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战后

泽达岛有五个警局,他们分别坐落在东南西北四方和贵族区。

现在东部警局的胡夫局长,作为普通人中少部分知道非凡存在的人,他非常清楚拥有非凡的人和他们这些普通人之间有多么巨大的鸿沟,现在的他只能尽可能的将姿态放低,以免让这位刚刚从烟雾中走出的高级督察大人感到丝毫的不快。

看着眼前的男人胡夫局长毕恭毕敬的问道:“先生,请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刚刚整条街区都在持续不断的发出着可怕的爆炸声和恐怖的咆哮声,他们这些警察除了逮捕或击杀几位疑似邪教徒成员外什么也做不了。

“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们只要处理后续就行。”面容苍白的男子说道:“对外就说是邪教徒试图用炸药引发火山喷发所以袭击了这里就行。”

“好的,好的。”胡夫局长连连鞠躬答应道。

“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见面色苍白的男子要走胡夫局长赶忙问道:“先生需要马车吗?”

“不用。”说着那人便消失在了看热闹的人群之中。

胡夫局长目送男子远去后回过头来,脸上的谄媚与敬畏一扫而无,向着那些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的警员们大声呵斥道:“还看着看嘛,赶紧去抢救火势呀,一个个的跟个卷毛狒狒似的真不会来事。”

。。。

于此同时

齿轮广场,乐善好施餐厅

两个人正在餐厅里喝着咖啡,现在全餐厅除了几个服务员和厨师外也就只有他们两了。

从刚刚开始爆炸声和惨叫声就时不时地传入他们的耳中,然而这里的人却是非常淡定的干着自己的活并告诉他们,不用担心他们要找的人很快就到。

“大人,他们真的可信吗?”一位有着淡灰色长发的少女问道

“不用太担心,他没有必要对我们下手。”罗伯·肯贝尔抿了口咖啡冷静的说着。

不论是刚刚的爆炸还是不远处怪物的嘶吼在他的灵性直觉中这里始终比外面更安全,悄悄咪咪地打量着其他几位正在收拾服务员,大部分客人们在刚刚听到爆炸声时便顾头不顾腚地逃跑了,被推倒的桌椅倒还好说扶起来便是,但撒了一地的汤汁和时不时被爆炸声震落的灰尘就需要费点力气了。

看着自家师兄没有过多解释,长发少女也没再追问,只是在自己的茶水中吹着泡泡。

。。。

“我说我们这样打下去谁都讨不到好处,不如就此罢手。”

身披纯白婚纱的丰满女子挥舞着比那婀娜身影巨大数倍的大剑不断向着敌人的头颅挥砍,她那身洁白的婚纱上没有丝毫的污垢,像是纯白天使守护在她的身边,世间任何污垢都无法靠近她分毫。

“抱歉了,美丽的女士,但是我们也是需要吃饭的。”说着浑身赤红的中年大手一挥污秽而堕落的词汇带着黑色的烟雾卷向了遍地的尸骸。

“血肉”

瞬间,无数的人体组织开始互相拉扯,吸引,拼凑,它们组成了数个令人作呕的怪物。有的体态肿胀像是即将爆破的巨人观,有的用骸骨作为盾牌无数手骨抓握着彼此,有的如则是将一层层发臭的器官披在外面看不出本体,这里光是看着就让人感到灵性失控的怪物们,随便放出一只都够单挑一位序列8的非凡者了。

“上”

那些刚刚站起的怪物们开始以各种方式向着那婚纱女子奔来,有的靠着身上腐烂的脏器进行远程抛掷,被投掷出的脏器落地瞬间发生了可怕的爆炸,无数带有剧毒恶心的粘液和伴随污秽灵性的气体瞬间笼罩住了一片不小的区域,然而在那腌臜污垢之中一个纯白洁净不可冒犯的身影瞬间跃出宛若泥沼中的青莲,手中大剑挥舞迎面冲来的两个骸骨怪物瞬间化作齑粉。

一只体态臃肿浑身长满巨大肉瘤的怪物滚动地向着女人重来,双方丝毫没有减速的撞在了一起,然而意料之中的爆炸声或斩击声并没有传来,那肿大的怪物就这样滚了过去什么都没碰到似的直到撞在山崖上,脏器和体液炸成了一滩污垢的涂鸦。

一条类似蜥蜴的怪物忽然将尾巴扫向中年男子,然而却只是扫了个空。

斩击穿透中年男子的身体却未能伤其分毫,下一刻一道一模一样的斩击飞向某处,而那无人之地却是忽然传出了镜子破碎的声音。

“缓慢”

一颗躺在尸骨堆中的头颅忽然开口念诵起让人恶心的词汇,同时一个白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那。

“圣光”

瞬间一道无瑕的白光爆发,以其为中心方圆三十米左右的范围内所有尸骸全部化为了飞灰。

真是个不明事理的家伙,女子心中如此想到身形再次消失,然而对面的中年男子似乎已经没有继续打下去的心情了。

“熔岩”

剩下的几个怪物几乎同时开口,大量硫磺火球开始凝聚。

“该死。”女人已经决定撤退是,但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此地禁止隐身。”

女人的身形出现的同时硫磺火球如雨点般向他射来。

“守护”

庄重而宏伟的声音从女人的口中发出,大剑横亘与胸前一道宏大的壁障挡住了飞驰而来的火球雨。

然而就便是这样密不透风的防御也终究是晚了一步,一颗船舵大小的火球砸在了她的腰上,纯白的婚纱开始滋滋作响,无数花边开始有了烧焦的趋势。

咔嚓

一声脆响刚刚火焰还在灼烧的人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枚已经被烧黑的镜子。

“逃地倒挺快。”男人收回灵性让还能活动的那几只怪物戒备着周围独自向着某个仓库走去。

。。。

蒸汽教会名下医院,瑟温治大医院

今天的事件导致大量的人员伤亡,此时医院的医生们已经开始超负荷工作,不过他们面对的还算是普通的正常患者,在医院的某处有着一个单独的手术室,这里的机械设备比其他手术室都要先进。

“心脏破裂,有自内而外的烧焦痕迹,血泵运行正常。”

“主要血管40%需要换新,已更换人造动脉”

“肺泡破裂,气管出现严重卡血,已连接人工肺。”

“表皮没有太大损伤,可以肯定是受恶魔的诅咒影响导致的重度烧伤。”

“这老家伙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命大,居然遇上了这种事。”手术室外一个穿着奇特长裙的少女正无聊的看着书,口中还不忘调侃正躺在手术室里的桑德斯。

忽然过道的门被推开一名身穿骑士服的飒爽女子走近了廊间正是卡兰,见走廊里还有一位少女女子卡兰不由得警戒了起来。

“请问你是?”卡兰语气温和的像是邻家的大姐姐,但她的手却是紧紧握住了身后的三节棍。

“不用太紧张,让他人自我介绍之前不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吗?”少女又翻了一页完全没有看卡兰。

“这里是蒸汽教会的地盘。”卡兰厉声道手中灵性逐渐注入三节棍中:“如果……”

还未等卡兰说完少女从书中拿出了被她当做书签的物品,那是一个刻有齿轮注射器和眼睛的符号,作为机械之心的卡兰怎么会不认得这个符号,那是机械之心内部成员核心(core)的徽章,每一位核心成员都有可以越级战斗全身而退的能力,而且据说核心小队的人员变化并不频繁,他们的实力放在如何卡兰已知的隐秘组织中都算是抢手货了。

“抱歉,我为我的态度向您道歉,女士。”卡兰在胸前连点三下以表歉意。

然而少女依旧翻阅着手中的书籍,一只手把玩着那枚有着非凡意义的徽章,完全没有理会对方的样子。

看少女完全无视了自己的存在,卡兰也没太在意,转身准备离开,毕竟她主要还是担心桑德斯队长的情况才过来的,再加上现在机械之心小队战力大损如果有人来突袭这里的医院那将是一场不可挽回的灾难,他们已经失去一位队友了……然而现在这里有一位核心成员坐镇她便可以放心的回办事处处理接下来的问题了。

。。。

齿轮广场,乐善好施餐厅

街道上的人群已经不再恐惧,警察的马车有序的疏散着交通为医护车开路,人们有的相拥而泣,有人麻木的寻找着什么,有人失魂落魄的看着被炸毁的小店,有的拿着某件物品泣不成声。

看着这一幕幕少女感觉鼻子有一丝微微的酸涩,她想起了之前师傅教授他们知识的日子,想起了和小伙伴们一起玩闹的日子,然而家……已经回不去了。

罗伯·肯贝尔则是麻木的看着这一切,这就是非凡世界的常态,两个强大的非凡者在城区打架必然会引发不小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你们就不好奇打架的双方是谁和谁吗?”一个和整个环境格格不入的欢快声音响起,少女和罗伯·肯贝尔同时看去,来者正是西蒙和查理斯。

少女刚想点头罗伯·肯贝尔抢先回答到:“这不是我们可以了解的。”语气随不算冰冷但也没什么好脸色。

西蒙笑了笑说道:“那可正是可惜了,如果你刚刚思考了那个问题我就不用支付后续的报酬了。”说着他的视线跨过罗伯·肯贝尔看向他背后的少女道,“记住,作为怪物收好你的好奇心。”

温和的语调却像是寒冬腊月的风霜让少女忽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是灵性直觉在警告她,可是为什么呢,好想开灵视看看啊,不行,绝对不行。

看着少女内心天人交战西蒙也收起了玩心,瞬间少女对他的好奇一扫而空。

少女迷茫的看着西蒙的同时,查理斯和罗伯·肯贝尔也在打量着彼此。

大致估算出对方的实力后第二个任务正式开始。

在这紧张的氛围里西蒙率先开口,“在此之前我能要一份羊羔吨豌豆汤吗?毕竟我从早上开始就没吃过东西肚子额的厉害。”

众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