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黑帮

海风卷积起厚重的乌云向山峰扑去,天色越来越暗,乌云像食腐的乌鸦似的压向低空。云越来越厚,天也显得越来越低,云海遮住了山,山峰刺破了云。一片可怕的黑暗像恶魔一样企图把整个世界吞下掉,暴雨将至。

平民区的小道里正有两个瘦弱娇小的身影快速穿插着。

“快点,丹妮,看这天气我们要赶紧回去帮苏珊阿姨收衣服了,不然我们今天就白干了,蒸汽在上但愿还来得及。”

脑后绑着一根马尾辫的女孩端着比自己还大的一盆衣物奔跑在小巷中,用她那稚嫩中带着一丝责怪的语气催促着身后的少女,此时的她蜡黄的小脸上写满了焦急。宽大的工人装照在身上被大风吹得猎猎作响,虽然这身衣服已经打了不少补丁,但勉强还能遮住她那营养不良的身体,作为一个13岁的孩子,金妮瘦弱的有点不像话。

她们家住在平民区,属于过得还不错的那一类。除了父母每天都去工厂外,她还有一个在机械厂做帮工的哥哥和比自己小2岁的妹妹,她和妹妹为了补贴家用经常在苏珊阿姨家帮忙做浆洗工,不止要帮忙洗衣服还要负责送衣服和收衣服。

跟在她后面端着一小盆衣服的小女孩就是她的妹妹丹妮,虽然丹妮还小但她的数学很好,平时会帮大家算账,在当地蒸汽教会所创的学校里也是经常被老师表扬的学生代表,就连蒸汽教会的教士都曾说过,如果丹妮愿意将来进入泽达大学那么蒸汽教会可以为她免去学费。

在冷风的刺激下,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发黄的小脸微微的有些发白,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里面有着孩童独有的童真与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嘴唇则有点发白缺少血色,头发还算干净,但能看出已经很久没有认真打理了。身上的衣服比姐姐好一点至少是一件合身的短袖,但露在外面的手臂和脚上却可以看到骨骼的轮廓,身体更是薄的像张纸,一阵风就能将她卷走。

抱着手中的衣服丹妮勉强可以跟上金妮的脚步,她也知道如果在不快点回去帮苏珊阿姨收衣服,那边阿姨今天就白忙活了,但这已经是她最快的速度了。

为了跟上姐姐丹妮又是出了一身的汗,脸蛋更红扑扑的,被街角巷道里的冷风一吹浑身的汗水如同结了冰一般,刚刚还红扑扑的脸又白了下来。

最近也不知是怎么了连下了三天的雨,今天好不容易出了会太阳,大家都在加紧洗衣晾晒,可是现在又是乌云压顶有了下雨的征兆。

看着左右随意堆叠起来的楼房所组成的闭塞小巷,金妮的心中不由得开始紧张

虽然在课堂上老师经常说尽量不要走这种小道,但为了能够快点回去金妮也不得不抄近路。

在错综复杂的岔路中依靠着仅存的一缕阳光辩寻着方向,时不时还得回头看看自己的妹妹,毕竟是最近提出要走这条小路的,想到这金妮抓盆的小手不由得紧了紧。

就在没有人注意到的阴暗角落中,正有两个人蹲在那里,他们所散发出的气质与那片阴影的气质不谋而合,阴冷邪恶,让人本能的感到厌恶。

左边脸上自嘴角到太阳穴有道深刻刀疤的高个男子正阴恻恻地窥视着金妮她们的背影,随后满脸不确定的对着另一个光头壮汉问道:“那两个可以吗?”

光头男子摸了摸自己那油光瓦亮的大光头肯定地回答道:“老大只说要人,也没说要什么样的人。”说着这两人盯着金妮两姐妹目中的恶意就更是毫无遮掩了。

“老样子先绑一个再抓另一个。”

刀疤男子不怀好意的笑容在那道疤痕的映衬下显得更为骇人,取出一块堪比抹布的手帕,在上面滴了几滴液体便向身边的光头壮汉比了个手势,两人看似无意的向着金妮她们的方向靠近着。

金妮却是因为手中的衣物遮挡没能看见那两个男人的靠近,更何况他们刻意放轻了脚步没能发出多大声响。

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三十米,十米……就现在。

两人忽然暴起向着丹妮扑去,金妮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到有一阵狂风伴随着呼啸之声自身边经过。

“丹妮!”金妮不由得大叫出声赶忙回头望向自己的妹妹。

此时的她已经心乱如麻,脑海里只是一直在祈祷着,向着蒸汽之神祈祷着,哪怕是有一丝丝的可能也好,这一定不是真的。

可当她看见身后的景象时,她愣住了,一位相貌英俊身材高挑的男子正站在妹妹丹妮和两个混混之间。

那男子头戴半高丝绸礼帽,身穿一身制式双排扣黑蓝折纹宽松西装,一根镶有古铜色奇特宝石的鲁恩男士手杖正被他握在手中,一双干净的乌黑皮鞋与这满是淤泥的地面格格不入,他的右眼戴着一片银框单片眼镜,脸上挂着可以让任何礼仪老师都挑不出问题的笑容。

见有人忽然拦住自己刀疤男子快速抽出小刀在空中舞了个花,随后指向西装男子颤声道:“我们是格拉斯哥帮的,不想受伤就给我滚开。”

金妮的心瞬间就提到的嗓子眼,格拉斯哥帮,那可是平民区里最大的帮派,与码头区的锈锚帮,工厂区的法纳斯帮并称三大帮派,虽然格拉斯哥帮的这个“最大”相比于另外两大帮派有点水分,但在平民区那就是绝对的强者。

西蒙推了推单片眼镜继续保持着微笑道:“是你们老大让你们这么做的?”

“什么老大,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看着对方那满脸自信且和善的微笑刀疤男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来平民区装英雄的富家少爷他也是见过的,但也没有人会来到这种小巷子里来装英雄的呀,一般他们都是为了让街道上的人们看到自己的“丰功伟绩”才会出手,或是为了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显摆自己的强大。

看了看眼前的男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略显宽大的西装西装被他那结实的肌肉所撑起,单片眼镜,手杖和那口袋中有意无意露出的钱包无不彰显出了这位的身份不凡。

“误会,嘿嘿嘿,都是误会。”

还没等刀疤脸男子判断出对方的身份,他身边的光头大汉已经是脸上堆满了笑容凑到西蒙面前道:“这位少爷,我们兄弟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罢一巴掌打在刀疤脸的头上面露不悦的呵斥道:“叫你跑那么着急,把害的人家少爷把我们当人贩子了,赶紧走。”

接着表情又是变作满脸笑容向着西蒙点头哈腰的抱歉,便带着那刀疤脸离开了。

倒也是个聪明人,西蒙如是想到,随后转身看向那将妹妹像是鸡仔一般护在身后的金妮,看着那微微颤抖却不肯低头的小家伙一脸决然的盯着自己,西蒙没忍住噗的笑了出来,可这下子那两姐妹抖得更厉害了。

西蒙不打算继续逗这两孩子了,从指缝中忽然弹出两枚便士接在手中,随后递到了姐姐金妮的面前。

“以后不要再走这种小路了,最近不太平。”

说罢便向着刚刚那两个黑帮人员离开的方向走去。

见对方已经离开金妮赶忙将那两枚便士收好并带着丹妮离开了小巷。

。。。

错综复杂的小巷尽头,一辆与这片环境截然不符的马车正停靠在这里,这辆马车被黑漆粉刷过一次,从外表上来看看不出任何特点,除了它很黑。一个有着酒糟鼻的中年大叔正戴着顶宽大草帽斜靠在驾驶座上,马儿正在无趣的打着响鼻,他在数着云。

忽然不远处出现了的一个人影吸引到了他的注意,来者头戴半高丝绸礼帽,身穿一身制式双排扣西装,杵着一根鲁恩男士手杖,右眼戴着一片单片眼镜,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正是麦克阿瑟·西蒙。

“啧啧啧,真是个幸福的小少爷呀。”有着酒糟鼻的老约翰不由得说道,这种身份高贵但处世不深的少爷来平民区找优越感他早就见怪不怪了,这周围肯定有他的保镖,甚至是那种人。

想到这老约翰好像有某段不好的记忆被唤醒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将草帽拉低遮住自己的脸但愿这个少爷可以无视自己。

“这位先生。”

忽然的招呼声吓了老约翰一跳,只见刚刚还在百米外的男子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更可怕的是刚才虽然他用草帽将脸遮住,但一直在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可那人靠近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这周围可是有他可以铺撒着的树叶呀。

这位一定是那种人。

这个想法在脑内出现的瞬间,老约翰顿时感到手脚冰凉,浑身汗毛根根竖起,穿在里面的背心被汗水直接浸湿。

“这位先生?”

西蒙的话将老约翰拉回了现实中。

“有,有什么事能为您效劳吗?”

此时的老约翰只想着待会一有机会就架着马车逃跑,想到这他手中的缰绳被他攥的更紧了,手汗直接湿润了缰绳,随后又被他的手劲拧出来滴在地上。

一滴滴水渍在地上显现出来,淅淅沥沥的小雨将在地上,伴随着滚滚雷鸣西蒙说道:“真巧呀,这么大的雨可否让我上来躲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