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改头换面

平民区的巷道四通八达,其中以几条不可堵塞的大路为主,当然这是在蒸汽教会的辖区里才有这样的要求,不过在这种要求下住在这里的人可以大大提高出行的效率,所以这里的地段明显要比平民区其他地方要更加的难得,平日里不论是警察或是黑帮都不敢在这边惹是生非。

此时在朦胧细雨之中有三道身影正在街道上快速移动着,不同于回家之人的急迫,他们不仅速度快于常人还十分的警惕。

三人一组的作战方法是曾经的罗塞尔大帝总结的,正所谓“负责火力覆盖,穷则战术穿插”,这种三人一组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歼敌,而是形成一点两面方便突破。这种站位不仅可以有效地消耗敌方弹药并给予敌人压力,还可以留下自己的退路,不至于被包围夹击。

此时的三人已经到达了距离格拉斯哥帮的“大花园”不到300米,已经可以看到不远处正在来回巡逻的混混了。

桑德斯抬手示意两人停下,“现在是下午15:08,我们身上的反占卜效果还能维持至少一个小时,按照计划10分的时候警察会以安全检查的名义来找格拉斯哥帮的麻烦,届时由莫泊使用2-188控制女巫,我和卡兰负责战斗,明白了吗?”

“明白。”二人异口同声道。

。。。

“话说,你是老约翰吧?”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来到了马车前向着驾驶座上的中年男人问道,“你不是去和三当家的干活吗,这怎么一下子看起来年轻了这么多呀。”

说着另外四人中两人开始向着这边包围,一人上手叉腰来到被完全涂黑的车门前,他的腰带上捆着两把斧子,搭配上他那巨大的体格像极了水浒里的李逵,而另一人则是站在车门打开时的死角,右手夹在腋下那里有他捡来的一把左轮。

老约翰笑了笑,那阳光而温和的笑容却是让这五人瞬间汗毛炸起,站在远处的两人在看清楚老约翰表情的瞬间掏出手枪找了处掩体。

那笑容太阳光了就像是他发自内心的喜悦,,像是孩子的到了心仪的玩具,像是丈夫回到家看见自己心爱的妻子,像是父亲看见孩子的成长,这一切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让人向往,可当这个表情出现在了老约翰的脸上那就是足够的诡异了。作为一个混吃等死的老混蛋,平日说活三句不离汝母,打架的招式更是以下三滥为主,一生无妻无子无兄无父,罗塞尔大帝说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概就是这种人吧。

老约翰看着众人掏出武器,脸上的笑容丝毫没有动摇表情依旧和煦,“哈哈,别紧张。”在四个黑洞洞的枪口下他松开手中的缰绳,缓缓的将双手举过了头顶,“你们看,我可没有武器,还请不要开枪。”

一抹阳光透过逐渐锡箔的云层穿过淅淅沥沥的细雨洒在他身上,纤细的彩虹立在光桥之上。

站在马车边的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站在老约翰前的壮汉向着他走来,他左手上戴着在反射着幽幽寒芒的指虎,右手则是插在兜里。

“老约翰,我是相信你的,毕竟你这老赌鬼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但你,你的变化太大了能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了吗。”

满脸横肉的壮汉露出来自认为和善的表情一边问一边靠近着老约翰,虽然口中满是关心的话语但他手中的指虎从未松开过。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忽然有人从远处跑来,他那破破烂烂的衣服足以证明他就是一个在帮派中一抓一大把的马仔,正在戒备着马车的五人中有一人认出了来者。

只见那瘦削的小伙气喘吁吁地喊着:“杰诺老大,条子来搜查了。”

“咋呼个啥呀。”被叫做杰诺的高大男子不悦的说道,“一边呆着去有什么事待会再说。”

出乎他意料的是那马仔在原地喘了一会后道:“条子这次好像收到了什么在那刻意找茬,是,是帮主的保镖老温科让我来找您的,让您带几个人过,过去。”

提到这还在提防马车的几人不由得将目光挪了过来,“你确定。”杰诺虽然是像在确定对方的情报,但那带着微微杀气的话语让这个马仔后脊发凉,感觉刚刚吸进肺里的空气出奇的扎人,差点咳了出来。

“确,确定。”

听着他的答复,杰诺看那抖若筛糠的马仔眼神逐渐平和,他也是帮派的老人了,这一路上摸爬滚打最长打交道的就是这种小马仔,对方也没有说谎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此时满脸横肉的壮汉也渐渐远离了马车来到了杰诺的身边低声问道:“现在怎么办,如果老约翰有问题那那车里可能有埋伏。”

杰诺用他那略显粗大的手指撵了撵眉心,本就显老的脸上皱纹拧在了一起。

就在这时老约翰的声音适时的传了过来:“需要帮助吗?”

听着那温和的声音,想象着他那阳光的笑容,杰诺没有丝毫犹豫掏出枪向着老约翰射去。

砰砰砰砰

霎时间枪声大作,本就警戒到精神紧张的几人也不管是谁开的枪,一瞬间便向着那漆黑的马车倾泻着子弹。

弹壳落地声,子弹破空声,金属碰撞声,马仔的惊叫声形成了维持不到十秒的大合唱。

子弹扬起灰尘,掀起泥沙,用于装饰马车的木质门框被打成木屑遮蔽了黑帮们的视野。

正当杰诺准备让自己的马仔上前探探路的时候,他确实忽然感到不对劲。

没有子弹的入肉声,没有马匹或人的惨叫,而且这被扬起的烟尘也太大了。面对处处彰显着诡异的情况,杰诺毫不犹豫的给了他身边几乎瘫倒在地上的马仔一脚。

这一脚力道把握的更好,马仔腾的一下就起来了。

“去,去马车上看看……”还未等杰诺说完,他剩下的话就被掐在了喉咙里。

“咳咳咳,你们干嘛忽然开枪呀,咳咳,这要是打着人可就危险了。”

此时已经重新上好子弹的黑帮打手们只感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冷汗渗透了衣服顺着粗制的布料滴在地上。这个声音他们太熟悉了,虽然有点年轻但这肯定是刚刚就应该被打成筛子的老约翰。

“现在的年轻人火气是真的大,先生还请见谅。”

先生,他好像在和什么人说话,打手们的心中一颤,车上果然还有人,老约翰果然是背叛了帮派。

“既来之,则安之。”

这是一个他们从未听过的声音响起,他的语气有着明显的轻重缓急,他的强调有点奇怪但每个字发音都很标准。他所说的每一个单词这些黑帮打手都认识但当这些词连成句子他们就有点听不懂了,此时最后防的两人已经有了逃跑的想法。

可以在这种程度的扫射中活下来光靠我们我们肯定打不赢,得去搬救兵,想着那二人有彼此看了一眼再向后退了一步,只有帮派会不会因为和条子闹起来发不出人手,这就不是他们该考虑的了,总之他们不会让兄弟们白白牺牲的。

但接下来这句话却是让在场众人感到一股恶寒直窜心头,“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就安葬在这里吧。”

明明是那么不讲理的话语但不知为何,在他们听到这些语句的时候却感到了非常的认可。

轰轰

瞬间,扭头要跑的两人被一个巨大的黑影直直的摁在了地上,面门朝下,牙齿崩飞眼睛凹陷,整张脸被摁进了土里,红的白的与地上的泥水混合出了各种奇怪的颜色。

什么?

还未等剩下四人看个清楚那黑影一闪便消失了。

好快!

剩下的四个人快速汇合到一处掩体后相互监视着彼此的后方,虽然他们现在无法看清刚刚那受到攻击的两人现在是什么状况,但就那动静他们十有八九是死了。

“现在怎么办。”一位个子较矮的打手问道,此时的他的手像是因为恐惧般不停地颤抖,但他的语气却是冷漠的如同机器,“我刚刚看到了,布兰德和布肯之间的距离至少有三米远,那怪物是同时攻击他们的。”

“什么?”另外三人都对这个结果表示惊讶,但因为刚才发生的一切所以他们好像也还能接受。

“下面!”

冷漠如机器的矮个子打手忽然一个后空翻并发出了警告,但还是晚了。

几根巨大且粗糙的树根自地下涌出,瞬间将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的三人卷入了地下。

“救……”

那几人还未来得及求救便被泥土掩埋,只有时不时泛起的一小个气泡证明他们还没死透。此时的矮个子打手忽然身体一抖,随后如同机械般僵硬的移动着,而他的内心百感交集。

他叫罗伯·肯贝尔,是隐秘组织生命学派的一员,他们的组织之前受到了玫瑰学派的下属组织猩红教团的袭击,虽然最后灭杀了对方所有非凡者,但己方也是伤亡严重,现在在这座岛上的生命学派成员除了自己这个非凡者还有一个怪物和两人预备役。为了尽快和组织联系上他们花重金求购船票,然而天宫不作美,这几日是罕见的飓风天气大部分船都靠港了。

眼看着身上的钱越来越少,为了活计他准备以打手的身份加入这个黑帮,最后靠着机器的直觉和精准度拿走他们的小金库。

看来当初开价一周3苏勒的要价还是少了呀,看着不远处已经停止冒气的泥泞罗伯的身体再次变得僵硬,眼中有着晦暗的光芒闪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