后还是以汉娜接触过的那柄星辰锤为媒介找到了一本看上去就有段年头的书籍。

少女感到前所未有的喜悦,这是她第一次在他人面前利用自己的力量完成某事,这种喜悦与成功感让她一时间有点忘我,然而就在这时在老师赞扬的目光中夏洛蒂明显的感觉到了魔药的消化。

这是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像是力量流经全身后的舒畅。

“这本书上有着关于古赫密斯语的大量知识,先把书抄两遍我们在上课。”

少女原本满是喜悦的表情瞬间垮掉。

原本的快乐,啪,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