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二夜的死亡派对
  • 永生花与怪诞
  • 老卷毛不吃草
  • 3114字
  • 2022-02-07 19:06:58

“这?这是我家?”秦缺慢慢走回家里,直接被眼前的一切给震惊了。

头顶的disco灯球不断的闪烁着五颜六色的灯光,中间是一个站台,上面摆满了搞音乐的设备,有一个人在疯狂的拨弄他的电吉他,发出来摇滚乐一般的吵闹声音,他旁边是一个在打架子鼓的老兄,身后还站着一个打碟的DJ在控制着整个房间的氛围,这…这完全就不是自己的屋子嘛!

“嘿!秦缺bro,你怎么才来啊!”秦缺在门口发愣,一个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来的人手上拿着一瓶酒向他走来,戴着大墨镜,又戴了一顶嘻哈帽,身上穿着的也是那种混嘻哈圈子里的夸张服饰,秦缺自然是不懂这些的,只是一切看起来和他记忆里的相似罢了。

“你是?”秦缺还是有点难以置信眼前的景象,不过还是问问这个人倒底是谁,因为他不记得自己曾经有过这样的朋友,或者认识的人。

秦缺在大学里是属于那种很内向的家伙,没什么好朋友,而且也不大喜欢去各种娱乐场所玩,家里也没什么钱,所以也就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家伙罢了,估计就这样一直长大的话,最后在这个社会会变成那种死了也没人在乎的家伙吧…说起来有点悲哀,但这就是事实。

“嗯?”那哥们把眼镜稍微摘了一下,啪的拍了一下秦缺的肩膀!

“你开什么玩笑,我啊,你南哥”他说着又指了指自己,还要把手上的酒给秦缺

“来,拿着,今天你南哥请了!别放不开!”说完就指了指一边的座位,就自顾自的过去坐下了

“南哥?”好像确实是有那么几分相似的

秦缺一脸茫然的看了看,这周围除了上面三个搞音乐的还有十二个人,除了有一个在调酒之外,其余的十一个人都坐在那,喝酒打屁,一共是三个卡座,每个有四个人,除了南哥所在的那一桌只有三个,好像就是在等秦缺一样。

“南哥?”秦缺的记忆一下子被狠狠的拉回了过去,那会应该是高中吧,南哥全名叫李振南,那会和自己的交集颇深,经常在一起说些胡话,在班上也是有名的说胡话高手,东一句西一句的,这也能扯那也能扯。

总之这个人嘴皮子功夫很厉害,要是说现在做成了嘻哈这个职业倒也专业对口。

正想着,秦缺望向了手上的酒瓶,这哪是什么酒瓶啊,就是个大玻璃瓶子装的汽水而已,也就大饮了一口,走到卡座里坐下了。

“奇怪,我好像忘了什么?”坐下的前一刻,一个想法就从他的脑子里蹦出来。

“兄弟,这些年过的咋样啊”南哥一句话,又把那个想法给打断了

“嘿,这还能咋样,你别说,自从高考以后啊,我混了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日子也就照常过呗,倒是你,这变化大啊,才几年啊”我一边回忆一边说着,眼前的南哥跟记忆力的那个家伙比起来更加的稳重了也更…狡猾?可能这个词用来形容人不大好,但目前就是这样的感觉。

“喵嗷~”一阵毛茸茸的触感从小腿传来给我吓了一跳,我抬眼看去“这酒吧里,怎么还养猫的啊?”说着我就要去驱赶那黑猫

“啊,痛痛痛”那猫也是,竟不闪不避,一口咬住了秦缺的手指头!这咬住就算了,它还不松口!想把秦缺拖到哪里去一样,但秦缺哪能随一只猫的意,人是有两只手的

只见秦缺另一只手大拇指和食指对着猫的左右两腮一捏,猫就松口了,顺势还把猫给提了起来

“猫?哪里有猫,秦缺老弟你肯定看错了吧!就知道跟你南哥在这打趣!来来来,和我整一杯!我给你讲讲这些年发生了什么”说着给我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气泡水

我一看,刚刚一把提起来的猫好像也不见了,奇了怪了,这是怎么回事呢?秦缺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上面的伤口也不见了,好像刚刚的东西不曾发生一般

正想着,一边的手也自动的拿起来气泡水,顺势就喝了一口,“还挺甜的”

觥筹交错之间秦缺的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摇晃了起来,就好像醉了一般,慢慢的靠着右边莫名的女人,就昏迷过去了…而一切都在继续,派对永不停歇…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如果能欢乐的活一辈子,也算是没有白活…”站台上的吉他手,嘴里念念有词的咆哮着!这欢乐场,竟是让人忘记了所有痛苦,带来了短暂的心安…

也许是对死者最后的怜悯吧,当秦缺完全失去了意识之后,欢乐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自然也没有什么卡座,什么南哥,就连那瓶气泡水,都是恶心的绿色液体…

秦缺躺在沙发上,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被十五个生物围住,他们如同地狱里的恶鬼一般,向着秦缺靠近着,秦缺面前还站着一只黑猫,它奋力的拖动着秦缺的身躯,可惜它实在是有心无力,黑影在一旁的门后化作人形细细的观察着这一切的发生,它好像在恐惧这些东西,但又好像在等待着谁一样。

最后猫猫看救不了了,也就一个高跳,越过了黑色怪物的身躯,一个溜烟跑到了卧室里,黑影也默契的关上了门…门外发生的一切现在都只和秦缺有关了,而他本人还在醉生梦死之中慢慢迷失…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我沉在水里,越沉越深,没有氧气了,只能呛一口水…但是那河水,好甜,真的好甜,我就一直喝,一直喝,喝饱了,发现周围还有好多的人看着我,他们为什么要看着我啊,我又不是什么特殊的家伙…好饱,好困,让我睡一会吧…”

“大家好像都在呼喊,他们在喊什么,我听不见…但我听不见正好也不耽误我睡觉………”他的眼睛慢慢的闭上了,眼前也逐渐变的一片漆黑…

直到大早上的太阳照的他的眼睛有点发痒,秦缺不情愿的揉了揉眼睛,翻了个身,躲避太阳,可太阳却不放过他…

他只能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疲惫的双眼好像刚刚经历过狂风暴雨一样,整个人还没有缓过神来…

“我…”秦缺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有些颤抖的手臂好像揭示了他的虚弱…“又死了吗?”

“我为什么不记得了…自从进门之后的记忆好像在那一刻永远停止了一样”脑子里唯一蹦出来的词语是…

“南哥?”“南哥是谁?”头很疼,越是回忆越是疼痛,脑海里只有一些破碎的碎片,倒是门外所发生的一切,还是记得的。

打开日记,确实没有新东西出现,应该确实是死了…边揉着头边走到客厅,猫猫趴在那里懒洋洋的睡着大觉。

秦缺一把把猫给提了起来,给它吓得毛都炸开了,但一看是秦缺,又安心了许多,眼睛看着秦缺的眼睛有些飘忽

“总觉得这家伙,有点危险…?”猫猫脑子里思索着,手上却下意识的把前爪放在嘴前舔了舔毛…

“你会说话是吧?”秦缺最先打破了安静…

“!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猫猫一脸震惊的看着秦缺,但还是不愿意就这样屈服!

“咪…咪嗷,喵嗷…?”边喵喵叫还边做出卖萌的姿态,只是有点紧张差点没叫对…“好险好险…”

秦缺可不在乎它的小把戏!一把把它的头给按在猫粮面前!

“说不说!”秦缺的眼神逐渐冰冷

“喵嗷!”猫猫好像还抱有最后一丝侥幸的喵了出来…

但秦缺也不含糊,直接捏开它的嘴,就要放一颗猫粮下去!“还给我装?”

“你他妈!”只见猫咪没控制住情绪直接一口骂声!一个翻身挣脱了秦缺的束缚,一把跳开!“呸,呸呸!呕…”好不容易才把猫粮给吐了出来

“你他妈疯了吧!”猫猫一脸恼怒的看着秦缺

“怎么,不装了?”秦缺一脸冷色“来吧,说说吧”

“说,说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一直普通的小猫咪!”黑猫不动声色的向门口退去,好像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个家伙的危险了,准备逃跑计划

“还装?”说着秦缺熟练的从沙发里翻出了红色毛线球“你要是再装我就让鱼头大叔疯狂追杀你!”

“你他妈疯了?你不要命我还要命呢!”猫一脸震惊的看着秦缺!

“那现在,肯说了吗?”秦缺一脸得意的看着猫,猫从一开始的恐惧震惊到最后的无奈

“唉,跟我来…”猫猫见秦缺一脸坚决,好像就算自己真的把命豁出去也不能让猫猫活着那样,真是傻的怕疯的,疯的怕不要命的啊,遇到不要命的疯子还能怎么办…

猫猫就这样带着秦缺走向了楼下…某一处秘密的隔间前,隔间旁边的楼道里,还有一张巨大的镜子…

当然,鱼头大叔肯定也是跟来的,只不过他神出鬼没的就是了。

“你想知道些什么?”猫猫问着然后熟练的找到了一个婴儿车在里面卧下了,这屋子黑漆漆的,好像是被火烧过一样,房间很大很大,但只有一些残存的物件,比如烧的只剩块铁板的婴儿床,烧的只有一个小架子的电视,地上烧弯了的铁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