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风暴前的安宁

眼前的男人大约有1米8左右,健壮的肌肉撑起一身宽松的休闲装显得很有压迫感,黑褐色的短发与那张成熟的老脸显得相得益彰,乌黑的眸子深邃而空洞,左手戴着一只机械手表这玩意在这里虽不是什么高级货,但也是价格不菲。

“真是让人意外,一位高级临时工居然会光临寒舍。”他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接着道,“能说一下理由吗,‘奇穷’先生。”

“没必要将那两个字咬的那么重查理斯·霍琦先生,或者叫您查维斯·……”

“咳咳,还请不要乱说,这里只有查理斯·霍琦。”

“行吧。”西蒙打量着房屋的布局说道,“我就在客厅待一宿好了。”

查理斯眼角抽动“随你。”言罢端起咖啡杯便向着书房走去。

“接下来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去富人区查案子,还有码头区。”

查理斯身形一顿,回头看向客厅道:“请问能告诉我原因吗?”

“50镑。”

“我怎么知道你的消息准不准。”

“以善者的名义起誓。”

“当真?”

“当然。”

“行,我信你了。”

“靠,你个老贼诈我。”

哐当

房门被关上,查理斯完全无视了客厅里那人的念叨。

。。。

翌日清晨。

感受到了久违的阳光撒入房间照亮了客厅,沙发上蠕动的西蒙裹了裹身上的毯子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昨夜狂风暴雨响了一宿害的他一宿没睡好。

“我待会还有事要出门你也赶紧起来。”

听着查理斯的催促声西蒙不紧不慢的伸了个懒腰回了句:“得嘞。”

简单的洗漱过后西蒙和查理斯一同来到了离家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

“什么案子?”西蒙喝着甜冰茶瞟了眼查理斯手中的文件。

“一个男爵的夫人说,她家的女儿无故失踪了,让我帮忙寻人。”

“哦,那么有线索了吗?”

“还没有,没有谈过恋爱,家族没有精神病史,没有发现特殊药物依赖,家境富裕,与他人关系良好。”说着他将手中的烟蒂掐灭又端起了咖啡。

“这样吗……嗯,她最后是在哪里出现的?”西蒙猛嘬了一口甜冰茶后发出了畅快的声音问道。

“她最后是出席了康斯维男爵的宴会,据说是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出席的,当天回来后也是三人一起。”

“康斯维男爵……吗。”西蒙从杯子中剩下的冰块倒如口中嚼的嘎吱作响。

“是的,康斯维男爵,最近他们家经常举行聚会,据说是为了拉拢那些贵族们,毕竟康斯维先生属于新贵族,在上流社会没有什么自己人,就像是罗塞尔大帝说过的,没靠山。”

把那稀碎的冰碴咽下肚西蒙打了个冷颤问道:“这案子什么时候汇报?”

“明天下午,有什么发现吗?”

“暂时没有。”西蒙用一块不知从哪拿来的纸巾擦着手道,“作为在你家住了一宿的补偿,让我出一份力怎样。”

查理斯冷笑了一声,“哼,不怎样,我可不想和一个戴着单片眼镜的人一起查案子。”

“行了行了,那事是我不对,我当时不也是为了能快速找到你吗,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西蒙语气诚恳眼含真意,只不过脑海中响起了那首歌的歌词,享受犯错的快乐,永不悔过。

。。。

陡峭的山崖边有着极其隐蔽几道人影向着远处飞驰,很快他们便来到了一处奇特的私港。

按照这里的地形来看,陡峭的山崖和随处可见的暗礁都足以说明这里不适合用于建造港口,但这只有这附近的地形变化显得很突兀,陡峭的山崖被凿穿,随处可见的暗礁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里有着几个大型仓库和一艘架构奇特的帆船停靠在港口,港口极其狭小几乎无法容下第二艘船。

那几道人影来到一堵石墙前有节奏的敲击着,伴随着有敲击声墙上的石砖开始像落叶般飘落,很快便出现了一个可供一人通过的入口,从外面看里面乌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其中一人快步上前直接遁入了黑暗中,而余下几人也消失在了原地。

无尽黑暗的尽头有着这世间唯一的光,人影向着光的方向飞驰,那是一扇光门,推开光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闪烁着的光团和无数面相对的镜子,刚刚那个人也是从一面镜子中走出来的。

“怎么了?”柔和的女声在这空荡的镜子屋中响起,那声音让人上瘾,让人发狂。

人影极力遏制着自己那越来越混乱的想法,可无论如何冥想都无法让他保持理性,无数温暖将他拥入怀中,无数呢喃让他失去思考的能力。

“啧”

在这嫌弃的咋舌声发出的瞬间那人影恢复了平静,但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失去了什么,内心无比的空虚。

“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镜子中一位有着一头长发的女子逐渐显现出身形,无数面镜子反射出她那绝美的胴体,无论那人影将目光挪向何处都无可避免的会看到那让人血脉偾张,难以遏制的再次涌出不过这回比刚刚好多了。

“大人,维娜斯女士与当地的蒸汽之心小队发生了摩擦受了伤并使用了您所赐予的那枚符咒。”人影毕恭毕敬的回答着。

“哦,那蒸汽之心呢?”

“蒸汽之心小队无人员死亡。”

“真是个废物。”女子虽口中斥责然而却只是伸了个懒腰,像是享受着晌午晨光的猫咪般趴在镜子上。

“还有什么要汇报的?”

“是,蒸汽教会那边好像没有注意到这件事的异常所以没有进行大规模搜索;风暴教会近日有一些航海士平凡出没与附近,据线人汇报他们有大动作;极光会最近忽然消停了,派去的线人也被杀了;拜血教最近因为补给船沉没,而且最近受风暴影响来往的船只越来越少,所以他们为了抓几个血食和我们产生了摩擦,罗狄蒂女士正在处理此事。”

“行了,我知道了。”

下一刻那人影忽然消失,随后出现在了石墙外。

就在人影消失在房间中的同时,那面容绝佳的女子从镜子走出,原本由无数光点组成的镜子屋忽然被一个丰满的阴影所笼罩,但很快阴影消失,光线流淌过她那精致的肌肤倾倒在镜子没有丝毫阻碍,无数镜子中那一道道慑人神魂的曼妙胴体足以让任何见到她的男人为之发狂。

她左手托起明光,右手握着一张略显褶皱的纸张。

上面用娟秀的字迹写道“他饿了”。

。。。

泽达岛南方

一个小小的独立海岛上,三个身披风暴教会制式长袍的男人们正在一个巨大的符号前虔诚地祷告着,他们低声呢喃着语气时而激动时而平缓,像是风暴之中的海面波澜起伏。

他们叩首膜拜口中高呼:“赞美您伟大的风暴。”接着三人同时起身向着不同的方向沿着海面疾行而去。

真正的风暴即将来临。

。。。

深夜难得的平静了下来,最近频繁的风暴已经让不少老弱妇孺彻夜难眠了,岛上不少的风暴信徒都在虔诚地祈祷着,希望风暴宽恕他们,给予他们短期的慈悲,不然他们就赶不上夏末的大捕捞了。

工业区,铁桶酒吧

这里有着一个极其隐蔽的非凡聚会,这个聚会可谓是仅次于极光会W先生所举办的聚会了。

西蒙和查理斯顺着楼梯来到了一处仓库中,此时除了他们以外还有7人已经就位了,他们每人都带着其他的面具,有的披着斗篷有的穿着刻有繁复花纹的长袍。

待到西蒙和查理斯坐下后,一位富有磁性的嗓音说道:“时间到,开始交易。”

“求购石化蜥蜴的血液300毫升,价格好说。”一位体型略显圆润的青年忽然站起率先开口道。

他满怀希望的扫视着众人然而并没有收到答复,但众人看他的眼神也是略有兴奋。

见没人回应自己青年男子唉声叹气的坐了回去,“老样子,皮肤,肌肉伤口药剂14镑一支,力量药剂30镑一支,安神药剂17镑一支。”

“为什么力量药剂涨价了?”一位用大红色斗篷遮住身形的女性开口问道。

“女士,打听这种商业机密是不好的行为哟。”男子惨笑了一声完全没有解释的想法,他已经三次提出想要石化蜥蜴的血液了,但一直没能得到这让他有些心烦。

“抱歉,力量药剂请给我来两支。”

“请给我来三支治疗伤口的药剂。”

此时西蒙也举手说道:“我没有石化蜥蜴的血液,但我知道那里有。”

“真的吗?!”那青年男子忽然一跃而起,整个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将身体转向了西蒙。

“是的,我可以保证我的情报的准确性,但我不确定最近的风暴是否会造成什么影响。”

听到西蒙这番话那青年男子是又惊又喜,喜的是这石化蜥蜴的所在地大概率离自己很近,惊的是生怕这场风暴伤到他的宝贝蜥蜴了。

“你想要什么?”青年男子做了几次深呼吸后终于让自己恢复了理智,他不由得开始为对方的出价感到担心,如果太过昂贵那么他可能就要和这些小可爱们失之交臂了。

“你上次拿出来炫耀的那个安眠药剂还有吗?”

“有,总共有三支,您要是嫌不够我回去立刻制作。”

众人此时都有些侧目,上上回集会那药师给他的安眠药剂那是一顿吹,什么“三滴滴在他人鼻尖上就算是疯子也能睡个好觉”,什么“保存期长达半年”诸如此类,更可恨的是在“天秤”先生的认定他的药剂的确可以做到他所说的那种程度后他却死活不卖,像极了在你面前炫耀的狗大户。

西蒙之前也有把这药剂弄到手的想法,但其一他也没有什么可以和对方谈的条件,其二当时的西蒙还是那个西蒙,他对这种药物可没有兴趣。

“三支足够了,我将石化蜥蜴的大致生存场地写出,由‘天秤’先生做公正想必您没有意见吧。”

“是的,我完全同意。”此时的青年药师已经激动的疯狂抖腿,一双狭长的眼睛死死盯着对方手中的纸条,生怕自己一个没看住就被人调了包。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就由我来进行公正吧。”

说着,一位侍者便端着一个金色的天平走向了“天秤”先生。

“天秤”先生看向西蒙和青年药师问道:“你们谁付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