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明天会更好吗?(中)
  • 永生花与怪诞
  • 老卷毛不吃草
  • 3128字
  • 2022-02-05 12:25:38

强烈的昏厥感之后,秦缺才缓缓的意识到这个事实,这里死了一个人,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

我强忍着恶心,蹲在地上摸了摸接近干涸的血迹,沙沙的感觉从手指传来,“这就是血凝固之后的感觉吗?”说着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沾染了一些干枯的血块在手指的纹理缝隙中。

我用力的在手指上搓了搓才把这些干的血液搓掉,但血腥味却是残留在了手指之间。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的呼了出去,可能是一种心理暗示吧,我鼓起勇气走过去对尸体进行观察。当然,秦缺之前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对于这样的无头尸体感到恶心和恐惧也是正常的。

越是靠近,血腥味就越发浓郁,但靠到手可以摸到尸体的时候,血腥味却是消失了。在人体中有一种强大的自我保护机制,当声音的频率超过你能承受的范围之后,你就听不见了,用来保护你的听力正常。而显然,这也是某一种嗅觉的保护机制,血腥味不可能凭空消失的,只能是这里的血腥味已经浓郁到人这种生物无法承受的地步了。

靠近之后反而没有那么害怕了,尸体只是尸体而已,它不会突然啪的一下从天花板上跳下来追杀你,安全的尸体比不安的活人要令秦缺安心的多,说着偷瞄了一下鱼头大叔,他只是跟在秦缺的身后,什么也不做,傻乎乎的看着罢了。

我鼓起勇气,一把抱住尸体,将他从天花板的倒勾上取了下来,死去的家伙死沉死沉的,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是把他给放下来了,只不过那个勾着天花板的脚踝也直接撕开了而已,秦缺的力气不算大,能面前做到这样也挺厉害的了。

“希望死者不会怪我弄伤他吧。”说完,秦缺还感觉有点恶趣味的笑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检查起了尸体。

首先是脖子,我扒开脖子浓厚的血液沉积,一股子血还从其中喷涌而出,脖颈这里是有一块骨头的,它的作用是连接头部和躯干的最上部,可以上下左右的旋转,所以它的上面是一个球形,下面则是一个凹进去的滑槽。我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块骨头,他的上端已经剧烈的粉碎了,一部分戳进了喉管里,切口非常的平整,而下端则从后颈那里狠狠的压了出来。能够形成如此的伤口,只能是被人从身后,利用巨大的力量和锋利的武器一刀斩首。

我用余光撇了撇鱼头大叔,很显然他是有这个实力的,而且他也拥有巨大的斧头。我想起来被鱼头大叔从背后一斧头斩首的时候,他也是悄无声息的就出现了,至于后来我的尸体去了哪,我也不清楚,但这具尸体死在鱼头大叔手上的可能性非常大。

我又慢慢的向下摸索,他穿着一件褐色的大衣,内里是一件黑西装,一件无袖马甲和白衬衫打底,我的余光看了看一旁的地上,还打了一个紫色的领带,当然一切都被血染的发黑了,我摸了摸大衣口袋,左边口袋有一个钱包,右边口袋则有一把钥匙。然后大衣还有一个内口袋,里面装了一本小册子。

钱包里有一些纸币几个硬币,两张欠条,一封信件,还有一张身份证,上面有这个倒霉家伙不见了的头像,是楼下那个住户啊?我稍微惊讶了一下,但是也没有太惊讶,毕竟这里发生的离奇事情确实太多了。

我大致查看了一下信件,是一封他写的求职信,写给某个酒吧老板的。

“我是李青松,我会弹奏吉他,唱歌,还有一些素描,还请聘请我成为你们酒吧的驻唱吧,我要的不多,只需要您能给我提供一个住处就好,谢谢您,这是我的联系方式133-783366,如果可以,求求你聘请我吧。”

“是个倒霉家伙,穷困潦倒的倒霉家伙”我稍微点评了两句便接着看下去,尽管我对他的遭遇感到同情和悲鸣,但目前来说,还是活着更为重要。

我翻开小册子,好像是简短的日记一般,我阅读了起来

“11月1日,我搬进了这栋大楼,房东是个好人,他听闻我会弹奏和唱歌之后便暂时收留了我,让我租了一个月的屋子,并让我这个毫无信用可言的家伙打了一张欠条。说是援助暂时失意的年轻人。”

“11月6日,我觉得这栋楼怪怪的,每天我醒来下楼都会碰上同样的人,他们从来不出这栋楼,但也不知道他们会去哪。”

“11月8日,天气晴,今天我找到第一份工作了,是帮一个卖报纸的大叔搞印刷,这个活真的很累,印刷版真的超重的,但我可不服输,我要靠自己活下来。”

“11月13日,大叔说我的力气太小了不能胜任这份工作,于是便换了一个体格健壮的年轻人来接替我,不过大叔也是好人,他给了我两倍工时的工资,谢谢大叔。”

“11月20日,这几天我一直闷在家里搞艺术,我搞印刷的时候学了一些关于素描的知识,反正铅笔和纸也不贵,真是废寝忘食的几天,我很充实”

“11月25日,距离房子停租只有一个礼拜了,房东也来提醒我交租,可我真的没钱,也没有工作,实在不行只能回去和爸妈混了。”

“12月1日,今天房东说再不交租就要赶走我,我也没办法,病急乱投医了,和楼上的小女孩说借钱,希望她能给我带来奇迹吧拜托!(此处用铅笔画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

“12月4日,天气大雨,房东今天来赶我走了,我也确实该走了,唉,没有人需要我,总觉的有股奇怪的视线盯着我,让我有点不自在,可能是幻觉吧,怎么会有人看我这种垃圾呢?”

日记到这里就停止了,这个年轻的家伙确实很倒霉,但我也发现了一些信息,比如下楼的时候总是有人在旁边,但是一到最下层便再也没人了,而且12月1日的笔记上说和我借钱,很显然和那天是对上的,12月4日搬走和房东说的三天前搬走也能对的上…

我好像是角色扮演一样,和之前在小女孩的日记上看到的东西匹配一番,我确实正在扮演小女孩的角色,所以所有人看我都是小女孩,除了我看我自己之外。

我又搜了搜他的裤子口袋以及一些能藏东西的地方,在极为隐秘的地方(贴身的马甲隐藏口袋里)还发现了一个六线谱,应该是这家伙的准备要作的曲子。我翻看了一下,并不能看懂。

“呼”这具尸体身上都差不多探索完了,接下来就是探查这间屋子里。

我把视线从尸体是挪开,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做完这一切我都没有发觉到我当时是多么的冷静,多么可怕的冷静!

鱼头大叔的屋子和我的家非常的相似,客厅厨房卧室和厕所,但是奇怪的是客厅没有任何的家具,空空如也的,而厕所则比我屋子多了一个浴缸。

厨房也差不多,巨大的冰箱,一口锅,燃气灶,只不过东西比我的厨房齐全很多,有各种各样的调料,也有各种各样的刀具,以及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工具,各种粉。

冰箱里…“卧槽!”一口国粹脱口而出,饶是秦缺这样冷静,看到这样的场面也忍不住再吐一回,然而好消息是这次已经没东西可以给他吐了,只能对着地板发呕,挤出几滴胃液来缓解。

冰箱里摆放着不知道多少具鲜活的尸体!有的有头有的没头,有的只有上半身,有的缺少左边,还有各种各样的手啊脚啊眼珠子这种零部件塞的到处都是,肠子肝脏简直好像不要钱一样到处乱塞,整个冰箱满满当当的,地狱的恶鬼见了都得跪下拜师的那种地狱。

秦缺只看了一眼便啪的一下关上了冰箱门,关上时还压爆了一颗眼珠子,激射出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喷在冰箱门上。

这种地狱绘卷的视觉冲击真的不亚于外面的世界了,这个鱼头大叔倒底杀了多少人!难怪体格如此壮硕。

“冰箱里会不会有什么线索?”我怀疑到,但是我的手触碰到冰箱门的一瞬又如触电一样极快的抽了回来,那种冲击力确实给我留下来不可磨灭的影响以至于不敢再看第二遍。

“还是下次吧,看看…看看卧室,对,看看卧室”我强忍着恶心,从厨房一路走到了卧室,和外面不同之处是,卧室格外的舒适整洁,好像和外面是两个世界一样,外面是修罗场,里面则是天堂。

卧室里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桌子,一面镜子。

床的上下我都翻找了一遍,确实没什么东西,很干净,而后我又打开了衣柜,衣柜里一眼望去全是蓝色的工装,而在角落还隐藏着那把巨大的双刃斧,我两只手试着举起双刃斧,很重很重根本举不起来,简单估计至少有二百多斤。

桌子上面有几只铅笔,一封没有开始写只署名了的信,一个印着大象logo的水杯,还有几本成功学的洗脑书本…

这里好像真的就没什么线索了,那么就去那个倒霉家伙的房子里看看吧!我抛了拋手中的钥匙,思索到“说不定能弄清楚他为什么会被杀,以及更多的线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