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明天会更好吗?(上)
  • 永生花与怪诞
  • 老卷毛不吃草
  • 3258字
  • 2022-02-03 14:09:32

新的一天如果说只是前一天的重复,那么这一天倒底算不算所谓的明天呢?

清晨温柔的阳光,从窗户照在了秦缺散乱的头发上,痒痒的,暖暖的,他伸手抓挠,随意的翻了个身躲避阳光…

但是猫咪可不愿意放任主人就这样睡眠,猫咪会饿,于是猫猫一步踩在了秦缺的背上,一边舔着这个睡姿不良的家伙的脸。

猫咪舌头上的倒刺把秦缺舔的生疼,他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温馨的屋子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一样。是的,昨天过去了。

白天的鱼头大叔,煮面,各种各种的事情经过,秦缺都找到了正确的解,终于,他在床底下昏睡了过去,睡得越来越香,越来越沉,直到第二天,也就是现在。

他也不知道怎么睡到床上去的,反正就是在床上醒来了。

他揉了揉疲惫的眼睛,现在是几点也不知道,反正昨天晚上是睡得担惊受怕的。

他也不顾着洗脸,径直的冲向了客厅,那里的纸条肯定会出现新的内容吧!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纸条虽然满满当当的,但是很多东西被撕掉了,很多很多的缺失,以至于完全不能通顺的阅读,整个字条完全没有任何的有用的信息残留,很多语句只剩下了一个字,或者两个字,中间完全的丢失了,就连昨天的东西也没有了。

“那个阻止我获取信息的家伙更加的变本加厉了!”此刻这张字条已经完全没用了,秦缺看了眼时间,17:00,昨天醒来的时间是21:00,也就是今天比昨天有多四个小时。

正想着,秦缺又开始翻东西了,也不知道怎么的,昨天放在身上的东西也回归了原位,猫粮也不在口袋里面,红色毛线团也不在

秦缺又一次从沙发的缝隙里找出红色毛线团,放在了身上,他回到床边打开了笔记本准备再添加一些东西,却发现笔记本倒是有了很大的变化,它多了一页日记出来。

12月7日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和猫猫玩,猫猫真的很乖很乖,我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小乖,嘿嘿,晚上有好响的敲门声,我听妈妈的话躲在了床底下,可是床底下好挤啊,所以我就躲进了衣柜里,衣柜里真的很舒服,很暖和,就像妈妈抱着我睡一样,慢慢的敲门声也没有了,我就这样在衣柜里睡了一晚。

“看来这个小女孩真的是凶多吉少啊…可是,如果说12月1号开始她就给猫咪起了名字或者说触犯了一大堆的事情,为什么她可以活七天?”秦缺带着不解走到了厨房给猫煮面条去了,毕竟猫也是要吃饭的嘛。

煮完面条,又顺手摸了几把猫粮,揣在口袋里。他看着猫猫吃的不亦乐乎,也就不理睬猫猫了,开始观察周围有没有发生一些变化。厨房倒是没有什么问题,接下来是客厅。

客厅的家具摆放还是一如既往,但是落地镜似乎不大对劲,确实是把整个家给照出来了,但是,我呢?

我不见了?我靠近落地镜,确实,镜子里没有我。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啊,但是为什么我在镜子里看不见自己呢?

“喵!”一声猫叫从脚边传来给我狠狠的吓了一跳。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镜子里也看不见猫猫!

到底是为什么呢?

猫猫见我不理它,于是一个蹦哒!从地上直接飞扑到了我的脸上,给了我一巴掌?

“?”我摸了摸刚刚猫猫揍我的地方有点不敢置信!我被猫,打了一巴掌?

“?”我疑惑的举起了猫,死死的盯着它的眼睛,它也死死的盯着我,但很快它就败下阵来,转过头去

“喵嗷~”好像个人类一样赌气的叫了一声。

“不对,不对,有问题,绝对有问题。”这只猫很明显,和昨天的时候不一样,明显是取过名字的状态!但是我很清楚的记得我没有给猫取过名字!

我一把扔下猫,再去翻看了日记本。

“猫,敲门声,床底,衣柜!”

衣柜!我一把拉开衣柜,里面是红蓝两色的衣服,乍一看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有好几件衣服上都出现了被横着压过去的褶皱!这些东西是昨天没有的,那时候我也检查过衣柜,就是三十件衣服,十五件红色的,十五件蓝色的,红色在左边蓝色在右边,平整如新。

“出大问题!很可能,不,不是可能,是一定,我就是日记里的那个小女孩!”

但是我为什么如此作死却没有死呢?还是说我其实已经被迷惑了,这里其实是某一种新的幻境!

我摸出纸条仔细查看了那些被撕掉的东西,缺口非常的平整,像用刀子割掉的一样,整个屋子是没有刀子这种东西的,甚至连一个锋利的东西都没有…那这又是拿什么东西割掉的呢。

我抓起猫猫,冷冷的盯着这个家伙,一只手按住它的肉垫,伸出了锋利的猫爪…

“是不是你做的?”我向猫咪发问,猫咪当然不会说话,但是它闪躲的眼神却像会说话一样。

“这该怎么办?”好像真相大白了一样,但目前的局势就是,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死亡,或者已经被迷惑了。

那现在到底是今天还是昨天?我毫无头绪,鱼头大叔又来敲门了,这次的鱼头大叔好像面部更加的僵硬了,昨天他的两只眼睛还能正视我,而今天,他好像双眼完全无法对焦一样,一个眼睛向着左上,另一个眼睛向着右边,口里好像也含糊不清的说着些什么,我完全听不懂的话。

自从我知道这家伙其实是深藏不露的战神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轻视过他,但今天这个模样很难不让人想起两个字,痴呆,对的,就是痴呆,完全和昨天是两个模样。

他只是敲开了门,但是就在门口站着,什么也不做,说的东西也嘟嘟囔囔的听不懂,慢慢的语速越来越快,好像很急切的样子,见我不为所动,更是急迫的想要用手去拉我的手,但是他一靠近我的身体好像就被弹开了,无论他怎么努力的想触碰我,就是做不到。

于是我试着靠近他,果然我前进一步,他就后退一步,我身上好像有个神奇的护罩能护住我一样。但这个护罩只对鱼头大叔有用就是了,至少在黑影猫猫身上是没有看见过这个护罩的作用。

鱼头大叔也没有办法了,只能用手指了一个方向。

我看了一眼他指的地方,是楼下的地方,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向楼道走了一步,他好像激动的点了点头?

于是我开始大胆起来,慢慢的朝楼下走去,楼下的第一间是那个欠了房东钱的家伙,鱼头大叔指了指这间房间,好像示意我打开一样。但是我又没有钥匙,我怎么可能打开的了这扇门,我只能敲了敲门…门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但我在那里等了很久都没人来开门。

我又一次重重的敲了几下,还是没人,鱼头大叔也在一旁一动不动的站着。

我疑惑了,正巧,这时候那个头发膨胀的房东从楼上走下来了,穿着休闲裤和人字拖,看见我在敲门

“那个小伙子三天前已经搬走啦,不要敲门了,烦的很。”房东转了转钥匙说着

“对了,你们家也快的续租嗷,还有,我看看,三周多,你们家不续租也给你们赶走!”说罢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就悠哉悠哉的往楼下走去了。

“搬走了?”记忆回到昨天,好像这家那个小伙子确实说没钱交租来着。三天前,也就是说,我这里确实是过了超过三天的时间了…

鱼头大叔还在那里站着,指着门一动不动的。我拿这个门也没什么办法啊,总不能给它踹开吧?

面前这是一种老式的防盗门,这种防盗门是用合金铸造的实心防盗门,沉重坚固,但是因为造价高昂,而且非常容易坏的几个特点,最后退出了市场。

后来市面上的防盗门都是金属片拼接而成的,虽然在防盗效果上确实不如之前,但是胜在便宜,轻便。

既然是这种门,那自然是踹不开的,我尝试用力的踹了一脚,门只是发出一声闷闷的响声,但却纹丝不动,反而是我因为反作用力而狠狠的摔在地上,摔得屁股蛋子生疼。

“我打不开。”我和鱼头大叔说,鱼头大叔也不理我,只是自顾自的站着,眼神也略显智慧…

我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回去屋子找找。

想到屋子,好像我从来没有进过鱼头大叔的家里,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可以帮到我的东西呢?比如撬锁工具,或者撬棍,再不济稍微有点工具也是好的。

于是我径直走向鱼头大叔的门,鱼头大叔站着门口好像不让我进去,但他可拦不住我!我向前一步他只能后退一步。

刚一进门,一股强烈的腥臭味就窜进了鼻腔!

“呕!”还没来得及看清屋子里倒底有什么就原地吐了出来。呕吐物里有很多没被消化的猫粮和一些胃部分泌物,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这些东西黑不溜秋的一块一块的像什么内脏一样,秦缺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但可以确定他肯定不曾吃下这些东西。

随手擦去嘴角的胃液残留,才看清楚眼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副风景。

只能说这时候理智已经一点不剩了!一个人,看衣服应该是一个男人,没有头颅,也不认识到底是谁,就这样倒吊在天花板上,一个铁钩子穿过后脚,把他给挂在上面的,至于这个钩子原来是干啥的,我猜应该是挂吊灯的吧,血液呈扩散状从无头尸体的脖子处延伸到了门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