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战场

“愿蒸汽引领你的灵魂孩子。”

桑德斯语气落寞,但他的情绪是那样的平静,他像个失魂落魄又无家可归的老头,漫步在这天灾般的场景中,但很快这个与环境格格不入的老头便被人盯上了。

砰砰砰

还未等阴影中的人出手,一个个狭长的枪管便已经完成了射击任务被桑德斯收回体内。

他的身体有将近40%被机械取代,他的身体虽然不如高序列那么强大,但在同序列中他的这一身机械可以和战士途径的人掰掰手腕。

簌簌的灰尘逐渐覆盖了被熔岩炙烤过得漆黑大地,桑德斯发现他已经找到目标了。

那是一只巨大恶魔,好消息是对方奇特的灵性外溢现象证明了那是一只召唤物,只要破坏法阵对方的消失就只是时间问题,但坏消息是那家伙的体魄速度和力量可不只是强了一星半点儿,哪怕是桑德斯这种序列7在他手上也讨不到半分好处。

。。。

十五分钟前。

马车缓缓停下,查理斯站在离马车不远处毕恭毕敬的等待着他的客人。

“下午好,伊伯特夫人。”

“下午好,侦探先生,希望您能给我带来些许好消息。”一位十分具有熟妇韵味的女士快步跟随查理斯走进了事务所,对方虽然步伐急促但每一个动作都非常贵族们的礼仪要求,即便是当地最严厉的老绅士也难以挑出什么问题。

“请坐。”

伊伯特夫人款款大方的坐在沙发上,她身边的贴身侍女则是站在身侧帮忙拿着夫人的手提包,查理斯将提前准备好的资料放在伊伯特夫人的面前。

“这就是你查到的消息。”

伊伯特夫人快速的翻动着手中的资料,上面写着从各种角度分析下那位千金小姐失踪的可能性和原因,然而每条情报的最后都写有同一句话“可能性为零。”

伊伯特夫人翻动资料的手越来越快,表情也是越来越狰狞,那原本好看的礼节性微笑已经被愤怒所取代,她狠狠地撕扯着最后那几页纸张。

“你是在消遣我吗!!”愤怒的嘶吼声吓得她身边的贴身侍女身体微微颤抖。

“当然不是,伊伯特夫人,事实上我们已经找到您家千金的踪迹了。”一道温和或者说懒散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一个身穿制式西装的男子端着两杯茶走向他们,他那帅气脸上擎着的笑容让紧张的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些。

“那么消息呢?还有你是谁?”伊伯特夫人理了理额头前那几根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而飘起的发丝,起伏的山峦依旧急促似乎还在生着闷气。

查理斯看了看伊伯特夫人,又看了看那位贴身女仆道:“这位是西蒙·麦克阿瑟,是我的助手,他大部分时候都在外帮我收集情报,这次的线索就是他找到了,但您确定要直接说出来嘛。”说着他将两杯茶放在了自己面前,这让刚想拒绝的查理斯略显尴尬。

伊伯特夫人看了眼贴身女仆道:“把包给我。”

“是,夫人。”女仆将手包毕恭毕敬地递给了伊伯特夫人后离开了事务所。

“现在可以说了吗?”

伊伯特夫人将一只手伸入了手包中,似乎摸索着什么。

西蒙笑着问道:“伊伯特夫人,请问您觉得康斯维男爵的舞会如何?”

伊伯特夫人露出了一丝迷惑的神情说道:“那是一场传统的贵族舞会,这不是你这个平民可以妄加议论的。”

西蒙的表情没变继续问道:“哪您可否回忆起你和那位一起跳过舞,是什么曲子,和哪位先生或小姐说过什么?”

“你这和我的女儿有什么关系,那只不过是一场传统的舞会,只是一场传统的舞会,只是……”此时伊伯特夫人的迷茫神情更甚,原本坚定地语气渐渐变得困惑,最终成为了不断重复的呢喃。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您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愿承认。”见时机成熟西蒙开始趁热打铁“因为你从未那样享受过,你从未那样被男士们众星捧月,你从未听过那样好听的话语,你从未那样的感到自由。”

“不,不是的,不是的。”

“哪怕你在那个给予你欢愉的男人床上看见了自己女儿的遗骸。”

“你闭嘴!!!”

刺耳的嘶吼声夹杂着无尽的愤怒,那是对欲望的渴求,那是作为人的痛苦,那是母亲的自责。瞬间那女士手包中一股可憎的堕落气息爆发了出来,无数恶念像是密集的卵鞘即将孵化,无数可怖的恶心咒术几乎是同时爆发。

然而下一秒,什么都没发生。

伊伯特夫人捂着头痛哭着,屋外伊伯特家的护卫好像是完全没有听见这声哀嚎,她手包中的符咒被触动但没有爆发。

。。。

与此同时,泽达岛的某处海边

正在交战的双方有一人忽然顿了顿,随后再次迎击了上去。

。。。

“时间把握的挺到位的嘛。”西蒙喝了口茶夸赞道。

“话说你这个能力是什么,作为解密学者的我居然没解析出来。”查理斯好奇的看着西蒙,对方刚刚施展的能力是一种类似太阳途径的力量,但其本质上却有着很大的不同。

“是,谁!”

这一声给西蒙吓了一跳,嘶哑的嗓音和痛苦的啜泣声中西蒙勉强听出伊伯特夫人从喉咙里挤出的问题。

“对方不是你可以抗衡的,你可以理解成邪教团。”

“邪教,吗?”伊伯特夫人擦拭着泪水带着艰涩的嗓音问道,“我该怎么做?”

“先喝口茶吧。”西蒙将杯子推到了对方的面前,伊伯特夫人丝毫不顾贵族风范的将茶连同茶叶一起喝了下去。

“谢谢。”细若蚊吟的声音中那吓人的嗓音已经消失不见。

“不客气,接下来请将手包给我。”

伊伯特夫人将手包递给了西蒙,西蒙用眼神示意着查理斯让他接下,在查理斯接到手包的瞬间他便明白了为什么西蒙不愿意接触手包。

那粘稠如同烂泥和腐肉混合物般的触感属实让人恶心。

没有去理会查理斯一脸吃了好吃的的表情,西蒙拍了拍手将两人的注意力集中了过来。

“好的,那么现在我们该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行动方针了。”

。。。

平民区,伦尔街

此时的伦尔街已经不复往日的繁华,遍地尸骸和被正在燃烧的杂物,让这难得的晴天变得像是地狱,奇怪的是尽管海风依旧呼啸,但空气中的烟尘像是胶水般始终未曾散去。

轰轰轰

几乎同时空气中传来了三声急促的爆响,一枚特制子弹以近乎三倍音速的速度命中了那巨大恶魔。

正在撕扯着人类尸骸的巨大恶魔腹腔被直接贯穿,连同身后几位邪教徒也一起遭了殃。

“东边。”

吼吼吼

巨大恶魔张开双翼,向着刚刚子弹射来的方向狂奔而去,一路上卷起的烟尘黏在了它那满身的血污上,让它在灰雾中有了更加逼真的保护色。

作为恶魔,他们寻找目标的方法比较独特,他们可以看见灵魂之火,可以嗅到情绪的味道,比较强大的血食虽然可以克制自己散发出的情绪,但灵魂是无法遮掩的,现在的桑德斯就像是迷雾中的灯塔般指引着恶魔前来取他性命。

300米……200米……100米……50米

近了,更近了。

“收网。”

忽然间四周的烟雾开始凝实,无数像是蛛网般的细丝将巨大恶魔捆在原地无法动弹。

“圣光”

四枚圣光符咒同时丢出,无尽的强光自那小小的符咒中爆发出来。

吼吼啊啊啊

恶魔的嘶吼声带着引人堕落的力量传入桑德斯的耳中,这种力量足以让半神陷入混乱,让所有的中低序列直接失控,然而桑德斯却只是眉头皱了皱,丝毫没有失控的现象。

不远处的商业街上忽然传来的可怖的爆炸声,无数子弹射击声和类人的嘶吼夹杂在了一起。

“吼吼吼”恶魔的嘶吼声越发的疯狂,越发的骇人,他的体魄在不断地变化着想要撑破这可笑的蛛丝,然而事与愿违,这蛛丝随着它体型的变化束缚越来越紧,划开皮肉勒住骨头。

这时意外发生了。

原本只会一个劲嘶吼的巨大恶魔忽然平静了下来,接着它的口中开始吐露出了一个个污秽的词语。

“熔……岩”

几乎同时原本已有楼房般高大的巨人忽然开始燃烧,它的体表如同流动的岩浆,它的血液开始沸腾,乌黑的血液流出体表发出了让人作呕的堕落气息。

嘶嘶嘶

一只熔岩巨手向着桑德斯抓来,浓雾中无数蛛丝想要拦住那只巨手,可刚接触便会被那炙热的高温瞬间燃烧殆尽。

面对这流淌着熔岩的巨物桑德斯没有后退,他的腹腔正在快速变化着,一个个精细的零件开始运作。

下一秒无数灵性开始汇聚在一个小点上,巨大恶魔认得这种气息,这是刚才命中自己的东西,它不能再挨第二下了。

巨大的手掌速度又快了几分,无数流淌着岩浆的骸骨向着桑德斯飞去试图阻止他继续准备,然而每一具靠近桑德斯的骸骨都会在半空被不知从那飞来的子弹击碎。

见干扰无效,巨大恶魔利用炙热的岩浆向地下腐蚀而去,想要让将本体躲入坑洞中。

就在这时桑德斯主动停止了蓄能,这让巨大恶魔也感到有点意外,但它也没有过多思考,操作这整个巨大的熔岩巨人向着桑德斯奔来,光靠这种程度的攻击是无法杀死他的。

富含强大灵性的子弹擦过熔岩巨人的身体消失在了烟雾之中,在远处产生了剧烈的爆炸。

还未等熔岩巨人得意于对方准头的歪斜,它忽然感到浑身的力量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流逝着,回头看去,那爆炸的位置正好是它的祭坛。

吼吼吼吼吼

愤怒,不甘与憎恶是它仅剩的情绪,它愤怒的看着那个人类,那个将他再次放逐回深渊的人类。

“诅……咒!”

滞涩而愤怒的声音在消失前留下了最后的命令。

忽然间原本一脸平静的桑德斯身体开始止不住的颤抖,大量机械零件开始脱落。

就在他倒下的同时一个人影接住了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