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矛盾

“我来付。”药师此时已经不想在等下去了,他左手掏出了他内衬中的钱包,像是生怕被别人抢先买单似的将手举得老高。

“天秤”先生的这件非凡物品叫做黄金天平,每次使用都需要在中间放上一定份额的特制金币,所以每次使用它时“天秤”先生都会让进行公正的双方决定谁出钱。

将金币放在了天秤中间像是手掌的符号上,只见那枚金币直接被那平面的图案握住,随着一道道微弱的光芒,金币被融入了天平之中。

接着,西蒙的字条和另一张写着字的字条被放在了天平的两侧。

“他们是否为真实。”

伴随着“天秤”先生庄严的宣读,天平中间的指标开始微微晃动但又很快归于了平静。

“经过证实这上面的情报为真。”

“天秤”先生面带微笑的将纸条递还给了侍者,随后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两人达成交易。

虽然“天秤”先生表现得游刃有余,但西蒙还是感受到了他的身体的些许异样,呼吸的频率在他坐下的瞬间有着微小的变化,就像是人类在忍耐某种痛苦时的本能反应一样的变化。

这次算是西蒙他们开了个好头,今天有不少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有的没能买到显得有点失望,这样的氛围一直持续到了查理斯的求购环节。

“有没有人有关于新党康斯维男爵的详细情报,价格根据你能提供的内容1镑到80镑不等。”查理斯那瓷白色的面具遮住了他大部分的面貌特点,他那双乌黑的眼睛让人们无法在这昏黑的房间内看清他的神情。

“这位……侦探先生,如果你想调查新党的康斯维男爵有关情报还请去找其他同行帮忙,想必他们很愿意帮你完成这桩单子的。”

一个带着墨绿色面具的中年男子瓮声瓮气地嘲讽到,不知是因为他没能买到自己想要的非凡材料,还是因为自己做的那几枚符咒完全没人买,自他坐下之后就一直用着抱有敌意的目光扫视着。

查理斯没有理会对方的调侃,这种石沉大海的感觉让那个人更加郁闷了。

不出意料的平静之后查理斯再次开口售卖起了自己制作的符咒,三枚透视符咒和一枚感官遮蔽符咒总共卖了110金镑。光是那一枚感官遮蔽符咒就被竞价到了80镑,透视符咒则没什么市场都是按原价出售的。

最后轮到西蒙了。

他先是看向了离他不远处正揣着纸条的青年药师说道:“驯兽师魔药配方。”然后是下一位女士“格斗家魔药配方。”一个一个这样点过去,除了查理斯和另一个序列7,其他人晋升所需的魔药配方都被西蒙准确的说出,此时的氛围略显压抑,大家都在为自己能找到后续的魔药配方感到高兴,但也因为那个人准确的说出自己的途径序列而感到恐慌。

“驯兽师魔药配方多少钱?”最终还是那个青年药师打破了沉静,虽不知为何但他对这个卖给他石化蜥蜴情报的男人莫名的有股好感。

很快,刚刚和西蒙进行过交易的人们也陆陆续续的开口了,西蒙也没卖关子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行情,序列8的魔药基本在300到360镑上下,因为途径的缘故有的常见,有的被官方抓得死死的,所以最贵的一个买到了420镑,最便宜的只收了285镑。

最后西蒙总共收入900镑和在他看来的等价物若干。

。。。

离开聚会回到了查理斯的事务所后西蒙将一张纸条递给查理斯。

“这是什么?”

“善者已经苏醒了,这是向祂祈祷的祷词。”西蒙一边粗鲁的扯着绑成死结的领带一边解释道,“祂现在的状态并不好,但至少祂醒来了。”

然而查理斯已经呆愣在了原地,解扣子的手迟迟没有继续下去,他的大脑现在像是一团混合着多种颜料的浆糊一样,混乱却多彩。

“啪”他下意识的拍掉了在他眼前左右横跳的咸猪手用自己都没有发现有点发颤的声音问道:“真的?”

“以善者的名义起誓。”

听到这句话查理斯攥着纸条的手更加用力了。

还没等西蒙再说些什么,一个蹬地翻身查理斯已经上到二楼,消失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真是个急性子。”

西蒙手一挥,房屋中的煤气灯同时熄灭而他也消失在了黑暗中。

。。。

翌日清晨,查理斯退开房门看见某人依旧是赖在沙发上不愿醒来。

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昨夜他思考了很久但最终还是没能向那位隐秘存在祈祷。

他渴望复仇,这股信念一直支撑着他走到现在,但每当他回想起那夜的场景他的身体依旧无法遏制的颤抖。

后来他加入了互助会,在那里他前所未有的感到放松,像是再次回到家人的身边,可每当他回想起那日发生的一幕幕,他依旧无法放下仇恨。即便不可能他也要向着祂挥剑,哪怕无法斩下祂的一根汗毛,可现在一个机会摆在了他的面前,向那位隐秘存在献上一切去祈求来那渺茫的希望,但他经过一夜的思考后放弃了,至少不是现在,现在的他一无所有,至少他认为他没有向那位隐秘存在祈求的资格。

“我有一个问题?”

“说”双眼紧闭的西蒙丝毫没有起床的征兆,懒散的语气好像多说一个字都得累死。

“善者喜欢什么样的……额,贡品呀?”

被子忽然被掀开,看得查理斯眼角抽了抽,他第一次发现西蒙居然是穿着全套西服睡觉的,

“你再说一遍,啥玩意?”西蒙一脸的不可置信将耳朵贴向查理斯。

“我想要祈求善者的力量。”查理斯直截了当的回到道,他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西蒙见他这副表情也收起了玩笑的作态,“善者所需的贡品是你们行善时的那种状态,好心办坏事也好,歪打正着也罢,只要你的出发点是为了帮助别人那就是好的。”

“哦,对了,还有就是你的这个帮助别人的想法要符合普世价值观,详细内容可以看临时工指导手册。”

查理斯被西蒙说的一愣一愣的,但听到最后他还是问道:“有什么快速行善的方法吗。”

“有啊。”

“是什么?”

西蒙不知从何处拿出了几张纸,“这些是明显侵害他人基本权利的犯罪行为,这种情况一般我们会认定其为‘恶行’,阻止‘恶行’就是行善。”

查理斯看了看西蒙手中的纸张忽然瞳孔颤动,那上面写的都是泽达岛上发生的事情“魔女拐卖人口案”,“拜血教血祭仪式”等等,这其中还有一件与他有关的案子“康斯维男爵邪神献祭事件”。

查理斯看了看手中的资料,又看了看西蒙问道:“这就是你找我的理由?”

“你猜。”西蒙回了个无所谓的表情向着盥洗室走去。

此时的西蒙内心也不安分,今天是5月28日距离愚者降临还有一个月,我提前踏足他,哦不,是祂的神国,心中充满虔诚。

想到这西蒙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听到西蒙的声音查理斯问道:“怎么了?”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

齿轮街,位于某处街角的工人联合办事处

桑德斯和卡兰正在休息室享受着今日份的中饭,作为蒸汽的信徒他们为了提高办事效率是无法维持那种用餐礼仪的,所以不少的蒸汽信徒都比较喜欢最近几年推出的名为“快餐”的东西。

在其中南大陆的卷饼是他们蒸汽小队的最爱,一张大饼加入足量的肉与蔬菜,豆子,再搭配上南大陆特有的各色调味料,那独特的芬芳直冲味蕾。

对于桑德斯这类进行过一定程度的机械化改造人来说,这种程度的快感可比去红剧场要爽的多。有时连咖啡和书本都无法给予他灵感,他便会去那家店子买一颗南大陆特产的辣椒。

“奈亚拉特小姐的手艺越发精进了。”桑德斯享用完手中的午餐后发自肺腑的赞叹道:“蒸汽在上,不知道哪位先生能够有幸娶到这样的一位女士。”

卡兰喝了口冰茶道:“队长,在女士背后讨论她的婚事是非常不礼貌的。”

桑德斯脸上笑嘻嘻地道:“抱歉,抱歉,愿蒸汽宽恕我的失礼,我实在是太喜欢今天的卷饼了,啊,那恰到好处的烤鱼肉和新鲜的蔬菜,搭配上那后劲十足的辣酱,简直就是极品,她甚至还免费赠予了我们每人一杯冰茶,蒸汽在上,我不得不再说一次,这简直就是我吃过最美味的午餐了。”

桑德斯笑呵呵的表情忽然僵住,因为他听到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哐当

门被直接撞开,一个浑身衣服破破烂烂的男人闯入屋内大喊道:“队,队长,出大事了,拜,拜血教的人出现在伦尔街上,正,正在杀人。”

“什么!”

桑德斯没有丝毫的犹豫道:“卡兰通知艾斯比取出封印物2-801。”

“是”

“海文通知弥赛灵·琼斯,邪教徒入侵,一级戒备,启动核心熔炉。”

还未等海文回话桑德斯已经飞出房间进入了一个暗道,他的目标是率先前往进行镇压,而且今天是莫泊和海文一起巡逻,如今只有海文一人回来现场情况可想而知,思考间桑德斯已经来到的蒸汽教堂的地下。

这里有一个类似炮管的东西,桑德斯按下按钮快速的调整好参数,瞬间进入到了炮管之中。

伴随着蒸汽机的巨大轰鸣一个人形炮弹滑过天空,此时的桑德斯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滚滚浓烟和正在奔逃的人们,空气中刺鼻的硫磺味已经表明了来者的身份,一个至少序列7的恶魔。

桑德斯双臂展开,无数细小的发光颗粒撒向了正在疯狂逃命的人群。细小的颗粒很快就伴随着浓烟被人群吸入了体内,渐渐地疯狂且混乱的人群开始变得缓慢,这时警察署的人开始引导人们有序的撤离,很多摔倒的人被身边的人扶起,受了伤的人被优先运往医院。

这时桑德斯已经非常靠近战争的中心了,他一直在搜寻着莫泊的身影但始终没能找到,直到他的灵性直觉有了触动。

他猛然降落,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这是一片焦黑的泥土,除了满地被岩浆烧毁的尸骸外什么都没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