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他说他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 永生花与怪诞
  • 老卷毛不吃草
  • 3254字
  • 2022-01-31 02:29:30

“我先做一些假设…”秦缺可怕的冷静下来,又一次开始了更加全面的推断。

“黑影,猫,和我的关系先假设

成这样”一边思考着,我一边在那本笔记本上的末页画着,三个圈圈分别代表黑影,猫,和我。

黑影是一团黑色的圆,猫猫是一个空白的圆,而我是一个三角形。

黑影对猫猫,黑影不会伤害猫猫,而且好像对猫猫有种莫名的亲昵。

猫猫对黑影,猫猫在被取了名字之后,好像对黑影也特别的亲昵。

黑影从柜子里出来会发出开柜子的怪声,这个过程非常缓慢,长达大致有一分多钟,我不可能注意不到,但是几次死在黑影手下似乎没有听见任何的怪声,也就是说,黑影一开始就是在客厅和厨房中的,但是到晚上却进入了柜子,进入柜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声音。

但猫猫好像晚上莫名其妙就非常想要进到卧室,但是在黑影出去之后又消失了?会不会猫猫有一种探测黑影所处位置的能力呢?

猫猫好像对我来说是一层保护,它能保护我在黑影没有察觉我发现黑影存在的时候,以及没有表现出对门外类似生物的恐惧的时候保护我免受死亡。

还有在我喂食猫猫猫粮的时候,猫猫的变化,很有可能猫粮会去除掉猫猫的所有能力…

那几个关键词,我以前写下的,我又努力的回想了一下,确实想不出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这些关键词的具体意义,那幻境确实有令人忘记的作用。

从这栋大楼的住户口中得知道,“我”是个小女孩,而且“我”在这里还有一个爸爸。

那么这个爸爸又是谁呢?为什么没有被卷入到这场诡异之中,还是说住户都是骗我的,他们也是诡异的一部分,和外界的某样东西共同给我编织一个谎言的陷阱,想让我跳进去?

鱼头大叔在得知我名字的时候,为什么又可以类似潜入的进入这间屋子,完全没有任何察觉,就连门都是关上的,我记得在关门的时候还特意从猫眼确认了一下,确实是在门外的,至于窗户,根本不可能,且不说出了这栋楼就再也找不到这里了,至少这可是29楼啊!

这红色毛线团对他究竟有什么样的作用呢,能使他如此的执着?

还有窗户之外的那个东西,倒底是什么东西,好像是另外一个黑影,我坠落的时候是这样看到的,但这个黑影有一张面孔!会狞笑!

他又为什么要把我引诱出去呢,还是说他根本进不来这里?应该是进不来,如果可以进来,为什么不直接进来杀了我?

简短的思考之后,秦缺神情凝重的走到了沙发旁边,纸条没有再多出新的信息,而猫猫还在那里站着,眼睛凝望着客厅里的黑暗处。

光亮的客厅打开了全部的灯,但就是有一块黑影盘踞在某处墙角的上半角好似伪装成灯光不均匀照射所打出的阴影一样。

但秦缺经过了这么多次的死亡,他完全可以肯定,那一团东西就是那个黑影,他不敢正面看它太久,只敢抱着猫猫,正视着电视,然后用余光瞟着墙角的落地镜,通过反光来观察它。

它好像一个潜藏于暗影中的刺客一样,缓慢的蠕动着,缓慢肉眼看不出在移动,但过一段时间你不观察它,它的位置就会变动,它在随着天黑,一点点的向卧室移动,从衣柜的某个角钻了进去,好像它畏惧所有光一样,它始终是一团扁平的影子一样的东西,好像只会在黑暗中站起来发动攻击。

天没黑,但它却已经钻进了衣柜,我大胆的试验马上就要开始!我蹑手蹑脚的打开了客厅的门,在开门的一瞬,一股邪恶的目光就打在了我的身上,让我被盯的十分的难受。

鱼头大叔还是老样子,神出鬼没的,只一瞬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拿着红色的毛线球,在他两个分的很开的小眼睛中间晃悠着。而他的瞳仁也跟着毛线球转动。四肢的动作也越发的煎熬!

“把它给我,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鱼头大叔急得说话语速都正常了,整个人的兴奋感,从腿毛都可以看得出来!

“想要吗?那就去,把那个衣柜里的东西消灭掉就给你。”我说着又在他面前晃了晃红色的毛线球,说实话,我早就想看看这两个“生物”,或者说东西,倒底谁比较强!

只见鱼头大叔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巨大的双刃斧!眼神里的呆滞瞬间消失,化作了凶狠,杀气一瞬间震慑住了我,我的身体完全动弹不得,我甚至隐隐约约可以从他的瞳孔里看见红色的流光!

他此刻好像从地狱归来的战神一般!原本臃肿的身躯一瞬间把上面的蓝色工装给撑爆了!露出了坚实紧绷的大块肌肉!?

“??????太怪了!”为什么啊?为什么这个看上去大腹便便的大叔居然是个肌肉怪兽?不过秦缺又仔细回忆了一下那把巨型双刃斧,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肥硕的胖子该拿的动的。

这大叔居然是个力敏双S的战神!鱼头战神的身体直接拔高到两米五左右,全然不像一个人类该达到的体格,浑身上下如雕刻刀细细雕琢的肌肉更是如巨大的岩石一样,而岩石下的血管,就如一条条的小蛇在他的皮下爬动!

他回头望了我一眼,奇怪的是本来应该面无表情的他,我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抹转瞬即逝的悲伤,可能是我的幻觉吧,因为就那么一瞬,谁都无法确定。

他坚定的朝着衣柜走着,沉重的脚步声带着地面一震一震的,当走到五步距离左右,他举起巨斧,以力劈华山姿势,一斧头砍下!

“咔!滋滋滋!”没想到巨大的斧刃砍入衣柜后并没有想象中的木头被劈的四散开来,而是发出来如同金属碰撞的声音!

“铛!”只听到铛的一声,斧头居然被衣柜给弹开了,同时外面的天空似乎也疾速的发生了变化,黑暗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就彻底遮住了鱼头战神大叔!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歇斯底里的狂笑从衣柜里传了出来,衣柜的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个缝隙!黑影跑出来了,借着黑暗藏匿起来,并且不断的在扩散黑暗!

鱼头大叔一个后跳,快速的远离了黑暗,他知道在这黑暗的区域内战斗没有任何的优势,他将巨斧反握扛在肩上,半蹲在地上,好像标枪运动员一样等待着良机,双眼的瞳孔慢慢的由黑转黄,警惕的观察着周围!

可惜,在他没有注意到的背后,一部分阴暗正在悄无声息的扩张!当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黑影已经钻进了他的身体,然后只见他狂奔着冲向29楼的窗户,一跃而出!

很显然,黑影赢了,而我的性命就像是一个战利品一样,我已经无处可逃了,前后都是黑暗,而我只是一个没什么用的普通人…

“噗呲!噗呲!噗呲!砰砰砰砰砰砰砰!”就在我已经放弃希望准备坦然面对死亡之时,好像刀刃切入什么东西的声音从窗外传来,然后就是一声声连续不断的巨响!

一只手!扒住了窗户边缘,鱼头战神,他凭借着强悍无比的体力,居然硬生生的用斧子停住了身子然后一步步的从不知道多少楼的地方跑了上来!

鱼头大叔借着力一个前突,从窗户翻到了明亮处,他凶猛的一脚踏碎了地面,借着蹬脚的力量,一斧头斩向了天花板上正在扩张的阴影一角!

黑暗瞬间消失了,天空也恢复了黄昏灿烂的火烧云,红色的阳光下,鱼头大叔用巨斧的斧刃把黑影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他呼了一口气!一脚把黑影踩住!双手奋力的从地板里拔出巨斧!高高举起的巨大斧刃在阳光的照耀下变的金黄,好像代表着光明的力量一样,金黄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线,留下半圆的层层残影,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碎成两半的黑影也失去了活力,在阳光下开始缓缓的消散。

正当我为眼前的惊心动魄的战斗感到惊叹的时候,鱼头大叔的斧刃已经划过了我的腰,手上的红色毛线团也好似被精准计算一样,落在了他的手上。

我的世界慢慢的变成了灰色,这个世界只剩下鱼头大叔了,他拿着红色毛线团,慢慢的走到窗户旁边,在阳光的照耀下,他撕开最后一些遮住身子的衣物,一个恐怖的空洞出现在他的身上!秦缺隐隐约约的从他的背上,看见了黄昏里闪耀的太阳…

鱼头大叔把红色毛线团对准太阳看了看,在阳光下,如同红水晶一般的毛线团,被他按进了空洞里,他的鱼头也慢慢的变为正常人类,呆滞的目光也逐渐变的清明。

“铛!”斧头被搁置在一旁,因为不稳而掉落在了地上,和它一样在地上的还有我的尸体,黑影的尸体,以及男人的膝盖。

“对不起,对不起…”男人捧起黑影,又捧起了秦缺的尸体,两只眼睛好像决堤的大坝一样,疯狂的涌出泪水,他什么别的也说不出,只有不停的抱住尸体,不停的道歉,不停的哭喊!

猫猫似乎被惊扰了,过来看了看,然后舔了舔男人的手背,但男人并不理会它,只是自顾自的痛苦。

终于夜幕和悲伤将他彻底淹没,他拿上巨斧,义无反顾的走下了楼梯,一层又一层,一层又一层,谁也不知道他会去哪里,谁也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对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