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交战

太阳的身影逐渐取代了乌云与细雨,他撒下的阳光温暖这万物,迎着温热的阳光罗伯·肯贝尔闭上了双眼,作为怪物途径的非凡者直觉往往比感官更有效,一边感受着周围环境的变化一边思考着。

从刚刚的植物攻击和地下游走的能力来看,对方很有可能是一位德鲁伊或者拥有德鲁伊非凡特性所打造的封印物,如果是德鲁伊那么我完全不是对手,就连逃出他的攻击范围都很难。但对方并没有第一时间对我发动攻击而是优先解决了想要逃跑的两个黑帮普通人,也就是说对方极有可能不是冲我来的。

想到这罗伯·肯贝尔忽然大声喊道:“这位大人,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我们应该不是敌人。”那声音机械沙哑如同忽然扭动的齿轮一般生硬。

下一刻在罗伯·肯贝尔的直觉中大地忽然安静了下来,一切如同按下了暂停键般静谧除了他那依旧起伏跳动的胸腔。

忽然一根触手状物体破土而出,那触手像极了树木的根须如果没有那一只眼睛和一张嘴的话。

看着已经主动退出机器状态的罗伯·肯贝尔西蒙很是满意,又一个命运途径的家伙看来我和命运途径的人还挺有缘的。

接着罗伯·肯贝尔将手中的左轮丢在了地上随后慢慢地退到了一个非常合理的范围,在他的直觉中站在这个位置对他有好处。而他的直觉也没错,现在罗伯·肯贝尔所站的位置下方正好埋有西蒙的一枚符咒,现在的情况就像是对方将西蒙手中的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以表诚意。

被埋在土里的西蒙也没耽搁,操控着树枝说道:“你是谁,哪个组织的,为什么在这?”声音空荡如同在山洞中说话引发的的回响般让人感到不适。

“我叫罗伯·肯贝尔,来自生命学派,我们的船只在受到了袭击不得已来到岛上暂留,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因天气问题暂时无法离开,最近手头有点紧打算找这个黑帮‘借点钱’。”

“还有呢?”西蒙的语气平淡不带任何感情,因为他知道作为机械的对方不可能没有感觉到最近岛上发生的异常。

果不其然,在听到西蒙的问话时罗伯·肯贝尔顺着泥土传来的心跳声忽然加快了。

“其实,我还曾……”

一声振聋发聩爆响忽然扫荡而来,冲天的火光卷起浓烟直冲云霄。

格拉斯哥帮,炸了。

此时的罗伯·肯贝尔趴倒在地上险之又险的躲开了致命的冲击波,而在地下的西蒙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虽然他的失控状态有着极高的物理抗性,但震动在地下的传播更为强烈,若不是湿润的泥土为他消减了大量冲击,他现在可能已经被震碎成木屑了。

再次抬头看着依旧消失不见的树根罗伯·肯贝尔试探性的问道:“阁下?”

忽然,泥土翻飞就像是为了回应他的询问般一个壮硕的身影自地下钻出。他弹了弹身上的泥沙,随后又像是变魔术似的变出了一套明显小了几码的衣服,下一个瞬间他壮实的身形缩小到了让服装合身的程度。

稍作打理后男人正了正单片眼镜看着罗伯·肯贝尔道:“幸会,我还有事就不多叨扰了。”说着他打了个响指,随后两个壮实的中年人从马车内走出。

其中一人正是他之前一直盯着的老约翰,“哈哈哈,我们又见面了打手先生。”还未等罗伯·肯贝尔回话西蒙说道:“他们二人都是格拉斯哥帮的人,只不过现在他们改邪归正了,现在由他们带你去找保险箱。”

罗伯·肯贝尔听到这话心里略微有点复杂,毕竟靠着自己的直觉找到保险箱不是什么难事,多着两个普通人反倒是麻烦,不过他也不敢说,毕竟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男人比他强,而且强很多。

“你是不是认为带着两个拖油瓶非常麻烦。”好似看透了罗伯·肯贝尔的想法西蒙主动说道,“首先,我也想要那笔钱所以我不会让你全部拿走的。”

说着他从腰间取出三把枪和几发子弹递给了老约翰和杜姆,“其次,他们二人是帮派老人,他们对帮派内的熟悉程度比起你的直觉效率更高还能避开不少麻烦。”

接着他掏出了一枚符咒递给了罗伯·肯贝尔,“另外,我也需要尽早离开这里。”

罗伯·肯贝尔伸出手接住了对方递来的符咒,西蒙露出了一个玩味的表情,“不担心我做了什么手脚?”

“不担心。”罗伯·肯贝尔的语气再次变得冰冷身体的动作也有点滞涩“您需要我护送您的人拿到钱,我想要活着,我们没有利益冲突。”

啪啪啪

西蒙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鼓掌道:“不错,你的理智为你获得了更多的财富,所有实体货物你可以拿走三成如何。”说着他伸出手。

“成交。”罗伯·肯贝尔毫不犹豫的握住了对方的手。

“那祝你们好运。”西蒙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

格拉斯哥帮,废墟

到处都是火星和木屑,让人窒息的高温混合着尸体被燃烧的焦糊味蹂躏着活人的嗅觉神经让人作呕。

“热”

伴随着这个古赫密斯语的突出一个刻有独特符号的符咒飞向了废墟中的一个阴影中。

霎时间,炙热的火球在那里燃烧了起来,伴随着几声清脆的断裂声几根细不可查的细线被烧断。

“在那。”桑德斯那成熟的声音响起,一道倩影瞬间突进到了一面镜子前。

金铁交鸣声下一道道火花闪烁,那根三节棍狠狠地砸在了镜子上,然而镜子中忽然有一道富有曲线的身影闪出,只见她手持匕首格挡与那伟岸的双峰前,硬接下了这一击。

“诶呀呀,小丫头你这么粗暴可是找不到男朋友的哟。”

说着她纤细的手指一提,匕首瞬间震开了三节棍,随后伴随着她那纤纤玉手的挥舞,匕首在空中滑过了一道优美的曲线径直刺向了女子的腹部。

然而下一秒她便愣住了,以她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在攻击到对方后全身而退的,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大意的去攻击呢。

果不其然,就在那女子的匕首即将划到卡兰腹部的瞬间一根粗壮的棒状物体已经接触到了对方的脸。

这一击势大力沉,原本毫不起眼的三节棍上有着几道奇特的符文闪耀,随后但又很快归于了平静。

咔嚓

伴随着镜子的破裂声一个愤怒的女声响起:“你们这帮该死的爬虫,是你们逼我的,我要让你们全都给我陪葬。”

忽然一滴滴乌黑而粘稠的液体从房间的各个角落流出,那如同恶毒诅咒般让生灵忌惮的气息向着废墟的某处汇聚了过去,它们像是自冥土爬回来索命的恶鬼让人望而生畏。

“痛苦”

这个极其扭曲,滞涩的古赫密斯语响起的瞬间黑色的粘液好似沸腾了起来。

“糟糕,快过来。”桑德斯的脸上浮出了诧异的神情,一根机械钢索瞬间甩出直接捆住了刚刚起跳的卡兰,将她以一种极端的速度拖向了自己。

同时从桑德斯的口袋中飞出了四个小匣子,那四个匣子里面各有一面奇怪的旗帜,每面旗帜上绘有繁复的花纹。

“立春”“惊蛰”“清明”“谷雨”

随着四个卡兰完全没听说过的奇特词汇被说出,四面旗帜同时散发出了特别的色彩。

一面绿意盎然富有生机,一面隐隐有雷光闪过,一面有安神静心之声响起,一面有冲刷邪祟只能。

这四面旗帜互相影响却没有降低彼此的功效,只在瞬间就这形成了一个不到8立方米的小型结界,将那可憎的乌黑泥沼阻挡在了外面。

“该死。”一声咒骂声细不可闻地从一抹红唇中挤出,“但愿那些东西可以拖住这些死狗。”那红唇的主人也没在犹豫身影直接消失在了烟尘之中。

“还是让她跑了吗。”卡兰的语气有点颓然,此时的她灵性和身体也都快到极限了。

“至少这次我们逼出了她不少的底牌,下次再遇上她我们的赢面更大不是吗。”桑德斯一边维持着法阵一边安慰道,“不过,你最后那一下还是有些冒险。”说着桑德斯的腰间弹出了一枚符咒。

“圣光”

伴随着这个古赫密斯语的吐出刚刚还在向着他们包围的乌黑物体瞬间消失了一大半。

将一枚同样的阳炎符咒递给卡兰桑德斯嘱咐道:“你先去找莫泊,顺便解决一下沿途的黑色物质,那玩意对人体不好就算是非凡者也最好不要直接接触,我试着在这废墟中找点线索。”

“明白。”说着卡兰纵身一跃直接从二楼跳到了地面并向着院子外走去。

“那么,让我看看有什么还有利用价值的东西吧。”

然而在他没有看到的角落,一只皮肤粗糙如同树皮的手从还未燃烧的木板后探出,那只手捡起了一根纤细的棕褐色发便消失不见了

没过多久桑德斯用着各种奇奇怪怪的仪器扫描了这里,然而一无所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