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余波

屋外暴雨袭来,风吹淡血腥,雨淹没尸骸,滚滚雷音炸响在每个人的心中,为逝者长鸣。

一位容貌可人的少女穿着鲁恩常见的家庭礼服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她淡棕色的眼眸透过这瓢泼大雨看向远处依旧人来人往的废墟,一枚硬币在她纤细的手指间不断游走着。

金币飞起随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态笔直的立在了桌面上,这代表着占卜失败了。

少女好看的眉头皱起,她现在知道的比以往多的多,至少她自己是这样认为的。刚刚的爆炸不只是邪教徒点燃煤气罐那么简单,在刚刚的爆炸和吼叫声中少女感到了大恐怖,现在的她比成为非凡者之前更加渴望力量了,直面过天灾的凡人是最明白生命之可贵的。

少女握着金币的手越发用劲,细长的指节也有些微微发白。

“小姐。”门外传来了少女贴身女仆的敲门声,“老爷在书房等您。”

“知道了。”

少女收起金币和一些摆放在桌上的占卜工具,有水晶球,有吊坠,还有一张塔罗牌,那是一张逆位的教皇,它象征着错误的讯息,恶意的规劝,上当,援助被中断,愿望无法达成,被人利用,被放弃。

缓步走到门前将门被从内而外推开,少女看着与自己父亲年龄相仿的贴身女仆道:“走吧。”

风将雨声揉成团丢进了子爵府邸的各个角落,潮湿的长廊此刻显得格外寂寥,空荡荡的走道中只剩下了两种不同的脚步声回荡着,平日里负责打扫的女仆不见了踪影,负责监督的老管家和帮忙的男仆们也不知去了那里。

穿过走廊来到书房,贴身女仆轻敲古朴而厚重的木质房门,“老爷,小姐来了。”

“进来吧。”

推开刻有精美图案的木质房门,淡蓝色家庭礼服显得自然而不失礼节,杏色长裙恰到好处的显出了少女的优雅美丽,她指尖微提裙摆问候道:“日安父亲,日安汉娜女士,日安福莱特先生,日安塞班先生。”

坐在书桌后的戴维斯子爵露出了一个还算开心的表情:“下午好我亲爱的小天使,愿蒸汽庇佑你,来坐这边。”

少女坐在一张专用的沙发椅上款款坐下,对面的大沙发上做着三人是戴维斯子爵请来的非凡者保镖。

“菲娜女士劳烦把门关上。”

“好的先生。”

伴随古朴大门的闭合书房的氛围变得分外安静,风雨声和脚步声如同另一个世界的轻语在大门的阻隔下显得虚幻且朦胧。

“那么三位觉得呢?”戴维斯子爵率先开口,他将手中的笔放下认真看着那三位非凡者保镖。

“子爵阁下,正如我刚刚所说,这已经不是我们努努力就能做到的事情了,如果您执意如此我们也无能为力。”

三人中唯一的女性汉娜·伊文思说道:“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非凡者也是有等级之分的,这种事情已经超出我们这个层次太多太多,想要做到那种程度您可能就只能找蒸汽教会了。”

少女虽然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出于贵族教养的礼仪她选择静静地听着。

“可是我刚刚获得消息,蒸汽教会的非凡者小队出现了人员伤亡。”戴维斯子爵揉了揉眉心,期间又瞄了手中的信纸几眼。

“什么?”少女因为太过震惊竟一时没能控制住表情,惊讶与意外直接表露了出来,但她也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作为“野生”非凡者的她,在之前那位英俊先生的聚会上就已经买下了不少有关非凡世界的消息,特别是有关所谓的官方非凡者们,风暴教会的代罚者,黑夜教会的职业者,蒸汽教会的蒸汽之心这鲁恩王国境内的三大官方非凡者势力的相关信息,在其他的野生非凡者眼中,那是如狼似虎的可怕存在,是随时都会出现在任何交流的恐怖猎人,因此在他们的口中夏洛蒂获得的情报信息多多少少有一定的艺术加工。

作为一位菜鸟非凡者,在夏洛蒂眼里那有着教会做背景和野生非凡者们的侧面印证下的官方非凡者可是极其强大的存在,哪怕是随便挑出一位都能把自己全家控制起来,但就是这样的势力在这次交战中不仅出现了伤员更是有人死亡,这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

看着少女震惊的表情一闪而过汉娜面色郑重的解释道:“官方非凡者虽然有着系统性的管理和知识教授,但他们的个体实力其实也没有多么出色,所以每次爆发大规模冲突时死伤几人都是很常见的。”

见汉娜是对着自己解释的夏洛蒂赶忙起身鞠躬行礼道:“感谢您的讲解汉娜女士。”道完谢后夏洛蒂又悄咪咪的看了眼她的父亲,此时戴维斯子爵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像是在向着汉娜小姐致谢,又像是在肯定这件事情一样让人看不出在想什么。

汉娜接受了少女的感谢后继续道:“子爵阁下,这次就连蒸汽之心小队都有人员伤亡,以我们的实力很难完全保护好您和小姐,所以还请你再多雇佣几位人手。”

“那么,你认为这座岛上还有可以信任并愿意被我雇佣的非凡者吗?”

此话一出书房再次安静了下来夏洛蒂虽然不知道父亲是出了什么价码才雇佣来的这几位非凡者保镖,但作为新人非凡者她也知道非凡者的所需开销肯定不会小。

最近持续不断的风暴导致整座岛屿几乎变成了一座孤岛很难与外界联系,就算联系上了也难以在这风暴中航行至岛屿,另外长期的风暴还是影响到了戴维斯子爵家的经济情况,原本每月可以获得的一笔不斐资产都是靠海运从迪西郡运到海盗上的,但现在除了每周在岛上的收成和租金其他的经济来源几乎断裂。

再加上这突如其来的交战更是让所有知晓非凡之人有所警觉,官方非凡者更是加大了搜查力度想要在这个时候去雇佣非凡者简直是难上加难。

正当众人思考之际,身材高大占据着半个沙发的塞班·福特说道:“也许我们可以找互助会。”

“互助会?”除了汉娜外众人皆是一脸茫然。

“是的,我曾经在互助会那边干过一段时间,他们的确有帮助一些野生非凡者,但不知道这座岛上也没有这一类的互助会。”福莱特那一双熊掌般的大手揉搓着自己的脑袋。

“需要非凡者亲自去吗?”戴维斯子爵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直截了当的问道。

“不清楚,每个地方要求不同,不过我建议还是亲自去比较好,虽然互助会的人不会骗人,但还是当面说清比较好。”

“行。”戴维斯子爵微微舒了口气有道:“那么你们自己觉得谁去吧,如果需要资金就跟我说。”

“嗯”三人点了点头对此没有异议。

然而这就让一直坐在旁边的夏洛蒂更加迷糊了,作为非凡者新人的她虽然很高兴可以听到这么多神奇的非凡知识,但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让自己过来,难道自己成为非凡者的事情暴露了。

少女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得格外响亮,像是长年未曾启动的老式引擎,手掌中有滴滴汗液渗出,耳根微微发烫。

然而现场的几位大人正在协商有关雇佣和谈判的事项,完全没有注意到少女那微不可察的变化。

“那就先这样吧。”戴维斯子爵放下手中的笔看着经过不断删改的合同最终决定到,“这是基础事项,如果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请对方过来当面谈。”

“行”福莱特·霍琦说出了自他进入房间以来的第一个字并接过了戴维斯子爵递来的具体事项。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有如何问题可以再来找我。”说着戴维斯子爵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三人站起后准备行礼离开,这时戴维斯子爵忽然叫住了汉娜,“汉娜小姐还请等一下。”

另外两人见子爵没有喊自己便推门离开了,毕竟当初是汉娜邀请他们一起来子爵府上做保镖的,子爵和大姐头有来往他们也是清楚地。

随着房门被关上,世界再次被隔离了开来,房间内的三人互相看着彼此,好像在等着对方先开口。

“咳咳”最终还是现场唯一的男人戴维斯子爵率先开口道:“夏洛蒂,你为什么要成为非凡者。”

听到父亲这么说少女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有点紧张。

“不用紧张孩子,我没有指责你或生气的意思,我只是想要……更了解你。”

少女错愕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而透过父亲那灰褐色的眼眸少女只能看到爱与无奈。

“我的确不是一位合格的父亲,我害怕失去你所以选择了这里,这座岛屿。为了可以让你过上更安全的日子,我总是会插手你的社交和日常,对不起。。。”

说着他又指了指依然在房间里的汉娜道:“汉娜和我是老朋友了,这些年里她一直是我最信任的人,如果你有任何非凡方面的问题都可以问她,如果需要非凡材料也可以和我说,这是我和她的约定。”

少女向着汉娜行了一个标准的拜师礼道:“请多指教,汉娜老师。”

汉娜也是回礼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说着她上去两只温暖的手揉捏着对方细嫩的脸蛋,“真是羡慕夏洛蒂的肌肤呀,不像德莱赛这老古董,皮肤干干巴巴的。”一边说着手中动作不停,夏洛蒂似乎早就习惯了对方的这种行为,但在父亲面前让汉娜姐姐这样揉脸还是第一次。

戴维斯子爵也是满脸黑线地道:“你就不能稍微尊重尊重我吗,好歹我也是一位子爵耶。”

“你可拉到吧,想要雇佣我的至少是伯爵起步,就你那非凡知识水平和人脉也想雇佣到我,你能找到序列9的菜鸟都算你走运了,真不知道要是威德尔大叔还在会不会被你给气死。”

一边吐槽着汉娜揉捏夏洛蒂的动作越发的夸张了。

“快停下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