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序章

“该死的,那个失控的怪物在哪里。要我说我们当时就应该直接上去打爆那畜生的头,而不是等他睡着。”

一位淡蓝色头发的男子向着身边的人喝问道,声音不大却让那位正在奋力奔跑的女子身体一哆嗦,好看的墨绿色眼眸中有两滴晶莹的水珠在眼眶中打旋。

一位头发颜色更偏深蓝的中年人一边盯着一个罗盘一边说道:

“行了奥托,你不要指责她了,是我让她对那家伙进行入梦的,毕竟最近我们的辖区里出现了拜血教的虫子,刚刚那个应该就是恶魔途径的家伙,如果没错的话只是个序列8折翼天使,要是能活捉甚至审讯出什么有用的情报那可是大功一件。”

见那中年男子这样说那叫做奥托的男子语气也缓和了不少道:

“可那也是因为她的问题导致那家伙失控的,现在面对一个失控的序列8我们的赢面很小,如果当初我直接锤爆他的狗头那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了。该死的,入梦这种简单的事就算是一只卷毛狒狒来做也能做的比她好,真不应该让一个女人加入队伍。”

“行了奥托,代罚者小队应该很快就会过来,我们只要跟着就好,那只奇怪的家伙说不定还能让我们钓到大鱼呢。”

中年男人继续向着手中罗盘指针所指的方向狂奔,这是一件非凡物品是当初在一场地下聚会时缴获的,封印物编号3-721,代罚者小队的人一般叫它“猎犬”,是用一份占卜家的非凡特性所打造的,古铜色的外壳和一根暗红色的指针组成简易版指南针,可以找到离它最近的非凡者或是在一定范围内定位一位有详细描述的目标,至于它的副作用则是略显奇葩,需要在使用后将它泡入一大杯麦芽啤酒中直到酒被它“喝完”。

原本他们是个四人小队,刚刚完成追击任务准备回教会归还封印物3-721却在途中遇到了一名男子手持匕首将一名女子压在身下,那男子的状态很不对劲,中年男人瞬间就意识到他的非凡者身份,当即指挥队伍里唯一拥有控制能力的午夜诗人对那人使用了安眠。

就当那人迷迷糊糊的即将昏倒之时,手中的匕首脱落不偏不倚的扎在了那名少女的身上,少女刚从恐惧中恢复过来还没彻底睡着被这匕首刺中瞬间叫了出来,这一声尖叫霎时间让那男子清醒了过来。

可随后发生的事就在众人的意料之外了,那男子痛苦的双手抱头口中不断呢喃着污秽之语,伴随着一个个可憎的词汇被他吐出他的身形也随之膨胀,直至撑破了上身宽大的工人制服化作了一头两米来高的怪物,那怪物皮肤猩红宛如鲜血,除了抱头的双手又在腰间长出了两臂,青面獠牙目光凶狠宛若恶鬼降世。

代罚者小队这边有两位序列9的水手,一位序列8的午夜诗人以及一位序列8的暴怒之民,面对一只失控的低序列非凡者完全不怕,从阵容上来讲完全可以与之一战,在加上作为风暴之主的虔诚信徒代罚者小队的实战能力可不是吹的。正当双方剑拔弩张之际,那怪物却是四手双足并用飞也似的逃走了,代罚者小队的四人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有点不知所措。

不是说失控会变成疯狂地怪物吗,这怪物也太怂了吧。

一只失控非凡者会逃跑这件事可从来没听说过,为防止万一四人没有过多犹豫先派遣一人回去通知当地的两大教会,另外三人带着封印物3-721进行追击,至于那个昏迷的女孩,如果支援来的时候她还没死就顺便带走算了,毕竟他们可是听到了那个女孩是向着黑夜女神祷告的。

就这样他们从下午一直追击到了午夜。

今天他们三位被这只怪物的智慧所震撼到了,一路上这怪物又是钻下水道又是走荒地,这种路线的选择甚至让众人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在追踪一只失控的怪物了。

。。。

当地某处比较高级的庄园内,恢弘大气的舞会现场几十位戴着面具身着华丽礼服的男男女女正在享受着这场盛大的宴会。

有的相貌不错的少女与几位老爷离开后便再也没有回来,欢愉声回荡在整个庄园之中,房间里的侍者们,大厅里贵族们,花园和一些狭小的空隙里那些渺小的生命们。

所有的一切都在享受着这极致的欢愉,极致的堕落。

在这疯狂地月色下有一个房间却是出了奇的安静,一位相貌端庄的中年绅士穿着浴袍坐在舒适的沙发上享受着一支布兰兹雪茄。

壁炉火照在红色的沙发上与猩红的月光交相辉映。

吞云吐雾间中年男子将烟灰弹向桌面,在那珍贵的红木桌上摆放着一颗头颅,一颗少女的头颅。

头颅的表情定格在最后的那个瞬间,痛苦,惊慌,享受。舔了舔嘴角感受着口腔中的一丝腥甜,中年男子不由得回味起了那少女在舞会开始时的表情,哦,简直精彩极了。

“大人。”

一阵敲门声将他从回忆中拖了回来。

“进来。”

一位浑身乌黑打扮的男子推门而入,他手中拿着几张微微发黄的纸张,纸张上面的笔迹都还未干,虽是将面容隐藏在了乌黑的装扮之下但抽着雪茄的男子却能感受到他在恐惧着。

“大人,这次的资金已经到账了,魔药与那些血食明天就到,另外教廷那边发来电报希望您能注意有关第三代差分机的情报,西蒙那个废物如您所料的没能下杀手,最终失控变成了怪物,但是……”

听到“但是”这个词中年男子的眉头一皱将手中的雪茄直直摁在了那颗头颅之上,瞬间原本散发着微微烟草香气的雪茄上有强光迸发,一滴滴岩浆顺着焦糊的头颅穿透地板,烫的楼下正在寻欢作乐的两人面目全非哀嚎声不断。

看到这一幕那乌黑打扮的男子大气都不敢喘,本就强装镇定的身体开始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说吧,那个废物怎么了。”

中年男子的口气毫无起伏如同幽邃深渊中传来的回音。

“它,它和代罚者遇上了但,但是它没有战斗而是直接逃跑了。”

说到这乌黑打扮的男子身体抖得厉害,虽然知道自己生死完全掌握在这位大人手中但还是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此时听到这条消息的中年男子也是楞在了原地,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失控的怪物会主动逃跑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序列8的折翼天使。

短暂的寂静后雪茄被点燃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它跑哪去了,代罚者那边什么情况。”

“它先是进入了贫民区随后跑到了的一个非凡聚会附近,之后向着码头区跑去。代罚者那位航海家索隆已经被吸引走了,另外机械之心也派遣了一位序列8和两位序列9前去支援。”

中年男人吸了口雪茄,随后缓缓吐出道:

“很好,这远比预想的效果好,留一个人确认那个废物死透了让其他人都回来,不用回收那份非凡特性了,希望那个废物可以在最后这段时间里发光发热吧。你可以退下了,或者加入这场舞会。”

乌黑打扮的男子赶忙说道:

“感谢大人的邀请,小的将这些事做完就来。”

随后轻轻地关上房门从暗道离开了庄园。

“真是一位好孩子呀,那么,我也差不多要邀请下一位了。不如就去邀请这位少女的母亲吧,她的味道应该也很不错,或者我应该邀请那位绅士共进晚餐。”

。。。

群星围绕着高悬于天的腥红之月,它们簇拥着它,它们羡慕着她,它们畏惧着祂。

而祂静静地观看着不远处那颗星辰上的生物们麻木,悲鸣。看着它们在那颗星球上诞生,受难,死亡。

夜幕之下的码头区显得那样静谧,就连狂暴的大海也消停了下来。码头区中的一处钟楼之上一个个模糊的人影正潜伏于暗中观察这远处的一个怪物。

“有看出什么了吗?”

一位身着灰白长袍的老者举着望远镜死死盯着不远处那一只样貌奇怪的神奇生物。

“这简直就是神迹,可以肯定的是他已经失控了,但是有一股力量似乎正在干扰他失控的进程,天哪,他似乎达到了某种……某种平衡,对平衡。我的差分机呀,这真是太了不起了。”

一边的海蓝色头发的中年男子一脸迷茫的看着身边的老者说道:

“要么我们现在就去击杀它,要么我们现在就去活捉他,桑德斯我是看在你的神秘学知识上才叫你过来的,如果你实在给不出什么实质性的意见的话我们就直接去处理掉它了。”随后又向着身边的一个青年问道:“那家伙的资料找到了吗?”

身边的青年人赶忙回应道:“找,找到了。麦克阿瑟·西蒙,男,18岁,幼年时期家庭条件不错受过一些教育,可随着谷物法案的推行父亲下岗,随后全家出海做生意,结果遭遇海盗打劫,母亲死亡父亲残疾,于提亚纳港登录并居住,13岁父亲自杀。之后疑似与非凡者产生关联,先是与死神教派的人有所接触,后在一次大清扫时侥幸逃过一劫就此了无音讯。最近接到报案说有奇怪的人在贫民区游荡,在随后的调查中确定其为组织拜血教的一员,不过根本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普通人。我们代罚者小队于清晨4点开始盯梢直到中午11点发现可疑人员并进行追捕,当场击毙序列9罪犯两人缴获少量子弹和一把左轮。在下午3点返回教会的途中偶遇接近失控的西蒙……”

听到这中年男子举手打断了对方的报告说道:“之后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无须赘述,当务之急是解决掉那个怪物。”

“它的确非常特别,但根据我刚刚的观察和占卜对方的大概情况我已经非常清楚了,我们这次行动没有任何危险。”桑德斯收起望远镜忽然看向中年男子神情激动,就像是个十多岁的孩子一般,脸上的褶皱都叠到了一块。

没有危险还磨蹭那么久,蓝发中年人在心中默默腹诽着说道:“既然没有危险那还是按原计划进行,行动。”

四道黑影快速向着那怪物的位置包围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