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新能力

早晨,温暖的阳光普照大地。

狼群领地边界的森林内,狼母正带着落叶巡视于此处。

它们一边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猞猁,一边寻找着小型动物的痕迹。

如今,食物的快速消耗,使得两狼在巡视之余,还需要注意是否有小型猎物能够带回狼窝。

本身来说,狼群并未特意捕食雪兔这类的生物,其一是因为不够吃,其二是因为这小东西跑得快。

得以如此,它们的领地范围内,倒是繁衍出了不少的雪鸡与雪兔。

这不,两狼面前的树丛内,就传来了某些生物走动的声响。

“窸。”

不待狼母行动,其身旁的落叶就发出一声吼叫。

“嗷呜!”

顿时,一股声波从它口中传出,并一路破开了面前的树丛,将里面的身影显现而出。

却是一只相当肥厚的雪兔,它被落叶的声波给震得发懵,还未做出逃跑的反应。

抓住这一时机,落叶猛地扑咬,狠狠咬在了雪兔的脖颈处。

只听咔擦一声响起,对方的颈椎迅速被它咬断开。

叼着这支肥大的雪兔,落叶走到了狼母身前,好似在邀功。

至于,狼母也很是感叹的点了点头,肯定了落叶行为,看起来它已经相当熟悉自己的能力了。

至那日猞猁的袭击,已过去了约有两日的时光。

在这期间,狼群也经历了一些变化,其中大哥、二哥、落叶,依次在两日的夜晚,完成了异化的能力。

方才落叶所使用的便是其能力【声波】,这项能力可以通过喉咙处出发的声音,对前方物体照成声波攻势。

至于,强度能有多大,便取决于落叶自身能发出的声音能有多大了。

考虑到,族群中小狼们较为脆弱的身体情况,落叶倒是没有全力发出过声波。

强度最大的一次记录是,将雪岭云杉的枝叶震得直发抖,不断有树叶从上方掉下。

如此看来,比起直接攻击的强度,这项能力在震动强度上会更有效果一点。

若是以后还可以加强,也许能发展到通过震动,将敌人身体内脏完全摧毁的效果。

狼母夸赞完落叶之后,两狼便继续踏上了巡视的路途。

.........

在它们几公里外的另一处森林内,一只体型中等的灰狼,正在不断寻找着猎物的踪迹。

值得注意的是,其嘴部有两个较为突出的犬牙,阳光照下,显得锋利寒芒,仿佛能撕碎任何物品。

这名灰狼正是,苏明的大哥。

只是为何本该看守洞穴的它会出现在这里呢?

还需从昨日的夜晚说起。

就于昨夜,落叶与二哥双双获取能力后,原本二哥后腿处的伤势也都一一得到了治愈。

这样一来,狼群便又拥有了一名健全的战力。

狼父略微思索一番,便决定改换了成员行动的规划。

由原来二哥与大哥值守洞口,切换为了二哥值守洞口,大哥则继续搜寻白茅草,并顺带看看有没有猎物能带回。

两日的时间,唯一的雪豹尸体已然被狼群吃的差不多了,剩余的食物也只有四只雪鸡、两块冻肉。

狼群的食物正式告急,急需得到新的补充。

因此,不论是狼母的巡逻队伍,还是大哥这的采集队伍,都背负着寻找食物回来的任务。

撇开面前的树丛,大哥继续向着深处走去。

方才,它正要前往白茅草地点时,忽然闻到了属于高山雪鸡的味道。

这使得昨日并未吃饱的它,振奋了起来。

若是能将前方的高山雪鸡捉回狼窝,至少能弥补这几日食物的消耗。

有着一年捕猎经验的大哥知道,高山雪鸡为群居动物,而这便意味着前方的树丛内,绝不止有一只雪鸡存在。

大哥都想好了,就算是累死累活的搬运好几趟也行,它必须要把隐藏在前方的雪鸡全部拿回到狼窝当中。

脑海中畅想着雪鸡的味道,大哥一步步地缓慢靠近到了,前方的树丛位置。

渐渐地,独属于高山雪鸡活动的声音便也传入了它的耳中。

“咯...咯....咯...”

大哥小心翼翼的穿过树丛,终于望见了前方的情景。

看到的第一眼,它就感觉到了这趟并没有白来。

树丛内共有五只,相当厚实,体型较大的雪鸡。

它们背对着大哥,正俯低身子,埋头吃着地面的上的野草。

望着那肥厚圆润的鸡尾,大哥舔了舔嘴角留下的口水。

同时,它也冷静思索了一番,自己的实力是否能够制服五只高山雪鸡。

要是以前的话,不论几只在它面前都不够看。

可是现在,在奇异能量的影响下,所有生物都开始产生了变化。

就像是面前的这五只雪鸡,它们每个都拥有中型犬类的大小,同时身上也许还有异化能力在。

雪鸡的性格不像是马鹿与北山羊,比起逃跑,它们更偏向与敌人战斗。

这就说明大哥一次需要面对五只雪鸡的同时攻击,这其中就包括了异化能力的攻击。

它还记得,上回三弟带雪鸡回来后,它不单是尝到了雪鸡鲜美的味道,还向自己这弟弟问取了雪鸡的异化能力。

据他所说,大部分雪鸡的能力应该都为【聚风】。

这项能力顾名思义,就是聚起一阵大风,打向敌人的位置,其风的强度,取决于雪鸡的数量。

越多的高山雪鸡,聚起的强风就越大。

想到此,大哥决定先优先解决一名高山雪鸡,趁着对方还未反应过来前,削弱它们的力量。

它紧绷住后腿,猛然向前冲去,精准地扑咬在一头雪鸡的身上。

锋利的犬牙一把刺穿了对方的脖颈,紧紧地咬在颈椎的位置,其口中的雪鸡开始疯狂挣扎。

但,随着大哥嘴部的微微用力,这只雪鸡的挣扎开始渐渐减弱,直至完全停止。

它松开了尖牙,雪鸡的尸体便掉落在地面,其的脖颈基本裂开,能从断口处望见里面鲜红的血肉,以及苍白的细骨。

大哥本想乘胜追击,趁着面前这四个雪鸡还未反应过来前,赶忙再击杀一只。

然而,距离其最近的高山雪鸡,已经张开了它的嘴巴,发出一阵鸡鸣来。

“喔喔喔!!!”

大量的音波袭向大哥,它的耳朵顿时被震的发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