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神医和猫和狗之我家没养狗
  • 永生花与怪诞
  • 老卷毛不吃草
  • 3052字
  • 2022-02-06 18:32:26

“喂,你不要过来啊,我警告你,我会动,还会乱叫的啊!”秦缺就这么和十来只老鼠对视着,平常老鼠其实一点也不可怕,但是现在,平常那弱小不堪的耗子,似乎有了那么一丝狼群的感觉…

“难道,我这一次要死在老鼠的嘴里吗?我不甘心啊…”老鼠慢慢的朝他靠近着,知道老鼠们发现这家伙只会叫却没有任何攻击性的时候,它们就开始为所欲为了…

“啊!”撕心裂肺的疼痛从秦缺的头皮上传来,虽然他现在没有心也没有肺…但疼痛还是存在。很明显,那些家伙已经开始撕咬起来了,秦缺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任由他们撕咬。

“咬吧,咬吧,咬死我正好”他咬牙坚持着,这种被一点点撕开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好在头骨是人体最坚硬的骨头之一,所以老鼠咬不进去…也不知道是不幸还是幸运…

很快正面也遭到了老鼠的袭击,秦缺本可以张开大嘴来反杀几只的,也许是因为野性的缺失吧,他始终张不开这嘴来攻击这些弱小的家伙…慢慢的眼皮被撕开了,暴露出了更多更多的血肉,一边的眼球也快难以幸免了…

疼痛逐渐攻破秦缺的心理防线,他慢慢的无法忍受了…

“啊!”他怒吼一声,明显周围的老鼠都顿了顿警惕的看着这个奇怪的肉块,但随后几只胆大是老鼠又冲上来了。

终于,秦缺也不再压抑自己内心的兽性!一口嘎嘣一下,直接把一只飞扑过来的老鼠咬了个一分为二!黑老鼠进,红老鼠出!

“呸,来啊!草!再来啊!”老鼠是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这时候也没有鼠敢第一个上了,先前冲上去的也慢慢的后退了回来,警惕的看着秦缺,但他们似乎之前尝到了甜头,也不想就此放弃眼前的美味。

双方僵持不下之间!“喵!”突然一声猫叫打破了这奇怪的对峙。老鼠门好像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一溜烟的就都不见了

秦缺抬头望去,是家里的黑猫,他好像出来找秦缺了,尽管谁也不知道这里是哪,但猫猫就是找到了,或者说现在应该叫他小咪?

小咪就这样如同救世主一样,降临在了秦缺的面前!表情好像还略显愤怒?总之就是很不耐烦的感觉

“你说你惹他干嘛?”一声明显的人声从小咪的嘴里传了出来!说着还狠狠的给了秦缺一拳。(猫猫拳打人还挺软乎的就是了)

“等等,你会说话?是一直会说还是?”我明显诧异了一下,但还是禁不住好奇心作怪

“怎么,难道你以为我真的只是一只猫?”小咪坐在那里,漫不经心的舔舐了一下爪部的毛发。眼睛半眯着,尾巴也在身后轻轻的摇晃,好像神明看着他的玩具一样看着秦缺…充满耐心又充满了不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词会同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但事实就是如此。

“那…”“没时间解释了,如果不快点找到他的话,你的身体就没了哟,你也不想下半生只有一个头吧?”它似乎是看出来我的疑虑,立马打断了我,反手是直接叼着我跑出了门外一路朝着楼梯口狂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视线开始疯狂颠簸,好像在乘坐一辆不停上下摆动的高速过山车一样!我的耳蜗明显是支撑不住了,明显的晕车症状让我现在也不知道是在哪,或者说我正在做什么…

“滋滋滋!”一阵肉垫摩擦地面生热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猫车也终于停下来了

“呼,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刚喘一口大气,一瞬间更加强大的晕眩感来了,如果说刚刚是坐过山车,那么这次就好像是坐一架马上要坠毁的战斗机一样,视线一时之间连上下左右都分不清了,更不要说看清楚眼前倒底是什么,就这么不断的旋转着!我感觉到我好像在飞?

事实上我确实在飞,只是被猫猫狠狠的丢了出去,飞了大概有二十来米吧…

等我缓过神来,第一时间我当然是想吐,但是我没身体所以也吐不出来,只能任由恶心感传遍整个头,而我也又一次铁钩洞穿鼻孔挂在了不知道哪里的天花板上,恶心的家伙缓缓的将我包住

“又来?”强烈的窒息感又一次将我整个头覆盖,弄得我浑身上下都在疯狂的挣扎,就好像溺水的人想要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疯狂的挣扎!想要获取新鲜的空气

“等等?浑身上下都在挣扎?我的手!我的身体!回来了,都回来了!只是,好像哪里有点不对…?”秦缺看了看黑色包裹下不断挣扎的自己,扭曲的手腕,黑色的躯体,上面还有不明之物在向下缓慢的滴落,也没有衣服,只能说这身躯也不需要衣服,说是身躯不如说是某种奇怪物质按照人类的身体仿制的仿品,因为很多重要器官都没有了,比如小兄弟什么的,只能说像人类的躯体但完全和人类扯不上什么大的关系,只能是勉强足够使用罢了,他可以很确定这身躯不是自己的,也不是任何人的,没有人长成这样,浑身只有神秘恶心的黑而且没有任何的肌肉形状,但至少现在有个身躯了不是吗?想到这里秦缺也只能慢慢接受这个状态了

终于,在又一次昏迷之后,秦缺终于正常的醒来了,他坐在楼道里恍恍惚惚的已经睡到了晚上…

“哟,你醒啦?那家伙叫做神医”猫猫顿了一下,好像在考虑要不要告诉我些什么

“顾名思义,什么都能治好,当然前提条件是你要先有东西治,如果你没东西可以医治,他就会没收你的身体,用来医治下一位患者”然后他又接着说了下去,一边说还一边舔舐着爪子,好像这猫爪有什么神奇的口味一样,好像他每次都在舔

“说说吧”我缓慢的坐了起来,和猫咪说到

“说什么?”小咪疑惑的问到

“比如,你?还有房间里那个黑影倒底是什么东西?”我问到

“喵,喵嗷…”小咪好像装作没听见一样,喵喵叫了两声就舔舐起来自己的爪子,眼神开始不停的飘忽,好像在隐瞒什么事情一样。

“装傻是吧?那我都会回去就狠狠的给你喂猫粮!”我拿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用猫粮来威胁他。

“猫粮?别,那东西狗都不吃!”好像是戳到了猫猫的痛处,它极力反驳着

“那你倒是说啊!”

“我也很想说啊,但是我要是说出来,后果比吃猫粮还惨呐!”猫猫继续舔着毛说到

“那你就吃猫粮!”我继续逼问

“你这不是欺负老实猫吗!老实人就得被拿猫粮威胁着?你还是人吗?”猫猫好像也拿我没什么办法,可见猫粮真的对他来说很恐怖。

“我只能说一点点啊,说多了我也怕死。”猫猫悄悄咪咪的说了几句

“其一,鱼头大叔是好人,你把他想要的东西给他就行了。”

“其二,你妈妈说的话都是骗你的,千万不能信”

“其三,屋子里没有黑影,从来没有过,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的!记住了,看见也要当做没看见,手不要抖,心不要乱跳,记住了吗?”

“暂时就告诉你这么多,别再拿猫粮威胁我了啊!我警告你”猫猫说罢就自顾自的往屋子里走,我看着地上被“神医”拖出的一条黑色的足迹陷入了沉思…

“猫在说谎,如果我从来没被邻居杀过可能我就信了,可惜它不知道我可以回溯时间!那么妈妈的话就是可信的,可惜妈妈的留言全部被它给销毁了,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他所说的最后一条应该是正确的,确实不察觉到黑影就不会被杀,这就是所谓的真里藏假,假里藏真,真假难辨吗?”

“有一说一,这猫,可是真的狗啊!”说完我也往家里走去,夜晚的楼道,可太恐怖了

“倒是那个邻居大叔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在无人可见的地方,秦缺原本的身躯被倒吊在天花板上,铁钩子狠狠洞穿了他的脚踝,他双手下垂,一条腿也好像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去…地上放射状的血迹从房间的中心蔓延到门口,而鱼头大叔正站在这具死去的东西面前,伸手指着那原本放红色毛线球的口袋,一边机械式的重复着

“把它给我,我能帮你…做任何事。”

“把它给我,我能帮你…做任何…”

这样的声音在某一层的楼道里不断的传播着,如同黑夜里的魔鬼低语一般…

夜晚没有人知道一切会发生什么变化,声音缓缓的消失不见了,另一个神秘且邪恶的东西从楼道中,也不知道是谁放的镜子里钻了出来,八对鏊足在地上戳的嘎吱作响,巨大且恶心的头颅好像装载着不知道哪里存在的邪恶知识,夜晚…来了…

死亡的夜里,不乖乖躲在屋子里的东西都将不会得到庇佑,它就这么悄然的出现在鱼头大叔的身边,然后…血肉横飞,头颅落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