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那一夜,是谁在敲打我窗?
  • 永生花与怪诞
  • 老卷毛不吃草
  • 3067字
  • 2022-01-29 14:40:34

黑暗永远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藏身黑暗中未知的一切。在人类得到火种之前,源自对黑暗的恐惧就已经刻入了基因…

因为那些不畏惧未知的人,根本没有活下去的机会…

他们修筑矮小的房屋,他们蜷缩着隐蔽气息,他们战栗着,惊惧着,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们高度集中!

在洞悉了一部分规则之后,我也开始相信这张纸条上的话了,我相信它是诚恳的希望我能活着,或许这个自称“妈妈”的家伙,真的是个好人呢?

我从沙发走到厨房去,然后开始煮面,期间也有人来敲过门,是鱼头大叔,那个一半鱼头大叔的东西好像只是出现过一次,我也不明白它的出现倒底是什么意思,或者隐藏着什么规则。但我在思绪里已经将看见他,等同于死亡了。

毕竟那一次的死亡,可以说是毫无情面的死去。对猫做些什么事情,好像死的还安详一点,但完全控制不了身体从二十九楼掉下去,每一秒恐惧都在加深,直到视野距离地面越来越近,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无力,这种死亡,如同有人告诉你你会死,然后给了你一个秒表一样…

外界探查,说实话,确实是没什么头绪,但是还是有一些关键的东西的。

我在这栋楼的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小女孩的形象,但我自己却感知不到,就连镜子里也照不出来,这真的很奇怪。而且我不能在任何人面前说话,这又是为什么?

这栋大楼倒底在外面的世界属于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倒底外面的世界是虚假的,还是说这栋楼里的所有东西都是虚假的?说到底完全就是两个世界,明明从窗户看都是正常的,但一旦走出这个楼好像就变了。

还有,好像我在一楼一个人都没有遇到,但在下楼梯的过程中确实熙熙攘攘的很多很多的人在走动,没有人到一楼倒底是人的问题还是楼的问题?或者说…都有问题?

大楼之外肯定有更加恐怖的东西,能悄无声息的干掉神出鬼没的鱼人大叔,顺带还把我给宰了,这如此绝对的强大…想想我都后怕。

“哦,煮好了”想着想着发现面条已经足够绵软了,于是便盛了一碗,端给了猫猫,秦缺自然是不敢乱吃面条的,只是随手抓起了一把猫粮充饥

他可不敢吃这面条,毕竟没有吃过,不知道是否安全,但猫粮那么多而且试过了,那么就算吃点猫粮也是无妨的,活下去要紧。

我坐在沙发上,消磨着时间,按照目前的线索,还有很多不明确的地方,但如果不渡过第一天的话,应该很难拿到别的什么线索吧?

秦缺是这样想的,既然说要出差三十天,那么这三十天里,应该不止目前所遇到的这些怪异,应该还有别的危险,以及别的新线索,至少就这半天能经历会经历的所有事情,大概都经历过了一次了。

接下来,就只有夜晚了…

很快,夜幕就悄悄的盖住了绚烂的火烧云,深沉的发黑的蓝色再一次成为世界的主色调,秦缺把房间的所有灯都打开了,他大概有一种预感,这夜注定不平静。

这时候他又回想起来那两声温柔的女声“你发现了吧?”“你都看见了吧?”

“那么我,就不应该做出任何防备的举动,因为它发现我察觉到它的话,我肯定又会死!”思索着,秦缺又去把厨房和客厅的灯都关上了,然后自顾自的钻进了被窝,半眯着眼睛准备着纪录下更多的线索。

“喵嗷!喵嗷!嘎吱咯吱…”正当秦缺聚精会神的时候,猫猫的吵闹声还有用爪子疯狂挠门的声音从卧室的门口传来。

秦缺本不打算理会的,但猫爪子抓挠的声音实在是过于刺耳,于是也只能把卧室门打开。

黑猫非常的迅速,一个侧身就径直冲进了温暖的被窝。

“或许是冷的吧?”秦缺也没多想,又一次钻进了被子,眯起眼睛来装睡。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巨大的敲门声从客厅的门传来,外面是什么?秦缺不敢去看,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的

明明没人开门,但是沉重的敲门声却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如同机器一样,重复着,重复着!

“砰砰砰!砰砰砰!…”

敲门声不停,好像惊动了衣柜里的什么东西一样,衣柜的柜门缓慢的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如果这个房间除了我,和猫猫还有第三者的存在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就只有黑影了!然而现在卧室的门关上了,秦缺可不想黑影从衣柜里蹦出来,就直接看见自己。

思来想去,还是悄然的钻到了床底下去…床底下在钻之前看着还挺空旷的,但钻进去之后才感觉到挤的很…但挤一点就挤一点吧,总比死了好…

咯吱咯吱声慢慢的停止了,只见一个黑色的影子从我的面前不到半米的地方,缓慢的“滑”过去了…然后我听见咔咔的开门声和关门声,才敢缓慢的把头给伸出去,黑影已经不在这个房间里了?

慢慢的敲门声也停了,我缓缓的从床底爬了出来,床上的猫也不见了…好像暂时是安全了?

就在我想叹一口气的瞬间!背后传来敲窗户的声音!

“嗑嗑嗑!”我缓慢的转过头看去,窗户!

“什么情况!”窗户里居然是我现在所处的卧室?里面的小女孩正在敲窗户!好像很急切的要告诉我什么!

但我反应不及,一股坠落感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身体上!到底是什么时候!地板消失了,房子消失了,而我却站在窗户外面!?

我看着面前小女孩急切的敲窗户的样子,我用尽自己的所有力气去挣扎!没想到!我居然成功了?

我双手扒住了窗户的外沿,在面对死亡的威胁下浑身涌出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力量!

我一手扒开窗户,然后,奋力的爬了过去!就在我认为我终于安全了,准备脚踏实地的思考一下的时候,我坠落了…原本的屋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黑色的大脸,在黑夜中背对着我诡异的笑!就好像计谋得逞的那种笑!

这里是29楼…夜里的风,并不那么温柔,冰冷的如同刀子一样切割着我的皮肤,我从29楼坠下,我看见28楼的人在卧室里坐着…27楼的人也以同样的姿势在卧室里坐着…26,25,24…我坠落的越来越快,但所有人都在卧室里以同样的姿势坐着…

他们的卧室也几乎一模一样…他们坐在床边,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衣柜,窗户紧闭,丝毫没有注意到一个倒霉的家伙正从29楼落下。

这一次…是屁股先着地的…原本以为会比脑袋着地好受一些…但结果是,从尾椎传来了强烈的疼痛感使我直接昏迷!但疼痛感又再次将我痛醒,四肢更是不用说,在砸到地面的时候就已经完全耷拉在一旁,右手小臂直接飞散在了另一侧的地面上…眼睛里,嘴巴里,全部都是鲜血,咕嘟咕嘟的冒出来。

这种感觉,很不好,因为你不是一下子失去意识的,你是慢慢的,慢慢的感觉到自己正在死,就好像古代的酷刑凌迟一样,行刑者一刀一刀的带走你的生命

碎裂的骨头戳破了血管,强大的冲击力将整个椎骨冲碎,浑身上下唯一还能有的就只剩心跳了,然而不幸的是,一根肋骨也直直的插在心脏上面,现在的秦缺正享受着前所未有的痛处,整个人如同一摊烂泥一样瘫在地面上。

他第一次希望自己能快点死去,这样的痛楚,和明知道结局是死亡的无奈,交织在一起化作了他心底的疯狂,他要反抗!他不要再如此无力了!

可到现在一切都有些晚了,他的身体逐渐变的冰冷,慢慢的痛觉也没了,终于,他安静的停止了呼吸…

疯狂的眼神死死的望着夜空,天上的月亮和一颗颗的星星将他的眸子点亮…

这一次他,他醒来的很平静,没有了一开始的激动,也没有了后来无能为力的消沉,而是一种冷静,可怕的冷静。

自古就是如此,能够战胜疯狂的人,一定更加疯狂!那么这可怕的冷静,便是可怕的疯狂的掩护,在需要的时候奋力反击!

实际上如果秦缺真的悍不畏死,他完全可以像送死一样去探明这一切,但没有人真的悍不畏死,人会痛,死亡是一种来自基因的恐惧,死亡永远值得生命的敬畏,死亡然后再活着并不是一种嘉奖,更像是一种惩罚,告诉你上次做的还不够,然后再拿死亡狠狠的讽刺你!

猫猫为什么要进卧室,明明在白天的时候没有这个做法,还有为什么黑影出去之后猫猫也不见了,窗外的东西,现在仔细一想,应该也是给我创造了一个幻境,然后引诱我自己从窗户跳下去。

正常人在自由落体的时候怎么可能横跨两步,然后扒住窗户的外沿。只怪当时太心急了,坠落感也来的太真实了…明明就差一点了,可恶,明明就差一点就可以渡过夜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